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綺陽一走進會議室,開朗隨性地說:「不好意思喔我今天隨便穿,沒有要拍照對吧!」她帶著隨身小電風扇,髮絲恣意飛舞,坐定便尋找充電插座。

詹朴恆常一身素雅著黑衣抵達,唐綺陽看著他招牌的笑眼感到安心,「目前為止還沒有我這樣身材的人在時裝週,你真是非常大膽啊。」

詹朴與國師唐綺陽在 APUJAN 倫敦時裝週,同是天蠍座的兩人,在《怪奇的時間盜賊》2020 春夏系列以衣料延展身體的質地,洞悉著星象與時間的神秘。

在奇幻的宇宙裡治癒彼此

設計師詹朴自小埋首在科幻與奇幻故事裡,他的創作脈絡常常指向宇宙的悠遠:「這次的主題是《怪奇的時間盜賊》,這個怪盜隱喻的是被偷走的時間,也就是時間的流逝。我們很多季的主題都在講時間的流逝,所以有恐龍、太空梭、時光機⋯⋯,一直想這個奇幻故事裡應該放入什麼角色?有些角色是時間的旅者,這些角色可能是很了解星星的人,這次的秀我們想到最適合奇幻又跟星星有關的角色,就是老師。」

詹朴的設計細膩,心卻很大,誰可以站在時裝秀上?他想的是,那些在各自領域因專業而發光的人:「之前有找過圍棋界的黑嘉嘉,我想為各個領域優秀的工作者設計,讓職人們有更適合、代表自己的形象,幫人說好一個故事。」詹朴像一個實驗科學家,思索布料的印花與材質、延展與剪裁、顏色和溫度,與職人調配出意外的化學作用。

 
 

唐綺陽誠言收到邀請的第一個反應:「我第一個念頭是:他什麼星座啊?我太訝異了,大家很清楚我一路走來⋯⋯你們也是看著我長大吼,我很專注在我的工作上,我的外表甚至是忽略的,比如說忽胖忽瘦啊。」無論是女明星或是女職人,在螢幕形象的胖瘦經常是眾人討論焦點,但這一直以來並不是唐綺陽最在意的事:「雖然有造成我一些困擾,但我並沒有想去改善。第一位就是把工作做好,我想工作做好就會產生一些影響力,這個後座力是我自己很驚喜的——居然會吸引走在時尚尖端的人在我身上發揮我的想像,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禮物。」

其實要與唐綺陽合作,詹朴並沒有太緊張,他說無論是什麼樣的身體,衣服都能找到連結:「我們也只會做衣服,除了做衣服,我們不知道其他接觸人的方法。衣服是我們說故事的方式,衣服會在不同的身體,找到它建立自己的方式。」

這次合作彷彿引力作祟,他們各自帶著星星的故事,被彼此吸引。詹朴對星星最直覺的想像是距離:「我們看到的星星,其實是很多光年以外的星星,說不定已經爆炸不存在了,只是因為距離夠遠,我們能看到星星的光。我對於穿越時間的想像很著迷,很多故事都跟距離有關,超越一定的距離,我們才能感受時間遺留下的產物所產生的厚度跟發光。」星星對唐綺陽來說則是學理的:「我並不在外面看星座,不知道會不會殺死你們的浪漫。我專注在星星這個圖騰上面,更在乎這顆星在 15 度 50 分會發生什麼事,兩顆星之間每差一度的距離都會產生不一樣的可能,我就這樣一頭鑽進去了。」

星星相惜,她國師上身:「很合理啊,我們都是天蠍座,本來就對神秘的元素非常好奇,就算這輩子不會得到答案,但還是會被深深吸引進去⋯⋯」

唐綺陽說天蠍適合「治癒他人」,設計師以美療癒,占星者亦有安撫功能:「詹朴是從設計去探索無垠的宇宙,去找用言語無法表達的東西,我也是啊,我也是一直透過占星,去做無法用言語表達的事。」

天蠍座的守護星是冥王星,上個世紀,冥王星才被發現,它在過去人類肉眼與科技所及範圍,太小太遠。「冥王星還曾被降級為矮行星,不被承認。」守護天蠍座的冥王星,一顆被邊緣化的星座,有重生與毀滅特質,他們在《怪奇的時間盜賊》啟動新的冒險。

