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夏日的啤酒與玻璃杯上微微冒出的水珠,杯中彷彿是金黃透徹、液體化的陽光,一飲而盡好像也就不那麼熱了。貨架上一字排開的 KIRIN、SAPPORO、SUNTORY、ASAHI 等琳琅滿目的品牌,又各自神展開成生啤酒、黑啤酒、一番搾以及添加果汁的氣泡酒飲。讓人難以想像的是,如此之多的日本啤酒,其實是從十九世紀晚期才開始發展的「維新」產物。不同於土生土長的清酒,究竟日本人是如何收編這晚到的酒類,還讓它成為日本夏日風景的不可或缺?

事情要從幕末說起。江戶時代的德川幕府因「島原之亂」中有大量基督教徒參與,頒布鎖國令。直到兩百年後的1853 年,著名的「黑船」來到,日美簽訂《日美和親條約》(又稱神奈川條約),開放位在日本東南的下田港與北海道的箱館港,作為太平洋的燃料與戰略中繼站。舊日本與新日本之間,只剩下一線之隔;早先作為珍稀舶來品的啤酒,也漸漸在日本紮根。

 

明治維新風起雲湧,啤酒的安身立命

進入明治時期(1867-1912)後,隨著不平等條約簽訂及與外國的頻繁交流,日本境內居留的外國人數也逐漸增加。1870 年,挪威裔美國人柯普蘭在橫濱成立了 Spring Valley Brewery,正是現在麒麟啤酒(KIRIN)的前身。

同時,別忘記早早開放外國人駐留的北海道箱館。北海道從幕末時期開始,就成為殘餘勢力的去處。新政府基於蘇俄威脅與戰略考量,任命黑田清隆為「開拓使」,拉攏失業的武士們放下武士刀、拿起犁鋤,在甚為荒蕪、酷寒的北海道發展農工業,札榥(SAPPORO)啤酒因此誕生。

1873 年,明治維新政策所派遣的岩倉使節團,帶著釀造技術返回日本。當時的日本,不僅在軍事上、工業上力求進步,在文化上與經濟上,更是不計一切地希望能夠擺脫幕末的衰弱,與待人宰割的屈辱。

從啤酒(ビール)開始如何?金黃、帶氣泡,洋人們當成水喝的飲品,喝得樂陶陶,喝得喜孜孜。若能夠在國內生產啤酒,甚至外銷國際,不僅可以構築文明世界的享樂生活,更能開啟工業生產與貿易的新紀元。1876 年,日本啤酒史上的傳奇人物、17歲就冒著被處死危險違反禁令偷渡出海看世界的中川清兵衛,從德國習得 Lager 啤酒的釀造技術回到日本,被黑田任命為初代釀造技師。

SAPPORO 初代釀造技師:中川清兵衛

1880 年後,懷抱著超英趕美的期待,日本各地的啤酒廠如雨後春筍冒出,正是啤酒的戰國時代;各取各的水源,各釀各的酒。其中以朝日(ASAHI)啤酒的前身「大阪啤酒」、東京區域生產惠比壽(EBISU)啤酒的「日本麥酒」,以及在北海道形成「小麥生產-釀造-消費」一條龍的 SAPPORO ,最為知名。

然而天下版圖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一片競爭激烈的啤酒戰國裡,許多小酒廠因為稅制而被迫倒閉。其中陷入危機的三井系實業家馬越恭平,向內閣提出整併啤酒廠的建議。大阪麥酒、札榥麥酒與日本麥酒,全都在 1906 年成為「大日本麥酒」底下的品牌。百家爭鳴時代結束,日本啤酒正式進入一統的「大日本麥酒幕府」。

大正時代,逐漸開始接受西方文化的日本國,咖啡廳、喫茶店妝點著近代化的街道,隨著受薪階級、中產階級的增加,啤酒的釀製技術與需求,也日漸成熟,啤酒之於日本國民,已不再陌生。然而經濟榮景並未維持太長,在 1949 年二次世界大戰後,種種為修復國內創傷的政策頒布,其中包含處置財閥的「反壟斷令」,大日本麥酒聯合的統治也就此告終。

找到自己的味道

戰後日本已是另外一種面貌,ASAHI、SUNTORY、KIRIN,甚至曾經從歷史上失去招牌的 SAPPORO,都拾起自己的品牌,重新開始攻城掠地。1990 年代後,小型釀酒廠開始得到獨樹一格的地位與關注,例如新潟的 イチゴ(ICHIGO)ビール ,便以米釀、上層發酵與風味豐富的產品聞名;長野輕井澤的 YOHO BREWING,亦推出了口感滑潤、帶有焦糖香氣,入口以後彷彿珍珠般滾動著,甚至可以常溫品嚐的よなよな(YONA-YONA)。

不遠的沖繩縣,也在美軍統治期間,以當地山泉釀造口感清爽明亮、色澤清淺、極為順口而適合搭配新鮮海產的 ORION 啤酒。除了在沖繩市占率極高,以及在當地重要的「首里城祭」推出限定外裝之外,與朝日啤酒合作以後,也逐漸開拓海外市場,如今在台灣的商店,也能夠買到使用分佈於琉球、台灣一帶的扁實檸檬(シークヮーサー)釀造的柑橘調發泡酒,它的風味清爽、細密的泡沫帶來舒服的刺激感,幾乎不帶苦味,是非常適合搭配小菜、堅果或者米果的啤酒。

雖然歷史並不長,但如此眾多的日本啤酒,也是相當賣力才有當今的繁華面貌呢。你最喜歡的夏日啤酒,是哪一款呢?

 

撰稿:FYH

新聞來源:SERIOUS EATS brewers association of Japan

圖片來源:1 2 3

啤酒 日本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