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鮮乳坊的出現改變了台灣人對鮮乳的想像。號稱「最不務正業的獸醫」龔建嘉帶著期許改變乳業市場的心念在募資平台上發起一場白色革命,主打「自己的鮮奶自己救」,讓我們第一次看見,原來台灣乳業還有這樣的可能性——其實每一個牧場都有自己的風味,過去大廠牌的收購、統一成分調整讓我們只記得「濃醇香」卻不知道其中的風味差異。以及「濃醇香」背後,在大廠牌的長期簽約競爭下,第一線的酪農難以獲取合理的利潤。鮮乳坊的出現,也推動了一場小小的消費革命。

這幾年,他們先後與四個牧場合作,並透過不同通路去發揮每一個牧場鮮乳的強項。例如大眾熟悉的嘉明鮮乳,因口味清爽適合純飲,便成為唯一有小瓶包裝、在全家上架。豐樂鮮乳尾韻清甜,適合佐茶,也成為與手搖店合作的主力;幸運兒鮮乳則因消泡程度最慢,成為提供給路易莎等咖啡店的首選,許慶良鮮乳濃厚的韻味則讓大苑子指定使用⋯⋯鮮乳坊透過媒合不同的渠道,試圖將酪農們的心血帶給最合適的消費者。

這些運作的背後,都回到一個信念:如何運用「消費力量」來推動革命。這是從鮮乳坊創立初期就有的理想,因為消費者的選擇,是最持續、最有機會改變整個市場運作機制的力量。今年,鮮乳坊首次推出除了鮮奶之外的產品「純鮮乳玻尿酸 PLUS 優格飲」,目標是持續賦予一級農產品更高的價值。有沒有可能不只鮮乳,持續擴大市場去接近更多消費者,幫助更多不同酪農?還在試水溫的優格飲,是鮮乳坊不斷丟出的解方。

這一步走得很大,除了與生技大廠「大江生醫」合作專利菌種,也在「全家」上市。目的在於持續品牌的關懷,讓鮮乳走過食安風暴,依然是天然的,值得信任的。也因此,不同於市售玻尿酸大多來自雞冠、牛眼萃取與流行鏈球菌萃取液,小小優格飲裏頭包裹的玻尿酸來自母乳分離出的益生菌在發酵過程中自然生成。

從鮮乳到優格飲,或許接下來也還有更多更多的改變,從這塊土地開始,消費者們知道有所選擇,也讓第一線踏實的生產者們得到合理的報償。改變的過程裡,我們學會認識這塊土地產出的風味,知道不只水果、稻米,我們也有值得驕傲的鮮乳,進而辨識不同水土養成的細緻滋味。讓每一天的消費,都成為價值觀的選擇。

圖片提供:鮮乳坊

責任編輯:溫若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