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們越來越期待非正統體系出身的配樂創作者,想知道他們能為影像與音樂的結合帶來怎樣的驚喜。從前稱霸電影配樂界的 John Williams、Thomas Newman 和 Hans Zimmer 風格或許已被視為保守牌,將更具實驗性質的電子音樂導入電影,成了某些導演企圖心的展現。

若是本就頑皮的導演,這樣的嘗試也不奇怪。早在 70 年代,荷索便已經和泡菜搖滾傳奇 Popol Vuh 合作過,而賈曼也陸續找來 Brian Eno、Coil 等。60 年代的日本,敕使河原宏《沙丘之女》及小林正樹《怪談》都請到前衛藝術家武滿徹。但現在,這種風潮不只侷限在藝術電影,而是在好萊塢大製作裡出現。

這股風潮最早或可追溯到 2007 年的《黑金企業》,導演 PTA 將配樂交由 Radiohead 吉他手  Jonny Greenwood 操刀,讓他引入當代古典大家  Messiaen、Ligeti 和 Penderecki 等人的影響,為這部改編自 1927 年小說的電影帶來截然不同的風貌。近幾年來當代電影配樂因為實驗音樂有了更多趣味,以下列舉四位具有代表性的實驗音樂家。

Jóhann Jóhannsson

電影配樂代表作:《私法爭鋒》(2013)《怒火邊界》(2015)《異星入境》(2016)
專輯代表作:《Virðulegu Forsetar》(2004)
    
Jóhann Jóhannsson 是這股風潮的代表人物,正是銜接前衛音樂界與奧斯卡獎的關鍵人物。很不幸的是,他已於今年二月份逝世,享年 48 歲。

出生於冰島的 Jóhannsson,音樂風格一開始有點接近瞪鞋搖滾,後來則漸漸以混搭極簡的古典音樂和精妙的電子音樂而著稱。這樣的風格具顯於由英國實驗性的音樂品牌 Touch 所發行《Englaborn》和《Virðulegu Forsetar》兩張專輯裡。同時期為了賺外快,他也為數部冰島電影編寫配樂。2006 年,他發行了一張很棒的專輯《IBM 1401, A User’s Manual》,其哀傷的弦樂營造出如同銀河星系般的空間感,對大螢幕來說是個好主意。很快地,好萊塢向他招手了。

 Jóhannsson 於 2014 年因電影《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的配樂而獲得奧斯卡提名,然而這次的作品風格其實相對傳統,真正讓他樹立起名聲的,是他與加拿大導演Denis Villeneuve 一連串的合作,而《怒火邊界》(Sicario)是其中一時之選,並獲 2016 年奧斯卡提名。在這部毒品相關的驚悚片中,當 Jóhannsson 那打破平衡的配樂隆隆地由沙漠升起,每一粒沙都似乎能夠引發恐懼、帶來威脅。

《怒火邊界》原聲帶節錄。

然而,這對導、配樂的組合並非總是一路順遂, Jóhannsson 為《銀翼殺手 2》(Blade Runner 2049)所做的配樂被拒絕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保守派的作曲家 Hans Zimmer。

坂本龍一及 Alva Noto

配樂代表作:《神鬼獵人》(2015)
專輯代表作:《Vrioon》(2002)

坂本龍一本就是前衛音樂和電子音樂領域的傳奇,擁有相當豐富的電影配樂經驗,包括他指標性的作品《俘虜》及榮獲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的《末代皇帝》。不過,前一段時間他因罹患咽喉癌,暫時停止他的音樂事業,直到墨西哥大導 Iñárittu 主動聯繫,希望能由他擔任史詩巨作《神鬼獵人》(The Revenant)的電影配樂,坂本龍一因而再次回到電影配樂的工作崗位上。

接下《神鬼獵人》配樂後,坂本龍一找來長期與他合作的夥伴 Carsten Nicolai (a.k.a Alva Noto),在交響樂基底裡加入實驗電子樂元素,為電影憑添強而有力的聽覺感官效果。Alva Noto 是德國實驗電子樂自創品牌 Raster Noton 的創辦人,在 2000 年代曾與坂本龍一合作過一系列結合鋼琴與電子樂元素的專輯。

近期上映的《坂本龍一:終章》 即紀錄坂本龍一近年持續投入音樂創作的心路歷程。

非常可惜的是,《神鬼獵人》的配樂最後因為不同的創作者經手,未能符合奧斯卡評選資格。Iñárittu 對這個令人失望的結果帶來以下回應:「奧斯卡這麼做只會讓新一代的電影配樂創作人更加受限⋯⋯這是不對的,這只會讓那些試圖創新的音樂人無法有所突破。」

Oneohtrix Point Never

電影配樂代表作:《失速夜狂奔》(2017)
專輯代表作:《R Plus Seven》 (2013)

出生在麻州的 Daniel Lopatin (a.k.a Oneohtrix Point Never)近十年來不斷地在挑戰電子樂的極限,在歷經噪聲音樂到 New Age 的洗禮下,他的專輯經由維也納電音廠牌 Mego 以及電音老牌 Warp Records 發行,頻出佳績。持續分裂變形的超現代合成音效,喚起當代對於資訊超載的危機意識,好像我們盯著《銀翼殺手》同一幕太久,在內耳迴盪起的幻聽音頻。

在 OPN 的配樂裡,導演 Safdie 兄弟在《失速夜狂奔》向早期 80 年代類型電影致敬。當時許多片都有自己獨特的合成器曲風,讓我們懷念起德國電音先峰 Tangerine Dream 和配樂大師 Giorgio Moroder。OPN 緊湊倉促的琶音以及高強度的電子樂,也讓主角羅伯派汀森在紐約市區無盡的奮命逃亡更顯得驚險曲折。

Colin Stetson

配樂代表作:《宿怨》(2018)
音樂專輯代表作:《New History Warfare Vol 3: To See More Light 》(2013)

Stetson 為《宿怨》打造的〈Reborn〉

Stetson 身為一個薩克斯風演奏者,最廣為人知的即是和 Bon Iver 以及拱廊之火的合作,但他自己的創作其實更為有趣。在 2011 到 2013 年間,他的專輯《New History Warfare》三部曲,以薩克斯風拓廣前衛音樂的邊界,利用超吹(overblowing)及電子技術創造出特殊的音樂效果。

《自由之心》導演 Steve McQueen 和《烈愛重生》導演 Jacques Audiard 皆為其電影買下Stetson 的音樂著作版權。最近 Stetson 更是跨領域為獨立製作驚悚《宿怨》操刀原創配樂。打破恐怖片以音樂試圖嚇人的刻板印象,Stetson 大量使用單簧管及中音薩克斯風來營造讓人毛骨悚然的氛圍,是近年來讓人印象深刻的驚悚片配樂之一。

除了以上幾位配樂者,曾為《人造意識》、《滅絕》打造配樂的 Geoff Barrow,及在《肌膚之侵》中讓人驚艷的 Mica Levi,皆讓人持續期待更多好萊塢大廠對實驗音樂領域的創作者打開大門。

資料提供:佳映娛樂

圖片提供:佳映娛樂

責任編輯:溫若涵

實驗音樂 電影 坂本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