很抱歉,我不是渡邊直美

唐綺陽從電視時代走到直播時代,過去,她以「星座專家」成為節目配備,上一次節目可能花至少三個小時,她最後露出約五分鐘的談話時間。2014 年她開啟直播,自己校長兼撞鐘:「我從來不知道我可以哇啦哇啦講兩個小時,原來我可以喔!」她有了個人的小舞台,蘋果肌打光、直播架,民眾明星都在她直播留言求卜。

「一直到 Apu 老師出現,他是要我站出來。我從直播這個個人小舞台,被拉到真正的大舞台上,不習慣是一定的,一走出來就是 360 度被看光光。」她知道站在舒適圈內,永遠準備不及:「我的身材還沒準備好,但 Apu 老師會想辦法讓我安心,我相信了他,也覺得這是自我突破的機會,走出來,站上去。」

唐綺陽喜歡以幽默化解不安:「有江湖傳言,唐綺陽只在直播露臉事有蹊蹺,這次我就可以證明,我是有腳的喔。」

「我對我的身材很自卑啊。可是我有一個自我保護機制,我會幻想別人看不到我,幻想別人只看到我的臉,臉我都顧得好好的,頭髮啊化妝啊,但是只要一站起來我就有點沒自信,我就會先說,不好意思唷我今天隨便穿喔,開始打預防針。其實吼⋯⋯」

唐綺陽想了很久決定出口:「我很抱歉,我就不是渡邊直美。」

渡邊直美以勵志胖妹的形象成名,棉花糖女孩當道,唐綺陽卻還是覺得自己不合格:「她就是接受自己很胖,但大部分的人都幻想自己有一天會變成瘦子,覺得自己正在往瘦子的路上。我就是處於這種狀態,好像很不滿意現在的自己。」

詹朴的邀請打開她的心房:「現在我心裡面有個聲音是,可以了啦,夠了,停止!因為這樣的我也吸引了詹朴啊,他願意為我努力幫助我,這樣的我一定有值得被看重的地方吧?」

唐綺陽站在舞台上蹬上高跟鞋,彷彿用了比常人更多的力氣:「我還是會沒自信,比如我就會說:Apu 呀,給我高一點的鞋!我也知道真正的自信是愛自己,但就是無法一步到位。」

 

美的假議題

美是什麼?詹朴身為設計師,看過許多外在焦慮,他寬心說:「美沒有標準,我想比較重要的是,人們為了美的行為,反映了什麼樣的內心狀態?比如有人過度用心、過度不用心,可能是逃避自己內心什麼樣的感受?服裝本身有它的訊息,但是這個訊息會跟隨穿衣者的狀態改變。」

詹朴認為,外在的改變或打扮,其實都傳遞著渴望被理解的訊息:「我們潛藏了許多的暗號希望被發現,也因此,服裝是呈現人原本的線條,而不是掩蓋。」

他進一步討論:「有人覺得美是自然,素顏是自然嗎?還是假素顏比較自然?還是你做了最適合你的妝感是自然?應該是讓你最放鬆的狀態,才是自然的狀態。化你喜歡的妝,表現自己想表現的狀態,那才是自然。」

說到美的普世定義,既然設下標準,自然有悲傷的成分。曾經受困於美的框架、曾刻意忽視他人眼中的自己,現在她拋開這樣的心思,才能真正面對她喜歡的外在模樣。她問:你們會覺得早起眼睛睜不開黏著眼屎很美嗎?

