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性慾好強,我是不是體內的男性賀爾蒙較多?」
「為什麼我無法高潮?我明明很愛男友。」
「我男友總是說我不夠濕,還沒準備好;但我明明覺得自己已經好了?」

這是艾蜜莉・納高斯基(Emily Nagoski)的部落格中常見的問題。而在無數課堂、講座等地回答完眾人的疑問,艾蜜莉發現所有人的問題癥結點都在:覺得自己不正常。於是,她用科學方法逐條破解——所有妳在床上、上床前懷疑擔心的事,都要從接受自己的身體和性慾開始。

為什麼我們會對自己的身體如此不熟悉、有這麼大的誤解?納高斯基認為,文化一直賦予女性的性、性器官負面聯想,但「這根本不科學」;如果有機會從科學角度重新看一次自己的性器官與性愛,人人都會恍然大悟,發現自己錯過許多(因此,勸大家趁早)。如果從歷史來看,中世紀解剖學家將女性外生殖器官稱為「pudendum」,源自拉丁文「pudere」——其字面意義是「羞辱」。延續至今,神學及各種文化因素,還是傾向讓女性對性感到羞恥。但回到科學角度,陰蒂和陰莖的位置根本是一樣的(沒有誰要把女性生殖器官藏起來),比較不明顯並不是因為「造物主要讓女性感到羞恥」,而單純是因為女體不需要把 DNA 送去其他人體內。

納高斯基分析,長久以來的西方醫學界經常將女性性慾視為男性性慾的弱勢版:大致相同,但品質較差。例如,一般人都覺得既然男性是在陰莖進入陰道的性愛(也就是性交過程)達到高潮,那麼女性也該在此時高潮,如果沒有就是不正常。但現實中,僅有三成的女性可以透過性交達到真正的高潮。

所以,高達七成的女性都「不正常」嗎?對納高斯基來說,文化中所謂的「正不正常」,往往都是因為人類戴著有色眼鏡來要求女體(以及女性性愛觀),而非真正的眾數。更重要的是,性愛這件事只和自己有關;要能享受性愛,就得從接受自己獨一無二、無人能置喙的性慾樣貌開始。

「女人性慾本來就沒那麼強,別想太多。」
「有時候做愛就是會痛,你就不能忍一下嗎?」

下次聽到這些,也可以直接把這本書給對方看。

 

《性愛好科學:掙脫迷思、用自己的方式高潮》

作者:艾蜜莉・納高斯基/著
   廖亭雲/譯
出版社:行人
出版日期:2017. 04. 25

撰稿:溫若涵

設計:蔡詩凡

圖片提供:行人

六月選書 選書 性愛 性愛好科學 女性 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