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黃晧傑 ]

許多愛情故事之所以成為經典,皆是因為擁有勇於挑戰當代禁忌的核心。每個世代的愛戀總是面對著社會束縛,有所謂的禮教,也有所謂的權力規範。禁忌源自於慾望的壓抑,來自於權力的心虛,而「愛」這樣一個可大可小、可高昂可低沉的主題,在非主流電影的敘事觀點中更塑造了另一種叛逆的觀點。再開放的世界,都有隱晦未明的禁忌,等待著這些為愛瘋狂的人再次衝撞。

今年高雄電影節的年度主題選片,從世代電影的角度看見:人可以因狂戀而破界。《布拉格的春天》(The Unbr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翻拍自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從充滿哲思與政治隱喻的敘事裡梳理出故事性,我們熟讀的托馬斯、莎賓娜、特瑞莎遭遇命運與歷史發展揉雜,顯示捷克六〇年代共產社會與戰爭洪荒中,戀人們勇於衝破鐵幕尋找愛情的力量。

《布拉格的春天》
《布拉格的春天》

七〇年代代表則為異色經典《感官世界》(In the Realm of the Senses)。大島渚援引震驚社會的阿部定情殺新聞事件,拍攝她於性愛中勒死情夫、並割下其陰莖帶走的驚人行動,也包含窒息式性愛、偷窺、自慰等今日看來依然大膽的取景,以性愛自由的放蕩,打開人們對於慾望的想像。在提到世界十大禁片時此片經常入列,除卻如此傳奇色彩,電影也捕捉阿部定性與愛相互堆疊出的極致情感高度與複雜性,至今仍是談到慾望不可不提的作品。

法斯賓達最後代表作、同時也是八〇年代同志傳奇《霧港水手》(Querelle)這次也將來到雄影。與悖德、爭議、慾望相互交纏,法國作家尚惹內出手即震驚世人的小說裡,充滿惡德又迷人的水手奎爾德、癡心迷戀他的船長等角色皆在放蕩中讓人疼惜,法斯賓達更藉由敢曝、近似舞台劇版的華麗設計,呈現這些男同志「水手情節」的浪遊者的愛、恨與迷惘。

《霧港水手》(Querelle)
《霧港水手》(Querelle)

拉斯馮提爾於 1995 年與湯瑪斯凡提伯格等人共同發起「95逗馬宣言」,隔年即推出《破浪而出》(Breaking the Waves),作為「良心三部曲」的首部曲,接下來《白痴》、《在黑暗中漫舞》也獲得許多關注。故事敘述一個篤信天主教、生活在保守社會的女子貝斯愛上了外地人楊並渴望成婚,但楊在一起意外近乎全身癱瘓後,要求貝斯與他人做愛,並回來轉述讓他知道,喚起自己對生之眷戀。若有興趣深入拉斯馮提爾對於宗教、人性與慾望的探討,此片即是久未在大銀幕上出現的饗宴。

千禧年末,《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以中年危機的禁忌愛情,諷刺中產階級的虛假,給現代美好生活想像當頭棒喝。延續到當下,入選柏林影展的《我們與性的距離》貼身拍攝七名住在德國科隆的男女,他們直接開放的速食愛情鍊,看見多元關係中尋找出口的可能;《火口的二人》則有著世界末日般的最後愛戀,不變的是,他們都在當代社會的道德框架下,尋找自我放逐的自由。

《破浪而出》(Breaking the Waves)
《火口的二人》

一代又一代的戀人總是挑戰著禁忌,甚至是衝擊著整個社會保守的價值觀,真正瘋狂的,究竟是愛在其中的戀人們?還是奉行著保守主義的衛道人士?在瘋狂愛戀的電影中,雄影年度主題「狂戀世代」尋找各時代大師新秀們企圖打破禁忌的路,渴望破浪而出的自由態度。


【2019 高雄電影節】

時間|2019.10.10-10.27
官網粉絲頁購票資訊

圖片提供:高雄電影節

責任編輯:溫若涵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