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說《東京家族》是向小津安二郎《東京物語》的「致敬」之作,就稀哩呼嚕跑去看了。結果電影開始後五分鐘,發現除了黑白畫面轉而為彩色、場景搬移到現代之外,絕大部分的劇情、畫面構圖、甚至台詞,都和《東京物語》一模一樣,當下頓時令崇尚原版的我有些焦躁,甚至萌生了:「反正結局就是那麼一回事,沒看完也沒關係吧!」的任性想法。
就這樣看了二十分鐘,焦躁懷疑的情緒消散無蹤,取而代之則是親切又新鮮的期待感,漸漸被導演細膩的翻新安排所吸引──相似的劇情既延續了令人熟悉的感動,同時卻又展現令人眼睛一亮的改編。

本片劇情描述住在瀨戶內海小島的平山夫婦,安排了一趟東京之旅,拜訪定居在城市裡的成年子女們。老夫婦在鄰人的欽羨中啟程,滿心期待與久別兒孫們的會面,抵達東京後雖然對城市感到陌生,但畢竟如願與兒媳孫們全家團圓,度過了愉快的一晚。然而隨著停留時間增加,除了原先對城市的陌異感覺不變,孩子們的都市步調更令平山夫婦不知所措,即便子女試圖展現自己的一片孝心,但老父母接受得誠惶誠恐。一趟旅行,拉近了一家人的物理距離,心理的距離卻是越靠越遠......

為了讓原版《東京物語》的感動能夠合理延續搬演到現代社會,導演山田洋次在新拍的《東京家族》中作了不少調整,尤其本片原訂在 2011 年中拍攝,卻因日本遭逢 311 震災而推遲,導演因此又將劇本重新編過,將故事發生時間點訂在震災後的一年 2012,加入了日本社會與民眾面對這場巨大變故的回應。角色方面的變動,除了降低大哥與二姊都市性格上的銳利度外,父親所扮演的角色也較以往更加鮮明立體,當然最引人注目的改變莫過於么弟與其伴侶紀子的角色。紀子這個角色在《物語》原是老夫婦死去兒子的守寡媳婦,雖然沒有血緣,也已守寡多年,然而比起血親兒女,卻更讓來訪東京的老夫婦感受到「家」的溫暖。小津這樣的安排當然是呈現當時二戰後的社會景況,時移境遷後,蒼井優所飾演的紀子,在山田洋次的新《家族》裡身分從寡婦變成了不成材兒子的女朋友,角色身上所背負的情緒強度與諷刺效果乍似減弱不少,但卻引領出了不同的感人向度,且與血親兒女們的人情冷暖,對比仍然很高。

「我現在都希望人生是黑白的,因為黑白片比較好看。」前陣子朋友發表了這令人會心一笑的言詞,不禁就令我想起小津安二郎。小津非常擅長將對比和諧的黑白色穩當安排在安靜的畫面中,利用簡單乾淨的構圖,兜拉起觀眾對劇情的注意力,而這也是他電影迷人的重要元素之一。誠然,相較於小津鏡頭下令人驚豔的黑白,山田的彩色《家族》似乎沒有那麼「出色」,但仍有不少驚喜。好比說片尾老父親走出屋子迎接早晨的那刻,小津的黑白畫面雖然寫意,但整面全白的天空總是讓我若有所失;到了山田導演的電影裡,晨曦終於有了色彩,生命的希望與哀艷同時並存於幻彩漸層中,老父親平靜的表情對比上么子的眼淚,更呈顯出真實生活裡的不同刻度。
向來我最怕日本片矯情,但山田洋次顯然繼承了小津安二郎的寫實與自若,電影感人卻能表現得不慍不火,有改編的新意又不過分炫耀,確實是一部致敬的佳作。平常個性冷靜的朋友說:「看完就想立刻衝回家抱老北老母。」真是所言不假。
 

撰稿:潘怡帆

圖片提供:ifilm / 傳影互動 

東京家族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