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克.賈曼(Derek Jarman)前衛的影像,是一座繽紛多變的花園。1942 年出生的賈曼為英國著名的同志導演,他的電影和人可說是象徵一代青年對「美」的崇拜。《色度》(Chroma)是賈曼的色彩筆記,每一個章節即是一個顏色的「故事」。旁徵博引,援引各個語錄及神話,涉及文學、歷史、哲學、繪畫、電影等不同領域。漫溢灑出的無邊想像,並在個人回憶中逡巡,試圖表現每個顏色在他心中的意涵。

看似散落無直接相聯的文字充滿詩意,不斷刺激感官,令人想做本圖鑑來一一對照提到的各個顏色的物品,或許動手剪貼、或許直接手繪。賈曼的文字引發靈思誕生,是喜愛藝術的讀者可以拿在手上隨時翻閱一下的靈感小書。王志弘精心設計的裝幀,書背貼上彷彿圖書館書冊的小標籤、不加修飾的紗布紙,呈現呼應文字內容的手作筆記質感,值得收藏。

藍尾豆娘(blue-tail fly)在藍色麂皮鞋(blue suedeshoes)裡跳著藍調舞步。

藍色就是藍色。

藍色比黃色還性感。

藍色是冷漠的。
冰冷的藍色。
柑桂酒(Curacao)加冰塊。

——〈進入藍色〉(Into the Blue)

賈曼 1993 年的知名電影作品《藍》,是他在 1974 年參觀了法國先鋒藝術家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的作品展受到的啟發。《藍》片長八十分鐘,從頭到尾畫面皆是一片藍色,沒有任何活動的影像,僅有聲音的變化,令人陷入無盡的冥思。其台詞即是來自於《色度》第 13 章〈進入藍色〉(Into the Blue)。

〈進入藍色〉是引經據典最少的一章,書寫了較多個人感受與回憶,以及晚年罹病的種種經歷。

我的朋友們要怎麼跨越鈷藍色的河水,拿什麼付給擺渡人?當他們在這片漆黑的天空下出發前往靛藍的海岸時,一些人在回頭看時站著死去。他們是否看見死神帶著地獄獵犬駕著一輛深色戰車,撞得渾身青紫,在無光處之中增長的黑,他們是否聽見一陣號角聲?

藍色對賈曼來說既是「極樂而深不可測」的,也是面對死亡的沉沉憂鬱。在因愛滋病而邁入失明的過程中,賈曼心中仍充滿對影像和色彩的愛慕與懷思,寫下這本送給世界的彩色絮語。

《色度》

作者:德瑞克・賈曼(Derek Jarman)
譯者:施昀佑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8. 1. 6

撰稿:林易柔

攝影:蔡詩凡

圖片提供:臉譜

選書 色度 電影 德瑞克.賈曼 王志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