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院線片時筆者習慣先行自剖,告訴讀者我對於整部片的態度與偏見,告訴讀者我是否喜歡該片以避免浪費大家的時間或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另外筆者有關電影的所有文章一定都是超大雷,雷神王級的雷,所以讀者們如果你是計畫前往電影院欣賞該片且害怕提前被「雷」到的人,我的建議是不要往下看了,以免破壞你觀影的興致。
 
「王者之聲」毋庸置疑是一部好看的電影,而且還是一部政治正確的電影,畢竟小金人就站在那邊,所以我想你身邊應該不會有任何朋友在看完這部片之後跑回來跟你說,「天啊,這部片好難看,馬的!」之類的。但是請容我稍稍提醒大家,千萬不要被片商下的標題誤導了,雖然片名叫做《王者之聲:宣戰時刻》,但電影本身跟甚麼君臨天下、千軍萬馬或萬箭齊發的場面其實根本毫無關係,如果你期待看到的是一部類似《大敵當前》或是《搶救雷恩大兵》這種大場面戰爭片的話,筆者希望可以在此勸退你或是提醒你,不然我想下場應該就是敗興而歸吧我猜。
 
整部戲的主要背景建立在二十世紀初的英國皇室,劇情也正如大家所瞭解的圍繞在英王喬治六世(也就是當今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父親)身上。作為當時英王喬治五世的次子,上頭有著一個辯才無礙、風度翩翩且長期接受王儲訓練的哥哥愛德華八世,因此他人生多半的時間都活在父兄的陰影之中;在皇室中被暱稱為 Bertie 的喬治六世不僅性格靦腆,且處處展現出「需矯正」的特徵,他那「不同於父兄」且「不同於一般人」的慣用手、早年的 X 型腿以及因「矯正」與「壓抑」而生的口吃,都再再讓他自己認為他與「繼承英國王位」這件事完全搭不上邊。畢竟如電影中的台詞所說,「誰能接受一個口吃的國王呢?」那些從小源自保姆帶給他的羞辱與那些來自父兄的期許與壓迫,讓他變得更加害羞且自卑,每一次的公開演講都毫無意外地成為了災難。在試過無數名醫專家與相關治療方法,似乎全然無效的當下,偶然遇到了一個看起來治療方法十分怪誕,但是效果卻又意外良好的澳洲語言治療師萊諾羅格( Lionel Logue )。在治療師萊諾的幫助下,喬治六世他憑藉著過人的毅力與永不放棄的決心克服了自身的口吃問題,在二戰開打前夕透過他最畏懼的廣播向全英國軍民發表了一篇宣戰演說
 
整部電影的故事脈絡簡單而清楚,結局也收得完美,男主角柯林弗斯、海倫娜波漢卡特與傑佛瑞洛許三人的精湛演技,讓本片的小金人們拿得可說是實至名歸。正如不少影評家或是部落客不斷告訴我們的,他們在這部電影中看到了「平凡之中的偉大」、「毅力是如何成為勇氣的基石」與「不完美中的完美」;但就在他們不斷地告訴我們整部電影是多麼地激勵人心,告訴我們身而為人就應該學習英王喬治六世這種對抗自身缺陷的精神面對所有挑戰的同時,筆者卻在看完本片後感到有那麼一點沮喪與難過,甚至覺得這部電影其實表面上雖然是一部叫好又叫座的勵志成長故事,但是它更是一齣悲傷的皇室紀實,一幅描繪皇室成員是如何因著背負集體象徵而犧牲自己的速寫。
  
怎麼說呢?我們暫且不論英王喬治六世早年所遭受的「矯正」與「壓抑」,姑且不論那些源自於保姆的羞辱與父兄的壓迫,作為一名皇室成員這件事,其實對於多數人來說,就是一件難以想像的巨大犧牲了。皇室在多數情況中作為一個社群的集體象徵,作為一個社群團結的主要媒介,成員不僅在食衣住行起居育樂各方面必然受到諸多限制,甚至連成員自身的喜怒哀樂與愛恨情愁都必須受到該社群歷史脈絡中的繁文縟節所拘束,這份沉重且令人傷感的「責任感或王室自覺」還必須超越於所有個人而存在。導演湯姆霍伯藉著這部「皇室成員的角色臨摹」電影充分地將這種痛苦與無奈淋漓盡致地詮釋出來,不僅英王喬治六世如此,他意圖對抗體制的哥哥愛德華八世(註:他就是被後世稱為「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溫莎公爵)如此,甚至是伊利莎白皇后也是如此。英王喬治六世為了這樣的責任感努力克服自身的缺陷,半強迫式地將自己推上他最害怕的講台與廣播室,為了這樣的責任感擔當了他百般不願的職責與角色;哥哥愛德華八世為了這樣的責任感天人交戰,在放棄王位、對抗憲法與自身的愛情中受盡折磨,甚至都已經退位在即了,還是得昭告他的英國子民告訴他們「我已體會到,如果沒有我所愛的女人的支持和幫助,我將無法承擔起作為國王的重任,所以,我選擇退位」,換句話說,還是因著這份哀傷且沈重的皇室責任感,才使得他選擇逃避「擔負該責任感」的責任。
 
於是片中那個說起話來結結巴巴的男子,只要一遇上壓力與挫折,只好選擇以咆哮與無奈來掩飾自己,拒絕透露他的內心世界與想法,掩飾他身為皇室成員卻難以承受的重擔;於是片中那個風流倜儻、不拘小節且多方嘗試擺脫皇室繁文縟節的男子,只要一遇上權威與教條,就選擇抗拒承認這份早已加諸在他身上多年的重擔,將那些有夫之婦視為自身解放與重獲自由的救贖。電影雖然一方面在歌頌喬治六世的偉大,但這樣的偉大卻是建立在那無法剝除的皇族神聖性之上,建立在其實他根本不想承擔的痛苦與責任之上。在全片講究團結與和諧的氛圍中,這種由皇室成員隱隱透露出來的痛苦,實在叫人心悸。
 

最後附註:有部份友人提出質疑,問筆者為什麼男主角柯林佛斯在影片末尾的宣戰演說聽起來完全沒有讓人產生慷慨激昂的情緒,喬治六世當時真的是這樣演講的嗎?那這樣還算是個成功的演講嗎?一方面筆者要提醒的是,如果我們以一個口吃患者的情況與標準來看,要進行一場公開演講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了,更何況還是一則對全軍民宣告式的宣戰文告,我想「完美」一詞並非過譽。最後容筆者附上 1939 當年英王喬治六世當時的演說錄音,供讀者們作為參考:

 

 

文字:Kent

 

王者之聲 柯林弗斯 喬治六世 愛德華八世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