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推出父愛爆棚的《禍日光景》後造成不少迴響,末世災難片《蒙上你的眼》也帶著這樣專注在感情聯繫的故事線上場。相較普遍災難片,《蒙上你的眼》又多了一點實際感,這個世界上母親對孩子的愛未必屹立不搖,母親是學習成為母親的。

《蒙上你的眼》沒有喪屍沒有鬼怪,故事設定人類出現見光死效應,像瘟疫般傳染開來,只要雙眼看見外面的世界,就會因看見某不知名的形體、出現幻覺後進而自殺。主角藝術家梅洛莉(Sandra Bullock 飾)性情冷癖、離群索居,走在生產的路上,遇到了世界末日般的絕命大逃亡,她蒙上眼睛,隨著孩子的誕生也一步步走入自己心裡不願面對的恐怖。

netflix bird box 蒙上你的眼 sandra bullock 珊卓布拉克

如果追求被嚇的驚驚感,這部片可能有點令你失望,故事中從頭到尾都沒有魔神仔本人出現,在特效方面真心省了一筆。這裡的魔神仔最像《魔女席瑪》裡超自然力量、結合《紅衣小女孩》中心魔會在執念裡出現的綜合設定。強大的魔神仔連監視器攝影機都可以駭進去,傅柯圓形監獄的觀看再也不奏效,監控者在魔鬼面前無力可施,而設計出這一套科技互動法則的人類,最容易被圍困在相同的監控關係,那些自殺的人,在「著魔」後看見自己內心最柔軟的那一塊、失落的愛。

《蒙上你的眼》以人際疏離為外殼,探討雙眼之於生存的關係,就連影片結尾也以盲人與明眼人深刻暗示:慾望在眼前飽滿膨脹,閉上眼睛的人,搞不好看得更清楚。在人手一台 iPhone 的時代,小孩們眼觀四方都是資本,這樣的他們、未來的人類,該如何在大數據裡找到自己的本質?以「看見」與「不能看見」為題,誘導人們反思當代:你看見了嗎?有人正因你的漠視在死去;你看見了嗎?除了你以外,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很孤獨。

這種不單純追求驚悚效果的設定讓人想起了《噤界》,同樣都反映出現代社會的溝通障礙與人情薄弱,雖然《噤界》在音效、攝影與故事線方面都更加勝出,不過若要比起感情戲,也許可以投《蒙上你的眼》一票,除了角色設定的縝密,裡面有許多關係的掙扎時刻都挺令人揪心,男女主角間的曖昧戲、誰要拿下眼罩做犧牲、不是親生的孩子比較值得送死嗎?每一刻都在考驗著人性。

netflix bird box 蒙上你的眼 sandra bullock 珊卓布拉克
netflix bird box 蒙上你的眼 sandra bullock 珊卓布拉克
netflix bird box 蒙上你的眼 sandra bullock 珊卓布拉克

雖然《禍日光景》、《噤界》、《蒙上你的眼》都是偉大父母帶著小孩的求生記,不過這次主角可沒內建父母愛,梅洛莉因為童年的父親陰影有滿滿的親子焦慮,她對小孩的出生充滿不安,產檢之日還想逃跑去賭馬、對超音波裡小孩的性別毫不關心,甚至在羊水破了那一刻都還想假裝沒這回事、拼死拼活扒住洗手台不願去生產。我很高興在觀看時她沒有被預設為一個充滿母愛的陰性形象,梅洛莉並不懂得如何愛小孩,她是慢慢學習去愛小孩的,她甚至沒有過去母親視角內建的溫柔,比起劇中一起活下來的湯姆(Trevante Rhodes 飾)更加兇狠剛硬、更不容易墜入愛情、在面對危險時第一個拿起槍。

Trevante Rhodes 在《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就令人印象深刻,在此片中雖是最佳綠葉,但也有充分的存在感,是個讓人目不轉睛的演員。湯姆對孩子懷抱憐憫與純真之心,他為孩子說故事、興奮的給他們品嚐草莓餅乾,讓灰濛濛的故事留有一點夢幻:

「你們會很喜歡那裡,有樹,有花,水很溫暖,天空有雲,我們可以在水中與所有孩子玩耍。」

《蒙上你的眼》雖然沒有成為數一數二的末世片,倒是藉由湯姆的說故事時間給未來世界留下一個祈禱的預言。儘管電影的終點不一定是最好的解答,人們必須承擔自己犯過的罪,但是如果能與眾人活在一個巨大的花園鳥籠裡,肯定比一個人遺世獨立、絕望死去更好。

netflix bird box 蒙上你的眼 sandra bullock 珊卓布拉克

《蒙上你的眼》(Bird box)

導演:Susanne Bier 
主演:Sandra Bullock、Trevante Rhodes、Sarah Paulson

撰稿:李姿穎 Abby

圖片提供:Netflix

責任編輯:溫若涵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