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標籤」,人人敬而遠之,羅珊・蓋伊(Roxane Gay)卻反其道而行,將定義與被定義的主權奪回,自己的標籤自己貼——「我是一個不良女性主義者」。

現在我已經快四十歲了,但我依然和以前一樣,非常喜愛甜蜜谷。只要閱讀這個系列,我心裡都清楚自己在讀垃圾⋯⋯身為黑人女孩,海地女孩,我不該在「甜蜜谷高中」系列看到我自己,但我看到了。也許這是因為我也住在高級社區,也許是因為我的目標是要擁有完美人生,要成為美國小姐⋯⋯。

《甜蜜谷高中》小說系列封面。

在一開始,她就把自己的過去與現在都抖了出來,道出自己好與壞,或許讀者會想:「除了你身為生理女性,這又和女性主義有何相關?」但這就是羅珊對於現今女性主義僵化的反思。在貼上標籤之前,我們得先徹底把自己想過一遍,才能決定站在什麼位置、要做什麼事,她在自己身上貼上標籤,來做最終極的「去標籤化」。

而大標籤外有小標籤,群體中總是能再分化成更多群體:除了身為生理女性,她在發展中國家成長,成長於中產家庭,知識份子,有色人種,身型臃腫,喜歡粉紅色⋯⋯這些構成「她」的要素,將討論拉到於性別之外,更提醒:最重要且迫切的,是正視每人獨有的本質與角色。本就身負各種不同排列組合的我們,到底能做些什麼?

每當我們談到女人的需求,我們就必須顧及自己的其他身份。我們不只是女人而已。我們同樣是人,有著不一樣的身體、性別表現、信仰、性取向、階級背景、能力⋯⋯等等許多差異。我們必須考量這些差異,以及這些差異對我們的影響,如同考量共通點對我們的影響。沒有這種包容性,我們的女性主義就什麼也不是。

一如 LGBTQ 等議題,即使現已逐漸浮上檯面並愈加被接受,但大環境下仍存在著所謂的「優勢條件」及刻板印象。(怎樣是一個好 Gay?什麼是「正常」的同運觀點?)若你在日常生活中對於這些現象隱隱感到些微的不對勁,但還無法言說或清楚判別,羅珊能是那位澆花者,你心中那顆渴望平等的種子,可以因著她幽默又有條理的分析與分享,得以加速發芽。

其中,尤以存在於我們生活中無孔不入的各種傳播媒體為例。舉凡通俗的電影及電視劇,羅珊道出它們潛規則裡的不平與畸形:如何強化主流文化的形象、弱勢族群的缺席及窄化、新聞播報的縱容與偏頗。她並不只討論性別,也關注種族、階級等各種角色的多樣面,也闡述讓她獲益良多的美好作品,又是如何呈現更多可能性與創作的高度。以上這些百花齊放的觀察,羅珊都加上她的辛辣綜以觀之。

 

《不良女性主義的告白:我不完美、我混亂、
我不怕被討厭,我擁抱女性主義標籤》

作者:羅珊.蓋伊/著
   婁美蓮/譯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7. 06. 02

撰稿:蔡詩凡

設計:蔡詩凡

圖片提供:木馬文化

六月選書 選書 女性 女性主義 羅珊.蓋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