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涉及微量劇情發展及細節,在意者請斟酌閱讀。

小黑魚 Swimmy 在路上遇見了一群躲在海草中顫抖的小紅魚,深怕被大魚吃掉。於是,牠自告奮勇成為了黑色的眼睛,和小紅魚群偽裝成一條大紅魚,把大魚嚇跑了。祥太拿起課本,讀著這段課文給治聽,夏夜晚風吹著,時光寧靜美好。

團結力量大,即便是一群雜牌軍。看完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會明白為何他讓祥太選唸這段故事。這六口之家有一老、兩大、一少、兩小,他們窩在老房子裡、圍爐並坐的畫面,看似平凡甚至平庸,卻隱藏著很不一樣的故事。

故事一開始,初枝奶奶家有訪客,她匆匆忙忙把家裡佈置成獨居的樣子,那是民生委員又來問候,暗示獨居的她應該把房賣了,搬去城市跟兒女住。老奶奶一句話說:「我搬走,這塊地你們能賺多少錢啊?」獨居老人,像地方上的一根刺,把地都住老了,但初枝奶奶寧願做那根刺。她直言、壞嘴、敢要,坐在柏青哥機台前打著 game,模樣很 badass。

這家人組成份子中,除了這位壞壞惹人愛的奶奶,還有像育有祥太一子的夫妻治和信代,亞紀則像放假來住奶奶家的遠房表姐。但這一切直觀的關係判斷,都在祥太撿回在街上被凍壞的小妹妹由里之後,宣告錯誤。

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身世,這些盤根錯節的過去,領著他們聚在一起生活。治和信代努力做工,亞紀以色情行業維生,奶奶則靠政府年金過活。貧困的緣故,他們偷竊,治帶領祥太,祥太再傳給由里,他們偷竊前的幸運手勢,像代代相傳的傳家寶。教孩子「放在店裡的東西還不算任何人的東西」、「學校是沒辦法照顧好自己的小孩才要去的」這種觀念,若放在新聞裡,這個家庭聽起來很失敗。

但是枝裕和終究是是枝裕和,他將羈絆這個元素放入後,一切應有的批判都溫柔瓦解。我們從不能自己選擇父母,但如果父母和孩子之間有選擇的可能,羈絆會不會比較深?像奶奶選擇了信代和治作為兒女,信代和治又選了祥太和由里。他們是社會制度的漏網之魚,貧窮、犯罪,一般不被視為有資格養育小孩的人,但他們卻撿起了被那些看似有資格的人所遺棄的對象,並真心相待,用他們的方式給愛。

「因為愛你才打你,是騙人的。」

從劇情中可推斷由里的原生家庭家境小康,住得起好房子、買得起新衣服,然而卻給了她手上熨斗的疤痕和心裡的傷。信代輕撫她的傷疤,從那時開始,由里也才懂得,愛是擁抱,不是打罵。治一直想聽祥太叫聲爸爸,問他為何教小孩偷竊,他只說:「因為我沒有別的東西可以教他了。」他道出想為人父的挫折,卻不清楚自己在海邊時對祥太的性教育,勝過大多數父母所能做到的。而這樣的信代和治,有沒有資格成為母親與父親?

是枝裕和的野心,是將家庭層層扒皮,回到最原始的模樣——組成一個家的,不就是愛和羈絆?看不到煙火,但能用聽的;燭光晚餐即便換作一碗麵線,也能激發愛慾。這麼簡單的一家人,到海邊去玩時的背影畫面讓人想起《海街日記》的姐妹們,而奶奶初枝坐在海灘上,看著家人戲水,用唇語說了謝謝,一切也就圓滿了。

是枝裕和這部拿下金棕櫚獎的作品,延續了一直以來對家庭關係的深刻觀察,且將所有累積的能量收束起來,做了一次完整的釋放。《小偷家族》中,除了常出現在是枝電影裡的 Lily Franky、樹木希林表現依然精彩無話可說,飾演信代的安藤櫻收放自如,撐起複雜的角色故事,無論日常動作或情緒飽滿的爆發戲都非常值得一看。是枝裕和讓這群雜牌軍包裹最平凡的愛,他們一個個都像小魚 Swimmy,有點特立獨行,有點不完美,但團結在一起的時候,就形成了最有力量的存在。

 

 

《小偷家族》

★ 2018 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

編導:是枝裕和
演員:Lily Franky(中川雅也)、安藤櫻、松岡茉優、樹木希林、城檜吏、佐佐木美雪
上映日期:2018. 07. 13

撰稿:陳芷儀 Rachel

圖片提供:采昌

責任編輯:溫若涵

電影 日本 家庭 是枝裕和 金棕櫚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