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傍晚,我們和 1976 的團員約了在「阿才的店」碰頭,這間位於台北金山南路和仁愛路交界處的熱炒店,過去因為黨外人士常聚於此而被稱作「民主聖地」,如今人們為了感受斑駁的復古風情和那一段桀驁不馴的歷史而來,這裡也是主唱阿凱非常喜愛的熱炒餐廳。
這天拍攝時,貝斯手子喬被攝影師指定要求進入一種「剛吃完下午茶而對於晚餐興致缺缺」的情境,鼓手大師兄則須扮演飢腸轆轆的角色;孰料開飯後,只見子喬非常專心地進食,很快地便又多要了一碗白飯,而大師兄卻是慢條斯理地喝著啤酒,偶爾才吃幾口,眾人不禁玩笑說其實剛才吃了下午茶的是酷酷的大師兄。

團員四人吃飯的時候並不怎麼交談,在鬧烘烘的熱炒店裡顯得安靜異常,問他們吃飯時都不聊天嗎?阿凱回道:「對,剛開始我們全都會變成『吃魔』,會一直吃,一直吃,吃一陣子之後才講話。」那麼誰用餐的時候夾菜最具有攻擊性?
「大家都還蠻禮貌的,但我通常是吃到最後清菜尾的人,我比較節儉。最早收筷的應該是大師兄。」阿凱說。顯然大師兄更重視喝酒。
「他是少量多餐啦!」子喬插話。怎麼聽起來很健康?
「對,他玩養生搖滾。」阿凱補充。
大師兄飯量雖然不多,但其實最常混跡於熱炒攤的還是他,特別偏愛市民大道上的「百味」;吉他手大麻通常會去光復南路的「小林海產」;阿凱毫不令人意外地都與朋友約在「阿才的店」;子喬則喜歡長安東路的「臨洋港活海鮮」。
至於四個人相約吃過、令他們一致印象深刻的,是高雄新興路上的「忠孝澎湖海產」,他們去高雄表演的時候,經常順道去吃,招牌菜金瓜米苔目每次必點,不喜歡吃花枝的大師兄還稱讚這間店把花枝料理得很軟嫩;話題至此,大師兄突然略顯為難地說:「還是不要寫進報導好了,怕太多人跑去。」大麻立刻吐槽:「你以為別人不知道這間很好吃嗎?」

到了熱炒店,人們都會出於慣性點一些愛吃的菜色,而 1976 團員各自的心頭好又是什麼呢?
「我一定會點的大概是炒飯、炒麵吧,百味的炒飯很棒。」大師兄不愧是百味的死忠支持者。
「我覺得阿才的宮保皮蛋做得很好吃,炸過的皮蛋用乾辣椒去炒,很舒爽。」阿凱對於阿才的熱情也不遜色。
「我都會點菜脯蛋,或是九層塔蛋這種比較下飯的菜。」大麻說道。
「我喜歡海瓜子。」子喬不知為何略帶靦腆的宣告,惹得眾人發笑。

全臺灣的熱炒餐廳千百家,這種獨特吃食風景的來由已不可考,倒是每個人心中對於「一間熱炒店該有的樣子」都存有一幅理想的畫面──大麻認為一定要有酒促小姐穿梭在桌椅間;子喬覺得應該擺放那種小小的矮桌、矮椅,大夥縮在一塊兒吃飯才有氣氛;大師兄只要看到店家供應「18 天台灣生啤酒」就心滿意足了;阿凱最完整地形容了熱炒店獨具的臺灣味:
「羅斯福路上 Revolver 酒吧旁的『打咔海鮮』,就是我認為很典型的熱炒店,白色的日光燈,店裡有魚的櫃子,所以聞得到魚腥味,然後地板有一點黏,大概是啤酒翻倒在地上的結果。這樣就是臺灣的感覺啊。」

採訪:周項萱

撰稿:周項萱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音樂 1976 飲食 熱炒 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