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角落裡,真的會有一個跟自己很相像的人嗎?如果 BIOS 是一個人的話,那 CINRA 可能就是世界的另外一個自己了。藉 CINRA 創辦人杉浦太一應富邦藝術基金會之邀來台舉辦講座的機會,我們請 BIOS 創辦人白尊宇和杉浦做了一次對談,發現他們不僅都關注文化創意產業,就連創辦媒體的起始點都十分類似,訪談過程雙方不斷驚呼:「我們的想法滿像的嘛!」

2006 年,杉浦在日本創立了 CINRA,原先只是希望能藉由網路的力量讓創作者介紹自己的作品,「類似創作者的作品集。」但經營了快 4 年,他就發現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如果這個平台沒有足夠的影響力,那怎麼會有人關注這些創作者呢?於是,CINRA 正式改版成現在的線上雜誌,內容包含藝術、設計、音樂、電影、戲劇、表演藝術、書籍等 7 大文化領域,但在這些邊界之外的文化事件,也會以跨界的方式不斷整合進網站之中。在這 10 幾年中,杉浦坦承內容與方向都因為大環境可能不斷的改變,「但我們最大的宗旨不變,還是希望大眾更了解藝術和文化的魅力。」

CINRA BIOS 杉浦太一 白尊宇

CINRA 旗下內容網站涵蓋許多範疇:有線上雜誌 CINRA.NET、網羅各個城市藝文資訊的導覽網站 HereNow、專注在藝文產業的求職網站 Job CINRA NET、女性向藝文網站 She is、選品商店 CINRA STORE 等等,以不同切角去接近藝文產業(圖片截圖自官網)。

而 2011 年,BIOS monthly 誕生。起初,白尊宇只是單純喜歡藝文相關資訊,就瞄準跟自己同個年齡層的讀者創建一個線上雜誌,提供電影、音樂、設計、文學等軟性的文化消費相關內容。這幾年也曾因讀者閱讀習慣的變化調整內容形式的配比,像是減少讀者可以從其他管道得知的新聞訊息,增加專訪、主題企劃、長期延續報導等內容,但無論如何,還是想把自己認為值得分享的創作者,介紹給更多的人。

想和主流媒體「不一樣」

白尊宇說,既然無法和社群媒體、大眾媒體拚出新聞的速度,不如就把心力花在尋找主流媒體忽略的文化議題,培養會帶來更多長期流量的讀者,會因為搜尋關鍵字,或是追蹤某些議題而來到網站。因此,他們花時間報導不同的影展、藝術節,專訪比較紅的獨立樂手和獨立電影相關工作者。總之,就是要和大眾媒體不一樣,負責找出文化這個小眾範疇裡的大眾議題。目前,BIOS monthly 累積一批 20~30 幾歲的讀者,女性為主,無論是美食、旅遊、設計、藝術,都是女性讀者較多,也更願意在網路世界分享和留言。

CINRA BIOS 杉浦太一 白尊宇

左:CINRA 社長杉浦太一/右:BIOS 創辦人白尊宇。

「那台灣的男性都哪裡去了?」杉浦笑說,CINRA 的讀者年齡層和 BIOS 差不多,但在不同領域的男女比有差別,像是藝術的女性讀者多一些,但音樂就是男性讀者較多,不會全都是以女性為主。

CINRA 草創時期專門針對小眾議題做深入的報導,但因為希望擴大影響力,中間一度依據讀者的需求而增加製作一般新聞的心力,「那時候從 Google 搜尋很容易找到我們網站,也有許多人會在社群媒體上分享這些新聞。」可是當其他大型媒體加入了藝術文化的新聞戰場,杉浦意識到速度和數量都贏不了,開始放大原創報導和專訪的比例,在內容企劃上與其他媒體直球對決,「知名藝人都會被很多媒體採訪,但他願意在 CINRA 說一些和其他媒體不一樣的內容。」另外,他們也持續採訪不一定很有名氣,但通過報導會讓外界想要認識、覺得很有趣的人事物。

不能只是媒體

一旦說自己是經營藝文內容網站的公司,大概都遇過這樣的疑問:賺得了錢嗎?這兩家公司分別經營了 8 年和 15 年,或許能給你一些正面的激勵效果。不過,他們都坦承,媒體對於整體公司的營收貢獻都不是最大的,必須要靠其他的業務來撐起當初想做的事。