「以前別人常常覺得我很兇很難親近,也會傳言我很大牌,我就會更努力地笑,後來看到別人拍我我才發現,我真的沒有在笑欸。用別人的角度來理解自己,我就每天外掛微笑程式,笑得很大力。還有,我這個美瞳幫了我很多忙,我的黑眼珠比較小一點,又是鳳眼,動不動人家就覺得我在瞪他,其實我在放空。」

學習用別人的觀點看待自己,其實是從直播開始。

以前上節目,造型師知道唐綺陽喜歡穿襯衫,每一集就給她各式各樣、大碼小碼的、不同顏色的襯衫,「我也不要求,我對外表的不重視超乎你們想像,我不愛運動不願意少吃,其實跟我們是普通人家有關,我父母就是很殷實的人民,我們的生長觀念裡是沒有培養穿衣服這件事的。」

後來唐綺陽直播越做越好,她有了自己的經紀人跟團隊,也開始有許多演講邀約,有些演講兩千塊、化妝師三千塊,唐綺陽索性不想化妝,「我的經紀人給我一個震撼教育,他說你站出來就是你的形象跟專業,很多演講都是有公益與教育目的,賠錢也要做這件事。」

一路以來,唐綺陽鑽研星象,不斷深化自己的底蘊與內涵,外表只是其次:「我以前覺得談外表很淺薄,但是在這個行業裡學習,我意識到外表也是一種語言,不是一定要漂亮或怎樣,而是我好像也在這條路上找到自己的樣子。」

直播讓她對著鏡頭看到自己的臉:「我看到別人看到的我,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她在這種摸索與調整中,開始更有安全感:「以前我問人家哪張自拍好看,我最後還是會選擇上傳我自己喜歡的那張,因為我太自我,別人改不動我。現在我會願意做很多嘗試,是因為我有專業的團隊,我自己也不會因為別人對我指手畫腳而沒有自信。」唐綺陽學會在縫隙中找到更在意美、又不過於遷就的中間地帶,因為對自我有了底氣,也不怕交付給專業。

詹朴和唐綺陽在倫敦時裝週後台。

不耐煩,很重要

唐綺陽樂於接受生命給她的禮物,這次與詹朴的合作不僅是她的新局,也是詹朴的。他說:「其實,我沒有想說要去做一件別人沒做過的事,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然後做了一個比較任性的選擇。」

詹朴常說,「我們是一個對人很好奇的團隊」,因為這份好奇,不善言語的團隊用設計去接觸人,讓衣料與人產生連結,訴說新的故事。

詹朴團隊外觀仙氣很重,星星、恐龍、消逝的時間與奇異生物⋯⋯但對詹朴來說,創作並非一昧倚靠感性:「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對作品很冷酷、對人很溫暖的品牌。我們都會說服裝設計師不是藝術家,是服裝設計的執行者,為了要呈現浪漫的故事,我們的工作因此不浪漫,我們的工作有很多數據、測試、實驗,我們開發、實驗,也整合,嚴格看自己的品質跟效果,即便花再多時間都可以割捨不夠好的東西,那是因為我們想要傳遞有溫度的故事。」

因為嚴謹性格與不喜重複,他注定是一個不斷突破的人。他也在自己的任性裡得到撫慰:「說故事是一個很自我、甚至有點孤獨的事,如果這個行為可以得到一起相信這個故事的夥伴,把這件事具象化,這個過程是很安慰我的。」

唐綺陽說,重生正是天蠍座的關鍵字。「我是做出一個局面、就會開始不耐煩的人,因為已經沒有感覺了,愛玩也很容易厭倦。」也因她處在不斷變動的娛樂產業:「這個不耐煩很重要。倘若我沒有這份不耐煩,我就死在這裡了,不耐煩讓我覺得不對勁,我就會跟團隊商量,我們要不要試著做不一樣的東西?」

無論變化,在唐綺陽的本命裡,有項不變的功課:她很能安慰人。「很多觀眾喜歡在我的直播底下一直留言他們最近過得怎樣,我會覺得,他們把情緒留在這個直播的框框,把生活的苦悶過濾掉,我很清楚他們只會在我這裡脆弱,就用星象去回答社會集體的恐慌跟焦慮,比如前陣子的分手潮,或是社會遇到一些集體情緒的陷落⋯⋯」你會渴望安慰大家嗎?「應該說那是一種本能,那不是渴望,渴望的話是說渴望住大一點的房子(笑),對我來說是使命感。」

