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愛遊京都,眾所皆知;多數人怕鬼,也不是秘密。不過這兩件事卻在讀過《京都,其實很可怕》產生了衝突與矛盾——原來我們愛去的京都,有這麼多鬼故事。

《京都其實很可怕》作者淺井健爾極盡身為地理、地圖研究家之能事,研究爬梳那些陽光之後、闇影之下,不被史家記載的怪力亂神。在這本書中,你看不到金閣寺、花見小路,無法吃抹茶,也不知該上哪賞櫻,只是黑中藏有血光,然後帶點悠悠的陰氣。

每個地點都有遊客不能想像之事。例如,京都的衛星城市原野從前盜賊侵擾頻仍,是丟棄一般老百姓屍體、任其曝曬的風葬之地。不僅平民百姓,號稱「平安第一美女」、創作和歌成為《你的名字》靈感的女詩人小野小町,生前雖風靡萬千,死後亦曝屍於此,風吹雨打、鳥獸啖食。除了不忍想像的死狀,京都也是座悲情城市。小野生前曾應允愛慕者深草少將,只要連續百日夜夜出現在她的居所,她才肯委身。深草風雨無阻的支撐了九十九日,誰知卻在最後一夜不幸被大雪凍死。後來,無緣與心上人廝守的深草成為了「斷緣之靈」,幫助信眾斬桃花或斬除惡緣。

除了原野,遊客必造訪的鴨川河岸也是棄屍處。淺井在書中提到,在平安京受天災、疾病侵襲時,河岸的死屍可堆到如小山般高。由於鴨川是條高低差相當大的河流,一旦降下大雨,死屍便會順勢被帶到下游一掃而空,就都市規劃來說,的確是個好棄屍地。鴨川河岸同時也是處刑場。落敗的貴族、武將,以及犯下大罪的罪人,多半都在鴨川河岸行刑。身首異處的屍體不計其數,任其腐爛甚至化為白骨的屍體無人聞問,就這樣被丟棄在河岸上。

而市郊之外,京都城內也「鬼影幢幢」,欲從鴨川到清水寺的朋友更需萬分小心。首先,你會遇到一處名為「六道之辻」的十字岔路,據說「六道(RUKODO)」一詞為「髑髏(DOKURO)」的誤傳,原詞意指由無數風化頭蓋骨遍布的荒原;現用以表示人死後依生前功過被分配的六個世界:地域、惡鬼、畜生、修羅、人和天。「六道之辻」,便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冥界入口。就算提心吊膽地過了路口,還不能鬆懈,畢竟還有「三年坂」等著你呢!傳說中在三年坂跌倒後,不出三年會死;也因此總讓人懷疑是否有婦人怨魂纏繞於此。不過,作者也認真探討試圖找出鬼故事流傳的原因:一般認為三年坂為產寧坂的誤傳,因為此坡道最終通往子安塔,為許多孕婦祈求安產之地。或許就是因為陡坡對於深懷六甲的女性有一定的危險性,才漸漸形成了這個傳說。

玩膩了「古城風華」版的京都?鼓起勇氣踏出景點,走入幽暗小巷、涉足無名神社,一邊思索感受,老城「看不見」的魅力吧!

《京都,其實很可怕:毛骨悚然地名巡禮》 

作者:淺井建爾/著
   林農凱/譯
出版社:EZ叢書館
出版日期:2017. 07. 06

撰稿:劉依盈

攝影:蔡詩凡

京都其實很可怕 淺井建爾 京都 小野小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