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左線道一路奔馳/看著那些背後擦身而過的紅燈/我知道我們不該這樣/但我忍不住想知道⋯⋯」

充滿青春情懷的歌詞,搭上迷幻的合成器聲響與誘人的吉他撥奏,讓來自韓國的 ADOY 在去年的貴人散步音樂節上廣受台灣樂迷好評。今年三月底,他們將應貴人散步音樂節的邀請,再次來到台灣與同樣深受樂迷喜愛的 Manic Sheep、雷擎共演,準備在台北、台南掀起一股亞洲浪漫風潮。

ADOY 全美戲院

ADOY 全美戲院

成軍於 2016 年的 ADOY 由主唱兼吉他手 Juhwan、合成器手 Zee、貝斯手 Dayoung 與鼓手Geunchang 組成,原先來自不同樂團的他們在各自的樂團解散後聚在一起,借用主唱所養的貓「YODA」之名開始製作音樂。

以「大眾獨立」(Commercial Indie)自居的他們,巧妙地打造令人印象深刻的旋律,而仔細聆聽樂曲之間的聲響編成,卻又能從中發現精巧而特別的細節。除了在獨立音樂圈演出以外,他們也曾出演「柳熙烈的寫生簿」等韓國流行音樂節目,使得 ADOY 在成軍的短短三年間,便獲得極高的人氣。

聆聽他們在 2017 發行的首張作品《CATNIP》,可以清楚地捕捉 ADOY 音樂裡關於青春的母題,他們在令人放鬆的旋律裡,用簡單卻畫面感十足的英文歌詞,描繪著那些已經逝去而仍然燦爛的青春紀事。

ADOY 全美戲院

ADOY 全美戲院

而 2018 的 EP《LOVE》延續青春的主題,音樂上則添加了一點冷調,比起第一張作品的繽紛絢麗,這張 EP 更像是從深夜計程車電台傳來的復古聲響,聽著音樂、凝視著安靜的街道,想的是炙熱的年少回憶。

也許 ADOY 能這麼打動人心,正是因為他們在音樂裡的細細堆疊,為我們紀錄了那些無法再重來,卻歷久彌新的青春記憶。這次我們有幸透過 Email 訪問到長時間在工作室忙碌的 ADOY,與我們分享他們最近的生活狀態:

Q、從上次貴人散步音樂節之後,這段時間你們都在忙些什麼呢?

我們最近都一直都待在工作室裡工作,在音樂上做一些新嘗試,也在韓國表演。其中最有趣的,是我們在眾多偶像團體之中,從首爾音樂獎上得到了一個獎項(註:為評審委員特別獎),還兩度出現在電視上!

Q、上次的音樂節裡,你們的表演被台灣的歌迷大力讚賞,在台灣表演感覺如何?

我們雖然只在台灣表演過一場,不過這對我們來說絕對是個好玩的經驗!我們在一家老舊的電影院(台南全美戲院)表演,底下擠滿了人。我們的 VJ 那次沒有跟著我們來,所以背後的影像跟我們原本想要呈現的不太一樣,不過這沒什麼,因為台灣的樂迷實在太棒了。

Q、據我們所知,所有的團員皆來自其他的樂團,而這樣的經驗是否也在音樂上影響到你們的創作?

在音樂性上,我們不太確定這樣的背景是否對現在的我們有什麼影響。不過對我們來說,過去組團的經驗的確對現在幫助很大,因為事實上,要讓一群人能夠聚在一起,並且著手加入一場改變人生的旅程,其實比大多數人想的都還要困難,而過去的經驗讓我們理解到了這件事。

Q、哪些歌手、音樂人或樂團啟發你們最多?

Zee:在這個時間點,我會說是 The Prodigy。在我寫下這段文字的前一天,Keith Flint 過世了,這讓我感覺非常的詭異而陌生,因為我是聽著他們的音樂長大的。

Geunchang:Tame Impala。他們的音樂裡有著非常獨特的聲響,而且旋律非常的美麗。

Juhwan:David Bowie,對我來說,他是最好的音樂人。在音樂上,他總是嘗試著不斷演化,並且在歷史上創造出自己的特色。

Dayoung:我其實並沒有受到太多其他音樂人的影響,比起他們,我愛的人影響我更深,而我想這是因為愛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Q、你們的歌有非常厲害的樂器編排與聲響,想知道你們是如何寫出並編好這些歌的?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些製作上的點子與過程嗎?

說真的,這取決於每一首歌。我們的歌曲大多是以合成器作為基底,所以如果有人有了新的點子,通常我們會從適合這個想法的合成器聲響下手,然後所有人再從這裡加入。舉例來說,當 Zee 做了一些合成器的旋律時,Dayoung 就會在角落寫貝斯的節奏,Juhwan 則在另一邊唱些不同的旋律,而 Geunchang 開始思考如何用鼓填滿。

但同時,我們也有像是〈Balloon〉這種以吉他主奏的歌曲。在創作上,我們還有一個小秘密,那就是我們會疊上一層一層的合成器,讓它們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已經預設好的聲音。

Q、為什麼你們選擇以英文,而非韓文來創作歌曲?在未來你們有打算用韓文寫歌嗎?

沒有特別的原因,除了單純因為英文在我們的歌上聽起來更好。我們有一首還沒有發行的歌是有韓文歌詞的,我們經常在表演上演出這首歌。所以我們對未來是否會以韓文創作保持開放的態度。

Q、在你們的歌中經常描述青春的情感,對你們來說,有沒有最難以忘懷的青春回憶嗎?

Zee:第一次用自己的錢買 CD。那是在 1999 年,而那張專輯是 Smash Mouth 的《Astro Lounge》。那是我專輯收集嗜好的開始,但我現在已經不知道那張專輯跑去哪裡了,真令人難過。

Geunchang:我記得在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裡,我常常跟朋友出去喝酒,當個夜貓子。因為我已經再也沒辦法那樣子生活了,所以這變成了我的回憶。

Juhwan:關於我跟朋友偷偷潛入漢江游泳池游泳、喝啤酒的夏日回憶。

Dayoung:我記得我跟朋友們會整夜出去喝酒,從一間酒吧晃到另一間酒吧,即使大家都累了,也沒人回家。我們還會在天色漸亮時,趁著告別前去拍大頭貼。我們至今仍然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做出這件事,我想大概因為是我們那時候還年輕吧。

Q、你們接下來有什麼計畫嗎?

目前最要緊的事情是發行更多的歌,所以我們應該會花更多時間在工作室裡。不過我們仍然有一些預定的演出,包括兩場三月底在台灣的演出——一場在台北,一場在台南!

【2019 貴人暖身趴】

貴人散步音樂節 貴人暖身趴

台南場|
時間:2019/3/30(六)19:30
地點:拾壹庫 U11 Performance Art Space
售票:KKTIX

台北場|
日期:2018/3/31(日)19:30 
地點:傳 Legacy
售票:KKTIX

撰稿:陳關文 Guan Chen

圖片提供:貴人散步音樂節

責任編輯:陳芷儀 Rachel Chen

ADOY 韓國 音樂 獨立音樂 貴人散步音樂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