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三日午後,《十三聲》台北最後一場演後,大批觀眾不願離去,在大廳等候座談會開始,鄭老師出現,一一回答觀眾寫在紙條上的問題,終於來到那個一定會被問到的定番題:「十三聲的創作過程是怎麼樣的呢?」他說:「好像才在開始計畫、發想,結果一眨眼,就到了今天這裡。」

進入《十三聲》的世界,彷彿必須快速接收所有屬於這個時代的切片,從練習、彩排、宣傳到終於看到完整版,像活生生被音牆推倒、無預警地被某人牽著手拖進一場目眩神迷的地下 party,那種夜晚是你當下還無法反應,但事後當你回到人界,四下鳥語花香安詳無比,你會心想:「靠,我剛剛經歷了什麼?!」我們活在二十一世紀已經十六年,混搭與跨界已是常態,然而《十三聲》是一個新的開始,他代表著新語言、新訴求、立即與互動的溝通方式,害羞的陽剛、佝僂的唯美、以及有同儕愛的個人主義。

雲門 2《十三聲》

台中中山堂 3.18—19(五)19:30(六)14: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3.25—26(五)19:30(六)14:30
高雄大東表演藝術中心 4.1—3(五—六)19:30(日)14:30

詳細活動資訊請參考雲門 2 網站

資料提供:雲門

表演 雲門 十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