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dy Club,臺北唯一以現場脫口秀為賣點的喜劇俱樂部。從師大商圈泰順街到松菸入口正對面,默默耕耘臺北喜劇園地將近十年,像是一座碉堡守護著笑點,老闆 Social 就是最盡責的園丁最忠實的守衛。他秉持對脫口秀的熱愛,披荊斬棘開拓出一條人跡罕至的喜劇小徑。一邊管理店家營業,一邊安排節目檔期,舉辦脫口秀特訓班發掘新秀加以打鑿磨光然後送上台,以戰養戰,最終成為閃亮的笑星。本來可能只是朋友之間打打鬧鬧覺得好笑,突然就要站在大舞台上對著幾百人演出綠野仙蹤,來一段脫口秀,素人從此變達人。

 
這次 Social 擔任編導的「綠野仙蹤」現代版,找來了從網路短片竄紅、才藝雙全的阿喜扮演主角桃樂絲,另外也邀請了科班出身、演出經驗豐富的 Comedy Club 老班底涵冷娜擔任黑女巫角色,其他每個演員也都是生龍活虎各懷絕技。
 
(圖說:阿喜(左)、涵冷娜(右))
 
這次七個主要角色的基本設定跟原版「綠野仙蹤」類似,但個性卻天翻地覆地打了反拍。她們把角色丟進平行時空,桃樂絲長大了,變成阿喜現在這個年紀,女巫不再只是壞人,更流露出脆弱討喜的一面。本來故事中四個主角善良又好心,到 Social 手上通通變成怪胎:一隻好色的沒落貴族獅子,一個假道學又沒心、說一套做一套的機器人,愛耍小聰明又毒舌的稻草人加上桃樂絲阿喜。就像桃太郎、魔戒或西遊記等那些中西經典冒險故事,四個人展開一場跨越時空的奇幻冒險,每個演員都有自己一段脫口秀以及一首歌,在搞笑之餘也蘊含了對社會現象的批判。
 
Q:參與這次演出的契機?
 
喜:這是我第一次演劇場作品,以前大都演短片或客串一些偶像劇。知道自己在演戲這塊無論經驗和能力都還不足,剛好Social問我願不願意參與,既然有機會可以學習那當然好啊!可以像學生一樣學習新事物,真的很棒。
 
 
涵:跟 Social 在 comedy club 合作將近三年了,我猜我大概是他認識最適合演反派的女生吧!在他眼中我就是一隻紙老虎,外表很兇但一戳就破。他非常清楚我適合怎樣的反派角色,幾乎是貼著我寫出黑女巫的劇本,演起來也不會太吃力。
 
Q:這次演出最大的挑戰是?
 
涵:這次的演出真的是在挑戰演員十八般武藝到底會了幾個,不但要演戲,唱歌跳舞之外加上一段脫口秀。劇中黑女巫唱的歌曲比較偏流行歌的取向,詞曲跟我很接近唱起來相對簡單。因為我有戶外運動的習慣,加上同時排練林奕華的舞台劇一直有在鍛鍊體能,跳舞也不是太難。挑戰最大的反而是脫口秀,戲演到一半突然跳出去,變成單人脫口秀,還要帶著角色去講,壓力其實很大。
 
戲中的脫口秀有點類似承先啓後的串場或轉場,脫離主線劇情,用戲中角色講戲外的事情。黑女巫有點忌妒桃樂絲,為什麼大家都喜歡她?所以她就講了一段批判現代社會男生普遍喜歡甜美女生的段子,為什麼女生一定要甜美又乖巧?
 
 
喜:剛開始排練時我很緊張,什麼都不會,一切都很陌生。好險大家人都很好,陪我討論角色,一邊排戲一邊像學生一樣上課。Social 很愛問問題,一直問我各式各樣的問題像身家調查那樣,再從我的答案去修改劇本,給我角色的設定和細節,讓我進入狀況。
 
我在舞台劇表演這塊障礙很多。我肢體不是很協調,跳舞很難,背歌詞又慢,而且這齣戲我在台上的時間超久,真的很怕臨場忘了某個環節。舞台劇要注意的事情很多,不能喊卡,故事情節、肢體、聲音和表情都要配合得很好。我剛拿到劇本時很懷疑自己真的可以背起來嗎?結果涵冷娜給我看她演其他舞台劇的劇本,我這算什麼啊!就趕快埋頭苦背,多花時間練習。
 
 
Q:如何詮釋、準備這次的角色?
 
