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港邊,拿起一隻蟲子,又放下。這是電影的第一幕,色調冷冽如海風。後來我們才知道,她摸那蟲不是因為厭惡或殘忍,而是蟲與她有先天的吸引力。她和土地,和生靈,和人類,有著比我們更難以說清楚的關係,而這樣一個特殊的生命體,如何隱沒在人群裡倖存下來、又是如何與外邊世界進行複雜拉扯,是《邊境奇譚》異色童話外表所包裝的核心掙扎。

《邊境奇譚》故事圍繞在提娜的心路進程。她在海關工作,特長是能嗅出人類的情緒,罪惡、羞恥,因而立功獲得重視,協助調查一起困難的兒童色情案。有次她在海關攔下陌生男子沃爾,卻找不出異狀;不過他的長相、氣味、姿態,都和提娜十分相似。世俗的眼光裡那是毫無疑問的醜陋,甚至醜得有點誇張了;但兩人漸趨靠近的時候,感覺標準鬆落,另一個世界觀正在生成。

*以下無大雷但略涉情節發展,在意者請斟酌閱讀

邊境奇譚 電影

在巨大的世界裡,你並不孤單。提娜的孤單不只是因為心靈疏遠,因為沃爾,她領悟到自己的格格不入其來有自——她根本不算是人類。但他們相認、相知了;屬於他們的,那種特有的性愛發生時,有些人或許視為奇異,但我感覺那十分美好,美在「結合」給予兩人於身、於心都豐富到近乎滿溢的能量。導演設計提娜原先就有一個不理解她的同居人,以她不願和人類發生關係的狀態對比找到同類時發生的可能。這種性愛連帶有飽滿的歸屬感,導演以此展現一種除卻人類本位、依然有力道的美,是這部片深刻之處。

除了身份,沃爾帶領提娜去發現自己的本質。他們裸身在叢林奔跑,親吻,撫摸,沃爾和她說,妳很完美。顯有鏡頭這樣詩意抒情看待醜陋的人,但我們因而確信他們即使離群索居、即使做愛的方式和你我有什麼不同,那心靈的連結亦是真誠。劇中也以野生動物為大自然的象徵,幾次出現野生動物,都是呼喚與徵兆。有隻狐狸曾經親吻她的窗戶,陪她走進廣袤的山林,挖掘內在的野性,這一切都讓提娜更深地去思考自己是什麼。

邊境奇譚 電影

 

邊境奇譚 電影

《邊境奇譚》的有趣和可惜都在接下來的發展。以這般奇異的感官設定開場,主要敘事線接著以刺激情感的方向鋪陳,沃爾的行動固然豐富情節,但也讓核心辯論回歸到善惡的二元論、怎樣才是人性,而這些問題的複雜度也得到相對清晰好懂的解方。如果《水底情深》是給怪物的情書,那《邊境奇譚》則是在怪物與怪物間,做出不同選擇的人性寓言。

以 Border 為名,《邊境奇譚》同時指向兩種邊界,一是具體的邊界,這點在劇情中隨處可見。像是提娜居住的偏遠之境,杳無人居,那是她與人群的邊界;她的海關工作,代表自己就是一個把守邊境、可能阻擋惡的個體;而沃爾詢問她是否要一起去芬蘭,這是展現跨過界線、尋找同類的意圖。但電影最想討論的是,人與非人的界線。提娜在這個邊界上徘徊,有過猶豫,最後做出了選擇?以此為題,身為移民者的導演確實觸及各種有趣的想像,但我最珍惜的還是他們在自然裡盡情歡愉的時光,那瞬間,無論你如何覺得自己如何不容於世,都恍若得到一個破口。

《邊境奇譚》( Border )

​​​​​​導演:阿里・阿巴斯
演員:伊娃・梅蘭德、艾羅・米婁諾夫
上映日期:2019.1.4

★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 最佳影片

撰稿:溫若涵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邊境奇譚 電影 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