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美國南加洲、以 Iron & Wine 之名為人所知的 Sam Beam,去年發行了睽違四年的個人全新專輯《Beast Epic》。這張專輯在威爾可合唱團(Wilco)位於芝加哥的錄音室完成、回到他的老東家 Sub Pop 發行,成為 2018 年葛萊美最佳美國本土專輯的入圍作品。在過去四年的蟄伏期間,Iron & Wine 和美國公路歌手 Jesca Hoop 錄製了一張聯名作品,並帶著全家人搬到了北卡羅來納州的德罕,美國東岸的大學城之一。今年五月,他將展開新專輯亞洲巡迴,除了韓國的 Seoul Jazz Festival 等音樂祭,也將以全樂團編制首次進行台灣專場演出。

這位現年 43 歲、育有 5 個女兒、藝術家氣質濃厚的音樂人,並非一開始就以音樂維生;原先在邁阿密大學擔任電影教授的 Sam,在從一位朋友那裡得到四軌錄音器材之前,自己默默寫了七年的歌。至於他為何稱呼自己為 Iron & Wine?1998 年左右,正就讀藝術學院的 Sam,在喬治亞州一個杳無人煙的地方跟著電影劇組做燈光工作。某天,他在一間老舊的加油站裡看見架上販賣名為「Beef Iron & Wine」營養飲料,覺得這樣的詞句組合十分衝突,便為自己取了 Iron & Wine 這個藝名,他認為,自己一直希望在作品裡將生命的酸與甜共同呈現出來,因此這個名字非常適合。

如此特質反映在他的創作之中,以簡單悠然的旋律結構,為生命譜寫出最動人的幽暗風景。2002 年 Iron & Wine 自獨立廠牌 Sub Pop 發行首張專輯《The Creek Drank The Cradle》,這張完美的出道作,被知名音樂網站 Pitchfork 選為千禧年最佳 200 張專輯;第二張《Our Endless Numbered Days》,原本是個人獨奏的他開始進行樂團形式的演出與錄製。而最為樂迷所熟悉的歌曲〈Flightless Bird, American Mouth〉則收錄在第三張專輯《The Shepherd's Dog》,由《暮光之城》女主角克莉絲汀・史都華親自選為電影插曲,最後也被收錄於電影原聲帶之中。

接下來的《Kiss Each Other Clean》轉換至 4AD 發行,風格更與過去作品截然不同,使用了大量不同樂器營造 70 年代的流行樂氣圍;2013年《Ghost on Ghost》則開始嘗試結合爵士樂、R&B 等多種實驗風格。除了個人作品之外,衷心喜愛音樂的 Sam 甚至和好友 Band of Horses 推出翻唱專輯《Sing into My Mouth》,重新詮釋 Sade、Pete Seeger、Talking Heads 等經典曲目。

因為他的歌總是唱述人生、愛情,並充滿優雅的人文氣息,作品亦經常被使用在《情歸紐澤西》、《大公司小老闆》、《戰地女記者》等賣座電影中,並與來自亞利桑那州的獨立樂團 Calexico 聯名,為講述 Bob Dylan 音樂生涯的電影《搖滾啟示錄》翻唱〈Dark Eyes〉。最近一次與他人合作,則是應導演艾美獎得主 Stephanie Laing 之邀,為 Netflix 原創電影《生生世世只愛你》,重新詮釋 The Innocence Mission 的名曲〈Tomorrow On the Runway〉。

「我總是會被時間在我們身體或心靈上所留下的痕跡深深著迷:我們就像乘坐在摩天輪一樣,一直被帶往某個地方、然後遠離、接著又回到了某些似曾相識的所在。」

經常被拿來與 Nick Drake、Elliott Smith 等感傷系才子相比擬的 Iron & Wine,在最新專輯《Beast Epic》中重新回歸早期的純民謠風格,以溫柔自在的姿態去探索生命的艱難課題。 生命有很多美好,但它經常隱藏在各種偽裝之中,有些甚至非常醜惡,必須揭穿才能發現、與之共鳴;這是 Iron & Wine 隱藏在《Beast Epic》中的訊息,為所有正在為生命奮戰、受傷、掙扎的人們,所寫下的最美麗詩歌。

專訪  Iron &  Wine Beast Epic

專訪  Iron &  Wine Beast Epic

Q、你的最新專輯《Beast Epic》已經在去年發行,更入圍了 2018 年葛萊美音樂獎,可以和我們聊聊這張作品的創作概念嗎?
 
