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17 年的封面故事輯五裡頭,BIOS 邀請了三位 Instagrammer 來參與此次的晨起攝影創作計劃。BIOS 出了五道題目,請他們各自拍攝一組關於「早晨」的創作,想藉由照片,了解 Instagrammer 心裡的早晨是何種光景。

Day 1. 早晨餐桌上
Day 2. 那些讓你捨不得出門的
Day 3. 等紅綠燈的時候
Day 4. 在路上
Day 5. 還遺留在床上的

4samantha

4samantha 的〈早晨餐桌上〉

"You are what you eat." 一句耳熟能詳的話。
黑蘋果代表了資本主義下文化工業的商品,像是人們每日接收的娛樂。
當日復一日接收大眾媒體的價值觀,思緒漸漸被定下模組。
我們甘願吃下那顆黑蘋果,肥皂劇與英雄電影變成不可或缺的慰藉。
人們喪失主體性,任憑想像力像缺氧般萎縮。

但我們還是有選擇權的,不是嗎?

4samantha 的〈那些讓你捨不得出門的〉

我時常做夢,一個禮拜平均有 3-5 個夜晚會進入夢裡。
有時做惡夢、有時是願望實現的夢,上個月我還夢到自己被恐怖組織追殺。
不過我有個很怪的定律:只要在醒來的五分鐘內,記錄下夢的內容,之後夢的細節就可以很快地回想起來。
若不紀錄,這個夢在五分鐘後就會完全消失,再也回想不起來。

這一個個的光點,就像我做的夢。

4samantha 的〈等紅綠燈的時候〉

通勤是我思考的時候。
我使用正面打光,製造背後立體的影子,像是第二個自己在背後看著。
先前看書時讀到這麼一段:

只有透過與他者的關係,認同才有可能被意識得到。
在這種宣示身份和認同的過程中,總是存有迷失,
不能夠成為他者的迷失,然而卻又必須依賴那個他者來看見到自己,自己的存在。(Peggy Phelan, 1993)

影子像是背後的他者,光點是迷失中的自我。

在成長的過程中,每天都需要重新找尋迷失的自己。
如果能把自己化身為無關的第三人,審視事情時就會有新的看法。

4samantha 的〈在路上〉

自認是一個急性子的人,很多時候會跳躍式思考、先設想後果、重視目的地等,
但近期也體悟到「過程」的重要性,雖然一路上的迷濛過程只有自己知道,但他們非常重要。
你可以不告訴別人你是怎麼開始的,但你自己要知道。

位移就算回到了原點,實際上的路程卻大到無法準確計算。
現在所做的努力都是校準自己的指南針,往更想要的地方靠近一些。
所以把飛機捕捉下來,如同提醒自己「現在在路上,現在也很重要。」

4samantha 的〈還遺留在床上的〉

這是我的夢裡。

6.21

6.21 的〈早晨餐桌上〉

途中左右耳還哼著失眠的情歌

6.21 的〈那些讓你捨不得出門的〉

模擬透明的第二個身份在日光裡

6.21 的〈等紅綠燈的時候〉

拿了角度觀看陪伴自己的明暗

6.21 的〈在路上〉

走了離開都在來不及的一瞬畫面

6.21 的〈還遺留在床上的〉

選了不太懂的哲學闖進感官

_jc.tsai_

_jc.tsai_ 的〈在路上〉

之所以能夠抵達,差別只是在於我們已經出發,前方的晴朗在等著我們,多麼慶幸我們已經在路上。
長大的路好長好長,但我們都不要怕。

_jc.tsai_〈早晨餐桌上〉

一、把早餐吃完
二、打開書包
三、把前一天放進書包裡的大象拿出來
四、放進長頸鹿
五、蓋上書包
六、背著牠去上學,但想辦法不要告訴同學,嘻嘻

_jc.tsai_〈那些讓你捨不得出門的〉

一支牙刷、一些泡泡,一雙睡眼惺忪的眼睛、還有你含著水還是可以被我發現的微笑。

_jc.tsai_〈等紅綠燈的時候〉

預備,起!(偷跑的人就會提早變成大人呦!)

_jc.tsai_〈還遺留在床上的〉

那些最瘋狂和自由的想像,總是留在床頭的夢裡。例如,我們一起玩貓抓老鼠吧,你當貓咪我當鼠;但如果你不想玩了,你就當家,我當你的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