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傳給誰簡訊卻不知從何著手嗎?想在誰的臉書留話卻言不由衷嗎?在這系列動態留言、或傳送專頁訊息,指定任意場合、對象與要求,我會依照開出的條件代寫一篇文字供你使用。

之一

今天是八月二十日,距離《重慶森林》中,何志武鳳梨罐頭的食用期限,已經過了三個月又十九天。在電影裡,罐頭一個個被打開、吃掉,倒數的是回憶被掏空的日子。創作者蕭詒徽也提供一篇篇文字罐頭,但這些罐頭沒有保存期限,我們得以找到最適合的尺寸、味道,將自己風乾醃漬,一同收進罐頭裡。

《一千七百種靠近》便是這些罐頭文學的型錄。裡頭有著各種不同的風味,愛情的苦澀、親情的酸楚,或者是不夠相信自己的怯懦。唯一不變的是原料皆來自網路另一頭陌生人的委託,來不及說出口、不知道該怎麼說的話,讓蕭詒徽為你寫下。三年多前,受到電影《雲端情人》主角職業「信件撰寫人」啓發,蕭詒徽開始接受陌生人請託寫下一篇篇文字。如此,文字不再虛無縹緲,而有了各自的重量,成為真實的連結。作者與讀者、委託人及其對象,以及翻閱書本的我們,都能被安放在同一個罐頭裡。

之二

「一千七百,是一個人一生平均會認識的人數。」如果註定要與這麼多人相遇,我們能夠選擇以什麼方式重逢嗎?在每一段關係裡,會不會有不安或後悔?

《一千七百種靠近》裡,很大一部份是在處理一段關係逝去後的遺憾,或是身處關係中的焦慮。但在這個委託企劃裡,開啟的是蕭詒徽與委託人之間的關係。當委託人把自己那些難以啟齒的心緒丟向蕭詒徽,而他揉合自身、回報以文字;那委託信及回應間,產生了一種嶄新形態的關係——因看見彼此眼中(還帶有自己色彩)的世界,更了解自己與對方。這樣的關係,是否比那種羅列身家背景資料的所謂「認識」更加靠近?而文學藉著傳播觸及到的人數,無法估量;有沒有可能,在廣袤網海中,我們透過文字產生更緊密的聯繫?《一千七百種靠近》不僅實驗了在雲端網路發展下,文學能夠以何種面貌出現,更讓人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如何定義。

如果沒辦法從《一千七百種靠近》裡找到屬於你的那個罐頭,也許你可以寫下自己的委託,投遞出去,嘗試一種新的關係可能。畢竟,免付費罐頭文學委託持續受理中!

本無償企畫不另負其他責任,若使用該段文字後和前女友舊情復燃等等,概不負責。

《一千七百種靠近:免付費文學罐頭 輯Ⅰ》


作者:蕭詒徽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17.08.01

撰稿:史比野塔

攝影:蔡詩凡

圖片提供:九歌

一千七百種靠近 蕭詒徽 選書 九歌 雲端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