 《Beast Epic》裡頭的歌來自我從上一張個人專輯《Ghost on Ghost》之後的創作,它是一張省思的作品,關於生命中蛻變的儀式與過程:我們必須一直面臨同樣的課題、重覆同樣的挑戰,以及透過實踐進而獲得成長與救贖;從專輯的名稱你可以發現同時代表了脆弱與堅強,美麗與遺憾,我希望這張比較安靜、民謠的作品能夠陪伴人們渡過生活中的低潮,與面對難關的時刻。
 
Q、你在主打曲〈Call it Dreaming〉的 MV 攔下了一輛卡車,接著陸陸續續出現了不一樣的人加入了旅程,這裡面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嗎?
 
這首歌是關於,這個讓我們懷抱著成功希望的世界,卻經常讓我們遭遇挫折;意味著生命是艱難的,而我們總是需要盡全力與之對抗。〈Call it Dreaming〉的 MV 中出現了一些面臨困境的人,他們選擇坐上一輛沒有司機的卡車,意即他們想要釋放命運的控制、重新獲得喜悅與自由。

 
Q、《Beast Epic》是在 Wilco 的錄音室 The Loft 完成的,可以和我們說說專輯的錄製過程嗎?
 
我們先是在 2016 年夏天,到 Wilco 位於芝加哥的錄音室 The Loft 完成大部份歌曲的錄音工作,然後再返回繼續錄製;專輯裡的〈Right For Sky〉為了想嘗試不同曲風、所以進行了幾次的重新錄音,而大部份的混音與後製都是在冬天完成。跟夏天很不一樣,冬天的芝加哥非常適合進行錄音,然後 Wilco 的錄音室實在太舒服了,待在那裡真的很棒,和朋友們在一起。
 
Q、你的成長過程是什麼樣子的?是什麼契機讓你想成為一個音樂人?
 
我從來都沒有預設我長大會成為一個音樂人,但我一直都知道我非常愛音樂,音樂之於我、就如同好朋友一般的存在。我喜歡用收音機聽歌,然後彈吉他只是我個人的一項嗜好,我從來沒有上過正式的音樂課程,但我一直都持續進行著藝術創作。直到有一天,當我開始想要把自己的歌錄製下來的時候,那時才真正決定音樂是我所想要追求的事物。
 
Q、我想大家可能都會感到好奇,你通常是在家完成創作,還是在工作室,甚至是巡迴途中?
 
以上三種地方我都進行過,因為我希望自己能夠在固定的時間寫歌,這同時表示我能不受地域限制、在哪裡都能夠進行創作。過去我曾經嚴格地要求自己完成這個目標,特別是在家的時候。但現在我比較沒有那麼做了,卻也同時發現在家之外的地方創作,存在著許多全新的樂趣。
 
Q、我們知道你翻唱過許多別人的歌,譬如 Cyndi Lauper、George Michael、New Order、The Postal Service…甚至還和 Band of Horses 的主唱 Ben Bridwell 出過聯名翻唱專輯;在世界上這麼多歌曲之中,有哪首歌不是你的創作但卻是你的最愛?
 
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我沒辦法只挑一首,但如果真的要說的話,第一首出現在我腦海的是 Cornell Campbell 的〈Girl of My Dreams〉。

 
Q、和我們分享一下最近在聽的作品?
 
The Milk Carton Kids 的 Joey Ryan 最近寄給我一張他們的新專輯,是一張很棒的作品。

 
Q、可以告訴我們一件別人都不知道、關於你的事情嗎?
 
我可以告訴你兩件:我幾乎每天都會去游泳,而且我非常喜歡勃根地紅酒。
 
Q、最後一個問題,你將在 5 月 17 日首度來台,有什麼想對台灣樂迷說的話嗎?
 
我非常非常期待 5 月的演出,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台灣!我很幸運能夠以音樂維生,然後透過巡迴演出認識新朋友,更是我最喜歡的事情——非常期待能夠見到大家,台灣!

專訪  Iron &  Wine Beast Epic
 
溫柔與孤獨的吟唱:Iron & Wine Taipei Concert
日  期|2018.5.17 (四) 20:00 
地  點|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
購票資訊請見|博客來售票網 

採訪:stereotea

撰稿:stereotea

資料提供:Highnote Asia

圖片提供:Highnote Asia

責任編輯:陳芷儀 Rachel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