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恩兄弟之《險路勿近》刻劃生命的危險與不確定性,這對導演兄弟似乎鍾情於捕捉命運的無情捉弄。此次則以溫柔、純樸的眼光,夾雜獨特的黑色幽默,述說一段看似「沒有結果」的民謠故事。相對於聚焦成功者的某次重大事件,《醉鄉民謠》選擇描述失意歌手的四五天平凡生活,講究對白節奏與想像留白,重看數次仍餘音繚繞。柯恩兄弟的影像就如一把俐落冰冷的刀子,而這次既進出冷水也浸泡溫水,在幽默嘲諷之餘,亦充滿含蓄感性和釋懷的溫暖。

不同於一般傳記電影,以民謠歌手 Dave Van Ronk 為原型,多樣取材呈現六o年代格林威治村民謠歌手們的生活方式,其音樂曲風、工作氛圍、頹廢或掙扎,描繪精準顯現一代樂人。令我想到另一部我鍾愛的音樂電影《I’m Not There》,亦以奇特神秘的多段敘述,融合真假時事描寫 Bob Dylan 的音樂人生,亦同有某種更真實的寓意。

關於生活或藝術,說得實在不能太多。藝術家就是我們想像得這樣嗎?窮迫潦倒關心社會,和生命打賭?說退出就退出,開始「正常人生」?生活的切片總是太理所當然又被人忽略,一如一場無疾而終的旅程。當太多人都只想看溫情勵志或富含教育意義的電影,《醉鄉民謠》顯得真實而真誠。
Llewyn Davis 是落魄的民謠歌手,日子可說是一團亂一坨屎,他既堅持又妥協、是爛人也是自尊之人,守著那隻千變萬化又懶傲的橘貓猶如最後的野性。配樂好聽不用說,Oscar Isaac 的演唱太令人驚豔,其頹廢氣質也將自私又誠懇的 loser 詮釋完美。《醉鄉民謠》如夢又如常,畫面時而冷涼時而朦朧溫暖,優美、悲傷、神秘而節制,精準刻劃生活苦愁,不多不少。

撰稿:林易柔

圖片提供:聯影電影

醉鄉民謠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