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田馥甄的《My Love》,林宥嘉的《美妙生活》之後,中國獨立攝影師「編號 223」 ╳ 聶永真再次聯手出擊,翻看最私密的肉體與心靈,挑戰感官極限、拆解目光與理解!

鏡頭下大量毫不隱晦的被攝者私生活樣貌、情色裸露與恬靜城鄉的挑釁對比、死亡與敗壞的物件的散文式羅列,完整翻看 80 後中國青年,私領域裡直白展示的一只只身體、關係、疏離與依存。

喧嘩住在孤獨的隔壁

有別於去年推出日本攝影師森榮喜《tokyo boy alone》作品的潔癖、乾淨與孤寂,永真急制書系今年推出北京新銳攝影師林志鵬(編號 223 )的攝影集《編号223》,則以一種毫不隱晦的主動挑釁、私密的生活樣貌與情色裸露,帶來完全反方向的侵略式風格。從去年的東京到今年的北京,聶永真繼續以台北做為最主動的前端編輯台,不做海外譯版的轉運站,編集亞洲最具潛力與話題性的攝影師作品。

為什麼是森榮喜、為什麼是編号 223?

因為「感覺」這種東西是很抽象以及欠缺邏輯的;因為我們聞到了不一樣的空氣、因為這是敏感跟喜好的祕密聚會,因為這個時間點就是他們了。每一個潛在的未來的重要 icon,都該有夠厲害的第一本書不是嗎。
──主編/聶永真
 

關於「編號 223」

本名林志鵬。生於廣東,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畢業,主修金融英語,現居北京。影像創作人,自由寫作者。其個人博客「北緯 23 度」持續發表個人影像作品和文字,關注新生代流行文化和生活狀態,累計點擊率高達百萬次。他於多年的時尚創意類雜誌編輯工作後成為自由攝影師,擔任《Vice》、《S》、《VISION》、《城市畫報》等多本時尚創意雜誌的攝影,亦與 United Nude、Converse、Glaceau Vitamin Water、Bacardi等商業品牌合作平面廣告拍攝。

2004 年開始使用膠片口袋相機,拍攝形色、生活和成長的任意事情。2005 年開始獨立出版個人攝影集系列《My Private Broadway》,至今已發表三集。2007 年創辦獨立時尚創意雜誌《TOO》,開始拍攝視頻短片,已完成《山什》、《壹場》和《蒼耳》等作品,2012 年創辦獨立 Zine:《VERSATILE》。其攝影作品入選《3030 :NEW PHOTOGRAPHY IN CHINA》、《大象》、《Back to Black & White》、《TELL MUM EVERYTHING IS OK》等攝影書冊。

國際媒體推薦報導

林志鵬用王家衛的另類經典《重慶森林》中,金城武飾演的失戀警察角色將自己命名為「編號 223」。對國際時尚雜誌的狂熱讓他開始隨手自拍,而後又拿起 Lomo 相機拍下他朋友圈的各種即景。他們的友情和成為全球青年文化一環的渴望,使林志鵬得以捕捉到許多在不久前的中國根本難以想像的影像。
(Magliaro,Joe,〈223〉,《Theme》,紐約)

歸納出 223 的作品主題是:私人派對 snap shot,朋友之間刻意的凹造型,富電影劇照感的 pose 與個別軀體特寫。在這些照片之中,「演出」的成分極高,被攝者似乎都有渴望被拍的意識,並且會隨手拈來不同的現實道具。

(李照興 Bono Lee,《Chic China Chic》, Hong Kong)

223 的作品發掘了中國新的生活方式,讓觀看者採取一種個人化的視角,進入那些青少年和年輕人的家裡和經常聚在一起唱歌、抽菸、洗澡、呼麻和刷牙的地方。有時他們裸體,這在中國到現在還是禁忌,但因為編號223自費出版,所以他可以愛印什麼就印什麼。

(Sarah Fakray ,〈北京的新面孔〉, 《Dazed & Confused Magazine》,倫敦) 

林志鵬的作品訴說的是年輕的故事,又或者該說是情感的故事,對於一件物品、一個人、一個故事的情感,激起了創作的靈感,和他拍照的動力。技術永遠不重要,關鍵是感受,如果做甚麼事情沒有愛,那只會變得結構粗劣和麻木。

(Nicki Xiao,〈時尚第三隻眼〉,《 Design 360° Magazine》,香港)

關於「永真急制」書系

做自己獨立與前衛的思考,以台北為前端編輯台,用敏感的眼界跟視線,出版統籌亞洲暨國際間最具潛力與話題性的攝影師及藝術家作品。不做海外譯版的轉運站,討厭後知後覺。你聞到了嗎?這裡有跑得比別人快的興奮空氣。

資料提供:自轉星球文化

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