起點相同、經歷類似,但接下來的公司發展就出現了叉路,也是值得交流之處。

CINRA BIOS 杉浦太一 白尊宇

杉浦說,CINRA 的事業板塊挪移,大概可以分成三個階段。一開始,他們靠另一個類似於廣告公司的團隊,負責接案子回來做,養活媒體團隊,這樣大概過了 5 年。接下來的 10 年,他認為媒體的瀏覽率已經提升,有機會和其他公司有廣告合作的機會,開始嘗試讓媒體團隊自負盈虧。直到近兩年,他觀察到自家媒體品牌包含線上藝文雜誌 CINRA.NET、城市旅遊網站 HereNow、以女性為主的線上藝文雜誌 She is 都逐漸成熟,應該更積極活用品牌的力量,整合藝文資源,再結合媒體的企劃能力,讓媒體能對於企業客戶有更明確的貢獻,「而不是單純地登廣告和刊報導而已。」

比如,2018 年十月他們才剛忙完與高雄市政府合作的觀光行銷企劃,希望借重 CINRA 的媒體能力和對文化創意的理解,用不同的角度向日本旅客介紹高雄的魅力。上述旗下不同網站的編輯,分別帶著日本的攝影師、模特兒、人氣樂團主唱來高雄玩一趟,打造出不同平台的企劃內容,等於是整合 CINRA 旗下資源:「這展現我們公司在不同切點上的能力,更是我們走向國際的第一步。」

CINRA 與高雄市政府推出的高雄觀光網站

聽完杉浦的回顧,白尊宇也細說從頭。「我當時天真以為努力介紹自己喜歡的藝文資訊,理論上就會有一樣喜歡的人來讀這個網站,只要有足夠的人喜歡他,就可以賺到錢,」但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在不知道網站還能不能繼續經營下去的關口,他開始簽約設計師、創作者,做起了文創經紀人,再把賺到的錢用在繼續支撐網站分享資訊,「既然這是好的事情,我應該想辦法讓他活下去,也該讓更多人一起參與這件事。」(隔壁那位創業 15 年的前輩聽完,不斷地說自己非常感動。)

而文創經紀,真的成為 BIOS 走下去的關鍵一步。

去年,他們帶著簽約創作者方序中拿下金馬獎所有視覺規劃,打破公部門讓不同項目分別外包給不同單位的合作模式,由一個視覺統籌將海報設計、典禮舞台、動態視覺等全部串連在一起,提升整體典禮的質感。「中間經過非常多溝通和說服的過程,因為不是他們習慣的工作方式,但成果是好的,能讓創作者和典禮都做到以前沒做到的狀態。」完成金馬獎之後,BIOS已經在華人世界證明文化創意產業可以有一站式的服務,不需要再分頭打聽各個領域的創作者,只要交給他們,就能找到最適合你的設計師、攝影師、動態視覺設計師等等。

方序中 陳祖康 金馬   方序中 陳祖康 金馬

「就算媒體不賺錢,只要能發揮影響力,回饋到經紀事業也不錯吧?」杉浦問。

「我期望啊。台灣創作者被看到的機會太少了,雖然媒體不賺錢,但透過和創作者長期合作,可以幫助創作者曝光,提高知名度。」白尊宇答。

杉浦社長笑著說,「報導一直講一些銅臭味的東西,這樣真的可以嗎?」但媒體本就無法避談現實,兩人分享走過文創產業裡經歷的思考,也是給喜歡藝文、並想努力以此活下去的人們一點同行的勇氣。CINRA 和 BIOS 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去支持想生產內容的初心,並且還走在路上,還持續想著要往哪裡開拓。說來說去,這兩人就是讓自己喜歡的東西被看見,如此而已。真是任性的可以,卻又浪漫無比。

CINRA BIOS 杉浦太一 白尊宇
CINRA BIOS 杉浦太一 白尊宇

*本文特別感謝富邦藝術基金會協助,更多富邦藝講堂內容請見官網

協同企劃:溫為翔

採訪:Sana

撰稿:Sana

攝影:蔡詩凡

責任編輯:溫若涵

文創 產業 CIN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