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裡的角色多半是北七跟魯蛇;他們自陷於哭笑不得的荒謬糾結。」——《白痴有限公司》

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這本書,我應該會說:「搞屁啊!」

這是作者在其中篇章〈俊在台北〉不斷說的話。

《白痴有限公司》是一本出眾但不見得能深入品味的書。我不會說它有多崇高的文學價值,因為它肯定不會出現在博客來熱門排行榜,這本書屬於極端懷著壞心眼的小眾、與懶於上健身房、也懶於以勵志毒藥吹捧明天的魯蛇們。

「這無疑將是你讀過最蠢的一本書,說不定它還會害你讀到精神失常呢。」

作者在輯一寫了很多擬動物的寓言故事(我想動物一定很痛恨他的模仿),輯二偽歷史的腦補充滿挑釁意味,輯三則是作者對台北別出心裁的觀察。這個在台北工作的英文老師寫著無數白痴事蹟,每一種白痴都是政治,白痴即是哲學。如果要用比較嚴肅的分析角度來談,這本書抱有書寫的實驗性與去框架,在虛構故事中可以讀到他對社會的觀察,以詼諧論述種族與難民、美國槍枝、坐擁權力者⋯⋯。

但比較好的閱讀方式,是不抱讀懂的企圖心,去看作者的敢曝,把犀利以故事包裝、是一張看似無所謂其實很刻薄的嘴臉。譬如說他講了很長的犀牛故事只為了:「犀牛通常是種無動於衷的生物。牠們會一臉不屑地看著獵豹捕殺動物,那神情就跟你看著一個年紀尚輕的 CEO 炫耀他那台法拉利時差不多。」又或者他膽敢在這貓奴世代寫了一篇〈貓:來自外太空的萬惡偽動物〉:「但若說到總在公園另一頭遊蕩的那位無家可歸,又少了一條胳膊的老婦——這個貓女士又可曾給過她什麼東西?從來沒有。一週內總有個幾次,我會跟那位老婦聊上幾句,並在她碗裡留下一些零錢。這個時候,該名貓女士則在餵食那些來自外太空的寄生物,好進一步確保牠們能繁衍安存。」

他嘴賤的招數不只如此喔,一篇〈我哈台灣歐巴桑〉裡大婊歐巴桑令人瞠目結舌:

「我每逢星期六就只能抓緊下課時間去買咖啡或許只有三個人在排隊吧兩個歐巴桑加一個男人那兩個歐巴桑對櫃檯小姐說拿鐵會比卡布奇諾大杯嗎?對了刷什麼什麼可是不是可以打折?喔等等喔我有帶什麼什麼卡阿娘喂 2% 的折扣溜我來找一下什麼卡什麼星巴克又出全新系列的隨行卡了喔那我前面那張隨行卡的點數還能用嗎裡面還有一些點數咦有折扣嗎朵拉你看星巴克新推出的隨行卡溜(開始討論新舊隨行卡哪張比較美天阿饒了我吧)要不要買張新的你覺得咧你覺得這張顏色好看嗎小姐你們有別的顏色可以挑嗎好了朵拉你要喝拿鐵還是卡布奇諾哎喲他們有聖誕節限定的噁心巴拉摩卡溜這下好了已經有七個人被他們堵在後面了既然肢體暴力在這個城市屬於犯法行為我就撤了我就兩步做一步直奔 Cama Café’ 去了我去你們的歐巴桑」

編輯沒有少逗點,書就長這樣,如果你不能閱讀以上文字請勿翻開這本書。邊讀我不禁在心裡默念,德智體群美、德智體群美,但似乎又聽到他在我耳邊叨念:假的,假的,眼睛業障重啊。

其實讀到一半就不禁好奇,到底是怎樣無聊的人可以寫下這本書呢,他幻想 CIA 邀請自己去工作要如何拒絕:「我沒去過蘭利/不可能是 CIA/稍被施壓我就會崩潰/大事小事都要脫口而出」,什麼男子氣概?就不能又孬又誠實地活下去嗎。他又在對蚊子生氣時寫下:「而『混帳東西』這個貶義詞通多半在男性身上,我一直叫這些女性蚊子混帳東西似乎有失恰當。但我希望這是一篇女性主義的作品。」

我不得不說,作者善於逗樂一些善良的白痴,讓人翻著白眼讀完。收納有限的白痴、無限的荒謬,絕對的小眾限定,如果你也有絕對的獵奇閱讀品味,歡迎前來挑戰。

《白痴有限公司》

作者:枚德林(Eric Mades)
譯者:陳允石
出版社:逗點文創結社
出版日期:2018.02.01

撰稿:李姿穎 Abby

圖片提供:逗點文創結社

選書 逗點文創結社 白痴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