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俞萱,長期耕耘寫詩、影評及策展,其部落格名「你笑得毀滅像海」,抒情悽惻,出自於她的同名詩:
 
「你玩貓時,笑得很毀滅,像海。
 
洗襪子的時候,儘不呼吸。想你的時候,儘不梳頭,不想起時間。我已長髮了,裡面有缺了角的夢,無法再隱身,它們和冬一樣有慾望。」                                    
 
十二月份由逗點文創結社出版了詩集《交換愛人的肋骨》,彷彿駭麗的巫術,其中藏有的是交纏的信任與默契,她的詩寫身體、寫痛苦、寫電影,多首寫給柏格曼、安哲羅普洛斯、路易.馬盧的詩,顯現的畫面如夢清冷,正如她文字的氣質。
 
在〈鏽與骨〉中她寫道「你說:來日我的行走/懂得了妳的行走/如果來日還在更遠的地方/我們的腳骨會一起散開/飄向那裡」〈烏鴉〉「可是,我笑不出聲/看陽光死了,我就開始掉毛/我不忍心自己活下去/我不喜歡睜開眼/身體長成黑夜」〈回家〉「漂泊了多年,老的老/死的不能再死/我們一家四口終於團聚/我為他們剝殼/我們曾愛/荔枝的肉/滿手汁液流淌」〈血污〉「我年輕的戀人/滿手血污向我走來/為了與他相襯/我洗滾燙的熱水/把自己洗出皺褶」
 
或驚悚、或殘酷,或艷麗美好,吳俞萱如針精準細膩,像在愛人皮膚紋上刺青,所有愛情之中的空幻,暴烈而誠實的揭發、突襲,以及愛情之外的,生活的堅持和單純。
 
一如她在後記所寫:「我想跟里爾克一樣,將詞語的初始含意還給詞語,將初始的詞語價值還給事物。」
 
文字的煉金術,與情人間的秘術相似,她自言想成為冰斧一般的人,詞歸詞,物歸物,乾淨俐落,萬事歸回大地。
 
又吳俞萱也於明年一月策畫「交換愛人的肋骨──跨領域詩歌展演」,由十首詩串連十種動態表演與靜態展覽:獨角戲、詩歌朗誦、踩高翹、肢體默劇、錄像裝置、詞曲創作、人體雕塑、現場音樂、火舞藝術、傳統唱腔、舞踏等等,展現詩意的無邊無境。喜愛她的讀者,一同來親身體驗,密謀交換吧。
 
 
文字:林易柔
圖片:逗點文創結社
博客來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