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培慧是一個會在臉書上祝達賴喇嘛「生日快樂」的奇特女生,問她是不是對藏傳佛教有所接觸,她說:「其實沒有,一方面是好玩,另一方面是覺得他是世界上很重要的精神領袖。」
說到精神層面的事情,紀培慧其實曾有過許多玄之又玄的經驗,例如 2014 年在新加坡拍攝驚悚影集《詭戀》(Grace)期間,她第一次確認自己與另一個世界存有連結。此後,彷彿她內建塵封已久的超強天線被啟用,時不時就能接收一些「鎖碼頻道」的訊息。

紀培慧絲毫不排斥與我們談論這些話題,於是這次訪談,我們特別邀請 BIOS 編輯的神祕友人 R 一起加入談話,R 具有人們俗稱的特殊體質,看得見人身上氣場的顏色,同時也對神祕學、靈氣治療、塔羅牌等領域有些涉獵。透過 R,我們得以用全新的角度觀看這位新生代演員。對於紀培慧而言,與 R 交談一個多小時,雖說是一場安排好的訪談,卻無疑是一趟探索自我的奇異旅程。

「你冷氣不要開那麼強!」──天線接通中

去年夏天,紀培慧到台南拍戲,趁著空檔四處閒晃,偶然經過一帶市容陳舊的街區。那是有點狹仄的巷衖,昏暗的旅社門口外,幾位中年女子散坐著聊天。那一股老舊、神祕的氣氛,彷彿一道薰煙裊裊地引領她到了悠遠的年代,紀培慧因而被深深吸引,遂逗留了一會兒。不料,當晚她便在飯店的床上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要準備入睡時,突然感覺到被壓,整個人都動不了,但是我的意識很清楚。我看到一個燙著濕濕小卷髮的阿姨,她站在冷氣開關旁邊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看著我。那個情況有點陰森,但又感覺她沒有惡意,所以我其實不太害怕,只是很想趕快起來。」
原來,那夜裡意外的邂逅不是登徒子的唐突,也不是瘋狂粉絲的過分熱情,而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祂」。
「掙扎到後來,她可能覺得我快要掙脫了,才突然開口說:『你冷氣不要開那麼強!』然後咻地鑽進床頭旁邊的衣櫃。我起來後立刻打開衣櫃,發現裡面的衣架還在晃動碰撞,我心想:拜託喔!誰知道你們的舒適氣溫是幾度啊?」
好不容易擺脫鬼壓床的紀培慧,發現自己全身都是汗,整床的棉被都被浸濕了。後來回想自己那天下午在老舊街區閒晃時,內心似乎曾經冒出一些調皮的 OS,或許因此不小心觸犯到當地的靈魂,晚上才會被教訓。

還有一次,她睡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當天清晨四點多,她的室友出國了。室友出門前那一晚因為被鬼壓沒睡好,就在自己房間內燒了艾草。室友離開之後,紀培慧被「磅」的一聲巨響嚇醒,再度發現自己全身動不了。發出巨響的是一個朋友寄放在她家的樂器,紀培慧原本放得十分穩當,它卻硬是倒下。

隱約中,紀培慧看到兩名男子,一人坐在屋外的樓梯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得到房子外面!」),另一人就站在倒下的樂器旁邊,看起來非常不悅。後來坐在樓梯間的那人說:「好了啦,可以走了啦!」站在樂器旁的男子才不甘願地穿透牆壁離開。「我一醒來想到只有自己在家,就覺得超恐怖的!我猜可能是艾草熏到他們,所以他們才不開心。」
除了遭遇這些較為明確的形體,紀培慧也常常在入睡前聽到模糊的說話聲,對於她身上這些開天眼的初期徵兆,R 的建議是,在身心準備好之前,應該要與祂們劃下界線,特別是遇到那些自我意識強烈的靈體時,更要明確地與祂們保持距離。紀培慧現在的狀態,就像是轉換廣播頻道,不小心轉到一個奇怪的電台,卻還沒完全接通,一旦訊號通暢之後,她可以自由地選擇接收或關閉,但最好不要嘗試聽清楚接通前的那些雜訊。

念力太強,小心許願

紀培慧的天線,除了接收另外一個世界的訊息,似乎也能上傳她強烈的執念,認真許願的話,經常能實現。像她因而如願地抽到尾牙的紅包大獎,但同時也意味著她的怨念特別容易被傳遞出去。「我曾經很討厭、很討厭一些人,結果他們後來不是車禍,就是生重病。」
更讓人稱奇的是,有一次她搭計程車,司機在車上一直帶給她許多負面的情緒和能量,當下她無所遁逃,感覺既委屈又難受。
「所以我就對上帝還是誰說『不管怎麼樣拜託讓這一切停止吧!』結果沒兩秒,就有一輛酒駕的車從計程車的左前方撞上來!整台車的車頭全毀,車身還就地旋轉了兩圈,我眼中的畫面都變成慢動作,彷彿是電影《落日車神》會出現的情景,車子裡所有的東西都飛了起來,司機的頭也跟著衝撞的力道歪到一邊,我就想這─也─太─誇─張─了!」
那次經驗讓紀培慧意識到自己的恨意或許特別容易被接收,所以她從那之後總是很小心地許願,畢竟負面的意念發散出去,也會反彈回來傷害到自己。
對於認識到這一部分的自己,紀培慧驚訝(又驚嚇)卻也感到新奇。她像是第一次造訪新世界的孩子,關於自己,還有好多好多要去探索,要去了解。在與 R 的交談中,她的這一份好奇越長越大,就連「靈魂出竅」這種類似瀕死經驗或是一般來說可能會被判定為精神疾病的現象,紀培慧也總被挑起興趣,直說:「欸?真的喔!?越來越吸引我了啦!」
「不在地球上」,這是 R 對紀培慧的形容。天線接通後超強的下載跟上傳效能,或許沒有讓紀培慧想要逃離這個世界,但是 R 擔心她在原神穩固以前持續與「祂們」互動,久而久之可能會被帶到奇怪的地方去。
「你自己要練習──」R 的話還沒說完。
「練習活在地球上?」紀培慧便脫口而出。

