《死亡筆記本:決戰新世界》(Death Note: Light up the NEW world)是一部為粉絲拍的電影。就算沒把原作十二本漫畫都看熟,至少要看過十年前的電影版,否則片中的核心人物構成,身份恩怨,乃至規則的翻玩和計謀等等,都幾乎無法跟上。而即使如此,即使站在對背景瞭若指掌的角度,也很難說這部片沒有瑕疵,從節奏控制,情節編弄的痕跡,到演員演法,都帶著日本商業片擺脫不掉的一些問題。

但看到最後半小時,我的眼睛亮起來了。走出戲院我想著,這個寫出新故事的作者,是真的有想表達的東西,甚至在試著和大場鶇(原作者)對話呢。

《決戰新世界》的時空設定在原事件結束的十年後。當初,高中生夜神月拿到一本「誰的名字被寫上就會死」的筆記本,開始對「壞人」進行制裁並自稱奇樂(killer),矢志建立一個零犯罪的美麗新世界。然不論出發點為何,人不是神,不可能全知全能全善,單以一個人的意志遂行的正義不可能是正義。再加上「凡阻擋我計劃者都得死」的態度,這絕對是一種惡。於是大場鶇創造出另一個性格突出的偵探「L」,和夜神月鬥智到最後,不惜犧牲自己,智取對手。

如此這般,十年過後,這次一口氣有六本死亡筆記被灑下人間,引來繼承奇樂遺志的少年打算搶奪,而繼承了 L 身份的新一代偵探則和警方聯手,要阻止前者。至此,整個故事其實未脫十年前的格局,尤其少了當初藤原龍也、松山研一兩人那種等級的明星魅力,這部《決戰新世界》的前半其實有點顛簸,只能靠讓你我會心一笑的規則細節(「能沿路見人就殺,這一定有交換眼睛吧?」/「看得到路克,因為只有他摸過最初的筆記本⋯⋯」)還有召喚出包括松田,海砂,以及(當然有的)路克等等老角色的趣味,來和粉絲們打招呼。

電影一開始,場景在俄羅斯,一個醫生因為長期重病的患者苦苦哀求,半信半疑試用了死亡筆記,沒想到真的讓對方(安祥地)去世了。這裡,其實讓我有點小驚喜:難道這回要趁機討論安樂死議題嗎?沒想到這枚小小的思考燈泡之後再也沒出現過。

然後,接下來我要開始爆雷囉!沒看過電影的人,尤其喜歡原著的,你肯定不會想先知道我要說的。看在青春回憶的份上,去戲院看完,再回來讀文章吧!

《決戰新世界》的前半讓我一直分心在想:今年我們到底看了多少部續集電影?我回頭算了一下這專欄,一年來所寫的五十篇文章中,就有十篇是續集,實際看的比例一定還更高(因為很多續集看完就從腦袋刪除了,連寫的意願都沒有)。上禮拜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文章裡,我才提過續集的無法獨立成篇、自給自足其實是個大問題,還好那片至少是原創的故事。同理這部十年後的死亡筆記也是,但是當前半最大的爆點落在松田的隨隨便便被賜死,那一刻我真的還蠻怒的。我可以理解這是很好用的調味料,但是這樣操弄/摧毀老讀者的記憶,真的好嗎?

另一邊,海砂的線可能稍微好些,戲裡戲外都讓人看到戶田惠梨香的成長與氣質轉變,這本身就是趣味,最後的淒美結果也動人。但仍然跟上面一樣,用幾乎是官方的角度把這麼重要的漫畫 icon 的「後續」寫死了,不得不說,這編劇有點過分啊!

不過這些都是周邊元素而已。真正在電影核心的,是東出昌大飾演的調查小組領導,池松壯亮飾演的龍崎繼承人,還有戲份其實不多的新奇樂(即使最後發現是煙霧彈的)菅田將暉。其中,東出的正直氣質是最後翻轉的關鍵(他比藤原龍也更像漫畫中的「陽光善良狀態的月」啊!),池松壯亮則是我近期一連看他演三部片了(《瀨戶與內海》和《無伴奏》),在這裡可以看到他對「張狂性格」的詮釋,一開場的肢體動作根本是《黑暗騎士》的小丑。但整部片下來其實「演」的痕跡挺重的,我無法非常喜歡。

片尾有一段,甚至是主角們和軍隊的大場面爆破戰爭,這裏一度要帶入「體制才是真正的敵人」這個新議題,之後又不了了之。倒是龍崎(池松)的一句對白:「筆記怎麼可能打贏手槍嘛⋯⋯」讓我噗嗤一笑了,這是這劇本在對整個系列自嘲嗎?

真正值得談的,是最後半小時的大翻轉又翻轉。看一部死亡筆記電影,不可能不期待最後的玩弄規則,武器(筆記與眼睛)的運用,真死與假死,乃至失憶與否。仔細想來,這部十年後的電影其實非常努力「致敬」原作:死神拔頭盔,手錶裡藏紙,最後那位白色死神的結局都是熟悉的元素,第二個翻轉讓東出憶起一切,這裡更是完全複製當初月的計謀。

但不同點在於,當年看漫畫的我,清楚記得看到月「恢復本色」的時候有多失望,而這次《決戰新世界》卻讓恢復記憶後的東出繼續和池松聯手,「記起了往事並不會洗掉新的人生體悟」,這變成《魔鬼總動員》(Total Recall)2.0 了。這不只是對改邪歸正的相信,也藉由 L 的繼承人的認可(他不但相信他還幫他擋子彈),道出對「改過自新」的嚮往。

最後的結局,無法判斷是想為後續再鋪路,還是依然在致敬原作,但總之,離開戲院的我對《決戰新世界》的整體評價,因為後段的思考格局提升了不少。在漫畫結束連載十週年,好萊塢版正在拍攝的一刻,看到這題材再次回到大眾的眼界內,當然是懷念。我且期待未來還能看到更有自己的故事想說的作者,來接手這個系列。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車庫娛樂

張硯拓 每週影評 死亡筆記本 東出昌大 池松壯亮 瀨戶與內海 無伴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