涵:綠野仙蹤有過很多改編版本,我最喜歡的是以黑白女巫為主角、幫反派平反的版本,我很喜歡那種以壞人當主角的故事,壞人本來就不那麼單一啊!我還看過一個惡搞版的,其中有一段桃樂絲被機器人拖去草叢不知道幹嘛,超好笑,可能也是一種多元成家的愛吧!
 
就算你是妖魔鬼怪或是大反派,仍能找到屬於你的正義跟快樂,我很喜歡這樣的角度和詮釋。身為演員,我也喜歡演乍看之下好像討人厭的角色。我會先找出對角色的認同,找出角色不討人厭的地方,把這些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試著讓觀眾也認同她。
 
 
喜:因為我根本沒有舞台劇演出的經驗,除了排戲之外,去看戲觀摩也是我做功課的一種方法,所以每次看完戲太陽穴都好酸痛!我去看了涵冷娜自己的演出,真的很迷人很有魅力,上台整個人都變了。
 
看其他人的演出,我好像比較瞭解觀眾要什麼,比較能抓到那種即時現場的感覺。我覺得,桃樂絲其實是個蠻討厭的人,她不是壞人的那種討厭,也不是有心機很邪惡,她就是很可愛,很單純,很甜美,但就因為這樣所以有點討厭啊。
 
 
Q:關於未來表演的期待?
 
涵: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想挑戰武俠片。之前有一部電影找我當某知名演員的吊鋼絲替身,我超興奮地跑去試鏡,結果因為我比主角胖了一點,鏡頭裡看起來身材有差,最後也沒拍到電影。我非常喜歡極限運動,對挑戰地心引力有莫名的迷戀,很喜歡飛來飛去的感覺。我可以一直來來回回坐大怒神,只為了抓到在高處拍照的瞬間。我很喜歡那些大家覺得恐怖的運動,譬如高空跳傘、攀岩、自由落體,就,很爽啊!
 
我也很愛潛水,潛水與浮潛我都考了執照。當妳潛水超過十二米,會開始看到超多莫名其妙的螢光生物,像是會發電的貝殼,一戳就縮起來的彩色海葵,真的很不可思議,然後妳看地球、宇宙甚至看自己的方式都會不一樣。我現在最多只能潛到十七、十八米,打算去考進階執照,繼續往下潛。
 
我是一個很容易覺得無聊的人,必須不斷尋找自己會覺得有趣的新東西,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才當演員,可以理直氣壯地嘗試各式各樣的新事物。就像演壞人,你總不能在真實生活裡當壞人吧,那在戲裡體會一下也不錯啊!大家可能覺得壞人都差不多,但其實他們也是人,也有各自不同的內心世界。如果我不當演員,可能一輩子也不會體驗這些感覺。
 
 
喜:我以前演戲都是「boom!」,一下就把全部東西丟出去了,缺少了那種階段分明、可以從一數到五,分層漸進的過程。所以也希望藉這次機會,好好磨練演技,讓自己的功能性強一點,也讓別人看到不同面向的我。
 
可能因為我出道短片裡的角色給大家印象很強烈,所以之後接到的演出幾乎大同小異,都是那種會一直在女主角身邊打轉,碎嘴、浮躁又有點吵的女生。以前每天出門拍片,我爸都會說「今天又要演神經病了啊?」,好像總是在不正經。其實,我不排斥、也很開心編劇看到我某些特質,所以寫這樣的角色給我演。但我也不希望一直都長一樣,觀眾應該也很快就會看膩了吧?覺得這女的夠了沒?
 
如果問我現在最想演什麼角色,大概是女鬼吧!輕飄飄的、看起來很閒但又要一直找事情做!
 
 
 
採訪、撰稿:陶維均
攝影:潘怡帆
延伸閱讀:重溫《綠野仙蹤》的文字魔法
 
 
脫口秀音樂喜劇《OZ 綠野仙蹤》
時間:1/9~10(19:30)、1/11(14:30、19:30)、1/12(14:30)
地點:南海劇場(台北市南海路47號,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
購票詳情:http://www.comedy.com.tw/node/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