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於樂團崩世光景樂團(Broken Social Scene),並於 2004 年開始獨自創作出輯的美裔加拿大歌手 Feist,以一首於 2007 年發行的〈1234〉開始廣為人知。現年 41 歲的她,近二十年的音樂歷程,發行作品的速度並不頻繁,但每每出輯,總受到海內外樂迷的關注。鮮少到亞洲進行巡迴表演的她,將於 11 月 17 號在香港 Clockenflap 音樂與藝術節演出,很開心這一次在 Feist 到亞洲前,有機會能用電郵的方式,與她聊聊於今年中發行的《Pleasure》這張作品。

新專輯《Pleasure》。

距離上一張專輯《Metals》的發行,已六年沒有新作品的 Feist,這一張新專輯《Pleasure》,是她給自己這六年來的生活所下的命題。Pleasure 中譯喜悅,直覺的聯想,所以這是一張有關傳遞正面能量的專輯嗎?Feist 的答案恰巧相反,近乎是否定的。其實在籌備《Pleasure》這張專輯前,Feist 經歷了很長時間的自我懷疑,懷疑自己究竟為何而唱?甚至是自己作為一位歌手的意義。

「在籌備《Pleasure》前,我一直在想:難道我的人生沒有其他可能嗎?在寫了將近 20 年的歌、做了那麼久的歌手之後,我有沒有可能重回學校,或者去開一間旅館? 我甚至買了一些木工器具,實際做了一張椅子,這張椅子是『真實存在』的,但音樂是『真實存在』的嗎?我不知道。」

以一個聽眾的角度,這些音樂當然確實存在,且影響著許多人的耳朵,它像血液流入生命,讓站在十字路猶豫的人們能夠做出抉擇; Feist 也在一次次的巡迴演出中發現,就算語種不同,她的音樂就像她與聽眾之間的共通語言,能夠交流,也能夠溝通。直到現在,Feist 還是時常疑惑著自己為何而唱,但她已能夠妥善面對這些自我否定的想法,並將之作為肥料,豐富自己的音樂。

新輯《Pleasure》便是在這一連串的自我辯證後、所創作出的音樂結晶。談起這一張專輯,Feist 坦言這是一張揭露自我隱私的作品:「這是一張與以往作品非常不同的專輯,我把自己生命中那些難堪與悲傷的片段寫在這一首首的歌曲裡面,卻給了它一個明亮的名字:《Pleasure》。當我們能夠正視生命中的裂痕,明白有些事物的不可逆性,或許往後就能夠較容易地從所遇到的困境中鬆脫,不那麼執著於某些自己無力改變的定局。」

Q:新專輯《Pleasure》是什麼時候開始製作的?你是否還記得第一首著手製作的歌曲?又是用哪一首歌來為這張專輯收尾的呢?
A:在上一張《Metals》專輯巡演於 2013 年結束之後,我有長達一年多的時間沒有寫任何的新歌,直到 2014 年,才有些片段的靈感在我腦海中浮現,然後集結起來成為一段較完整的旋律。我發現這些歌曲都像在述說著一則故事,有開頭、本文與結尾,然後我把它們揀選起來,成為一首首歌曲。第一首完成的歌是〈A man is not his song〉。

Q:作為一個歌手,你通常使用什麼樂器來創作?在一首歌曲裡頭,通常是曲還是詞先完成?
A:我是個吉他手,所以大部分的歌曲我都使用吉他來創作。通常呢,會是旋律先完成後再來填詞,在每一句的歌曲旋律確定之前,整首歌曲的架構是會不斷變動的。而歌詞呢,就像自在飛翔的鳥兒,它們會持續地進行移動、著陸、起飛,直到找到一段最適合的旋律為家。每一次的創作,對我來說都是一次新的體驗。

Q:除了作為《Pleasure》的創作者與歌手之外,你亦是這張專輯的共同製作人。在與 Mocky 與 Renaud LeTang 合作的過程中,是否有任何讓你印象深刻的事情?你又是如何與這兩位共同製作人溝通,呈現出這張專輯?
A:我們合作很多年了,也是個堅強的團隊,他們就像是我在音樂上的夥伴。在我們之間,任何新的想法都很歡迎,當然,也不會排斥任何挑戰。我想,這是需要很深的默契與信任才能夠達到的。在製作這張專輯的過程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用非常本能的狀態在工作,且都盡好自己的本份。

Q:在崩世光景樂團(Broken Social Scene)的那段經歷,是否影響著你的歌手生涯?
A:我是崩世光景樂團(Broken Social Scene)於 2001 年的創始成員之一,他們永遠都是我的家人。我非常開心在樂團休團了六年之後,去年夏天又能與他們合作一張全新專輯《Hug of Thunder》。

Q:現在的你,如何看待你與你的創作、音樂之間的關係?
A:或許,我與它們的界線已經消失,我覺得現在的我與它們都是共同體。

Q:請向台灣的觀眾推薦你在 2017 年最喜歡的專輯。
A:Jennifer Castle《Pink City》、Do Make Say Think《Stubborn Persistent Illusions》、Snowblink《Returning Current》、Tasseomancy《Do Easy》

Q:若有一位初次認識你的聽眾,請向他們推薦自己的幾首作品。
A:我想從我過往的四張專輯裡面各挑一首歌曲出來,它們分別是〈Mushaboom〉、〈Sea lion woman〉、〈Caught a long wind〉、〈Pleasure〉。

Clockenflap
時間:2017/11/17(五)-19(日)
地點:香港中環海濱 9 號
香港最大型且最具指標性的大型戶外音樂及藝術節。每年有來自世界各地高水準的音樂團體,以多元創新為念,每年引數萬樂迷參加的音樂文化盛典,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音樂人熱力登場,帶來搖滾、電子、嘻哈、民謠等不同類型的音樂演出,以及多元化的藝術裝置、表演,適合不同年齡觀眾、滿足樂迷喜好。

採訪:王晨熙

撰稿:王晨熙

圖片提供:Clockenflap

Feist Pleasure 音樂 人物專訪 Broken Social Scene Clockenf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