新意識的凝聚,格格不入的外星人

其實,紀培慧總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星球。她那新鮮躁動的靈魂,往往難以理解複雜而深邃的社會規則,而嫻熟於這個世界的人們,看待紀培慧的怪異,也覺得她彷彿是一個外來者。
紀培慧曾經問過一位來自阿姆斯特丹的靈氣治療師,她想知道自己和室友前世的關係是什麼,為什麼這輩子有緣能當室友?「他先跟『上面的人』聊了一下,因為這是禮貌,聊完之後他說:『欸,你是第一次來到這裡耶!』原來我是 newbie!我室友還在一旁吐槽說:『難怪你這麼白痴。』」
所謂的「第一次來」,指的就是第一次進入人間的循環,根據 R 的說法,這意味著紀培慧的靈魂是宇宙間新興凝聚的意識,沒有前世的積累,活脫脫是一個地球新鮮人,無怪乎她總覺得自己與人群格格不入。
──原來是真的,紀培慧真的是這個世界的新手。

這種無法融入人群的不協調感,在紀培慧體內形成一股失衡的能量,竟也直接對她的生理感受造成影響。R 感應到紀培慧左邊肋骨下方的腹部有個空洞,她連忙驚呼:「我那裡常常在痛欸!而且阿姆斯特丹的那個靈氣治療師,他也說過我的左腰很有問題!」

左邊腹部不明原因的疼痛,無論看中醫、西醫都檢查不出任何結果,她察覺到可能必須調整自己的心理狀態,曾經嘗試透過靜坐來紓解身心壓力,卻沒拿捏到要點。
「腹部會痛其實是能量不協調,可以試著靜坐,你的意念要感覺自己不斷地深根深根⋯⋯往下長到地心都沒關係。」R 傳授她訣竅。
「不是要往上飛喔?原來我一直搞錯了哈哈哈!」紀培慧就是一個老是想飛走的外星人。
這些不接地、不協調,又一直想要往上飛的外星人心態,讓紀培慧從小就在孤獨中長大,她羨慕同齡的小孩總是可以很容易地交朋友,至今都擺脫不掉的社交障礙讓她遇到不熟悉的人群時,只想自己一個人躲起來。
「我其實很想交朋友,常常覺得很寂寞啊。」一向活潑的紀培慧,講到內心的想望,也不免透露了自己脆弱的一面。
「但那寂寞是沒辦法避免的,在找到同星球的人之前,你交再多的朋友,也會感覺寂寞。像你這樣第一次進入循環的新世代,通常都有這樣的特質,像是有天線、會感應,長期且絕對的孤獨感,也是這個世代的人會有的狀況。除非找到同星球、同世代的人,否則你很快就覺得不新奇、乏味了,乏味和寂寞這兩件事情是同等困擾你的。」R 這一番善解人意的話,觸動了紀培慧的心,她的神情有些激動,許久都說不出話來。
 

適時下交流道,冰島是休息站

從冰島旅行回來之後,紀培慧對那塊純淨之地念念不忘,體內的新生兒靈魂一心寄望未來還能與冰島有更多的連結。R 拿出塔羅牌,讓紀培慧抽了一張,那是一張在塔羅牌牌義中被歸類為「大牌」的「隱士」牌(The Hermit)。
「隱士」恰好象徵著人類追求性靈與智慧成長的過程,勢必要離群索居,與自己的內心獨處。同時,在牌面的圖像上,隱士也是一位累積了足夠的經驗和智慧的老人,謹慎地看著自己腳下的那一步。
所以,R 這麼告訴紀培慧:「你很適合去冰島耶。特別是當你現在的事業達到階段性目標的時候,都應該要去一趟。如果你覺得自己現在需要下交流道休息一下,那冰島就是你的休息站。」
「冰島是我的休息站!」紀培慧聽了樂不可支。
想像一下,如果有機會去冰島,我們可能會在廣闊無垠的冰原、岩地上,遇到正在汲取大地能量、像精靈一般的女子。她可能內建了超強的天線,看起來靈活、好動。也許她是紀培慧──那個住在地球上的外星人。

採訪:周項萱

撰稿:周項萱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髮妝:Yenting

服裝:DRESS CODE(麂皮洋裝、印花襯衫、芥黃大衣、甲蟲皮鞋)、APUJAN(藍色印花洋裝、黑色針織長外套、黑色七分褲)、Aléatoire(珍珠戒指、玫瑰金手鐲)

紀培慧 詭戀 電視 電影 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