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文學獎去年頒給 Bob Dylan 時曾引發軒然大波。針對一個歌曲創作者到底是否有這個獎項的資格、歌是否是一種文學等等問題,也因此有了激烈的討論。Bob Dylan 本人對此話題的處理曾被批評過於怠慢,去年的頒獎典禮也請代理人 Patti Smith 代為出席領獎。不過,公開信的內容提到:「我從來沒有時間自問一句:我的歌是文學嗎?所以,非常感謝瑞典學院,不但花時間思考了這個問題,並且最終提供了如此美好的答案。」

四月時巡迴演唱到瑞典時,Dylan 終於正式拿到了他的諾貝爾獎獎牌和證書。頒發過程應 Dylan 要求,並沒有開放給媒體參加。不過,要完成整個領獎過程、領到獎金,還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必須在 6 月 10 日前發表一場演說。協調之後,Dylan 決定要公開發表錄音檔,於 6 月 4 日在洛杉磯錄製,現已在網路上公開。

錄音一開始同樣從「我的歌是文學嗎?」這個問句起頭:「在接受諾貝爾文學獎的時候,我有了這個機會來去思考:究竟我的歌曲是如何和文學連結?我想要去思考這件事,去找到那個關聯。接下來,我要試著將這件事向你仔細述說這件事。」

接著,Bob Dylan 提到在音樂方面對他影響甚大的人,像是 Buddy Holly、Leadbelly。他同時也提到影響他創作的文學作品,包含梅爾維爾《白鯨記》(Moby Dick)、《西線無戰事》(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以及荷馬的史詩《奧德賽》(Odyssey)。

「這些書所闡述的主題,以他們自己的方式進入我許多歌曲裡,有時候是有意識的,有時候我並非刻意為之。我想要寫的歌,是沒有任何人聽過的,而這些主題便是基礎。」

“If a song moves you, that’s all that’s important. ”

談完以上作品後,他反問,那這一切有什麼意義呢?並接著說:「如果一首歌打動了你,那這就是唯一重要的事。我不需要知道一首歌的意義是什麼。我已經把各種東西都寫進我的歌裡;我不會再去擔心,所謂『意義是什麼』這種問題。」

「我不知道一首歌代表了什麼,但他聽起來很棒。你會希望你的歌聽起來很棒。」

「我們的歌曲在現世是活著的;歌曲和文學並不一樣,他們是要被唱的,而不是被閱讀。」

「莎士比亞劇本裡的字句也是要在舞台上被演出來的,就像歌曲裡的歌詞是要被唱的,不是在一張書頁上被閱讀。我希望你們之中有些人可以有這個機會,用這些歌詞最初該被聆聽的方式去聽他們,在演唱會、唱片,或現在人們聽音樂的各種方式。」

最後,他以荷馬的話作結:「從我體內歌唱吧,噢繆思,透過我來說這個故事。」

"Sing in me, oh Muse, and through me tell the story."——Homer.

撰稿:溫若涵

新聞來源:1 2

圖片來源:1

BobDylan NobelPrize 巴布迪倫 諾貝爾文學獎 白鯨記 西線無戰事 奧德賽 荷馬 文學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