唐綺陽想到詹朴其實也有跟自己一樣的使命:「其實衣服最一開始的功能,就是保護不是嗎?」

詹朴:「是啊,衣服最初是為了溫度變化與皮膚保護而生,那是因為我們活在一個相對安穩的世界,自然遺忘這件事。」

唐綺陽:「保護皮膚不要暴露在外,不要被樹葉割到⋯⋯」

以設計與神秘學建構出宇宙觀的詹朴,屏蔽現實對人類的消磨、讓奇幻故事成為保暖的新衣;以星象回答當代人焦慮與憂鬱的唐綺陽、安頓好每顆在社群動態牆上浮躁的心,無形之中,他們都默默抵禦了外部世界對人產生傷害的可能。

【唐國師開示】解答十二星座的外在課題

開創星座(牡羊,巨蟹,天秤,摩羯)

這一組是最在乎形象的星座,美之於他們是有功能性的。比如,他在職場上想增加氣勢,會選擇名牌來幫助自己加強氣勢,因為美就是戰服、武器;或是說他身材很好,也不吝惜展現。他們比較可能用「身體」展現戰鬥力,大熱天還西裝筆挺的人只為維持專業,也是這類人。開創星座不會讓你有機會去攻擊他的弱點,對他們來說形象就是防禦,天生在乎美,比你表象上看到的更在乎他外在的形象。他也可能很重視品牌,他穿 LV 的狀態跟穿平價品牌的衣服是不一樣的,也不介意 logo 被你看到。有一次我拎一個愛馬仕的包,就有一個摩羯座的女生跟我說,哎呀,這個是生化武器。他們會用武器去形容名牌,很有趣吧!

固定星座(金牛,獅子,天蠍,水瓶)

我們對美是有追求的,但是我們心目中的美不見得在外面,像開創星座就是很外顯,但固定星座的美是:我們心裡要認可它是美,我們有自己的標準,比如我現在就喜歡爆炸頭,你覺得爆炸頭很醜,但我覺得很美啊,我開心,我喜歡,我舒服,我的品味。固定星座是有品味的一群,比較不管別人的眼光。但也要小心自己有太獨特的見解,不見得被別人接受。固定星座很像一塊頑石,可能有很好的質地,但也有跟外界失聯跟適應不良的狀況,這種人生要不斷跟外面溝通,去理解自己跟世界看待事情的差異。這是我們行走江湖的困擾啦,有的固定星座會因為一段愛情出現、太喜歡這個人,就失去自我,在棄守的過程,也是一個很悲傷的成長。可能你妥協外在或內在到最後一刻,反而沒個性了,固定星座常常不是零就是一百,課題是怎樣去找中間值。

變動星座(雙子,處女,射手,雙魚)

他們是比較自由自在的一群,沒有一個很主要的基調,會隨著年齡環境去做變化,變化非常迅速,在我看來是最接近流行的一群。很喜歡吸收資訊,美的雜誌常在翻,很能創造美、接近美,你看前兩組都很怪,第一組功能性,第二組非常自我的,但這組就是不斷在變化進化。變動星座是跟外界溝通的族群,所以非常清楚怎麼說話人家聽得懂,也很清楚怎麼傳遞美,自己也玩得很開心。他們的課題可能是太多變,但好在本質是不變的,變動星座的本質比想像中更固執傳統,只是外表有障眼法,看起來很無所謂很新潮很能接受一切,但其實很拿不起放不下,比如遇到一個不太好的感情,一直離不了婚的可能是他們喔。我們固定星座說走就走,放下就放下囉(掰掰),但變動星座們很可能會被綑綁。擅長變動這件事,讓變動星座們太方便逃避,這路走不通,就趕快走下一條路,通了,本來的路就永遠卡在那。這一組就是太聰明,你們會把大智慧用在不要想太多,這件事是好是壞呢?其實就是逃避。

總結:開創星座那組的人,他們就是屬於,你以為他頭髮很亂,但其實他精心弄得那麼亂。變動星座的美是信手捻來,可以很快去做創造。但在我心目中,固定星座是最有品味的 (*´∀`)~♥,不好意思喔。

採訪:李姿穎 Abby

撰稿:李姿穎 Abby

圖片提供:APUJAN

責任編輯:溫若涵

設計 服裝 唐綺陽 詹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