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太陽的孩子》讓我們回溫台灣過去發生的「還我土地」、大埔爭議等事件,再次呼喚對土地永續經營的重視;無法接受社會體制的不合理、救濟系統失靈,單親爸爸抱著女兒跳天橋的社會事件,促使陳文彬與戴立忍寫下了《不能沒有你》的劇本。我們身旁永遠有值得關注的公共問題與社會議題,電影中的人群之於銀幕外的你我他,像是共生體,彼此餵養。

延續上週介紹了一些今年在柏林影展放映的議題性作品,同樣也改編自真實社會事件的《狂歡後的訴訟》(暫譯,Much Ado About Nothing),故事發生在智利,文森與剛認識的一群年輕人狂歡作樂,因酒駕而鬧出人命,文森當時坐在後座與剛認識不久的女孩熱吻,駕駛人是議員的小孩、而文森的父親與叔叔也是律師,政治與金錢利益權相交夾,最後這些一向被視為菁英份子的人想出開脫的方式,即是讓相對之下較窮與較無權勢的文森先頂罪(雖然兩個男生的家庭都非常優渥),這個事件在當時的智利鬧得沸沸揚揚,部分的拍攝資金來自於群眾募款的平台,劇中演員也同意降價演出,為了就是將這個故事搬上銀幕。導演亞利安卓費南德茲阿曼德拉茲(Alejandro Fernandez Almendras)繼《殺人之前,復仇之後》(To Kill A Man) 描繪父親動用私刑為兒子復仇的故事,再次以「罪與罰」的交雜關係為主題呈現最新作品。

《狂歡後的訴訟》劇照

另外影展還網羅了觸及廢死、同志權益、核災後災區復甦等主題的作品:入選大觀單元的《牧羊人與屠夫》(暫譯,Shepherds and Butchers),講述南非 80 年代一個少年犯下一起槍殺意外被判死刑,而開啟法庭上對於死刑的執行與以暴制暴的正當性的質疑,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由曾演出《遲來的守護者》史提夫庫根飾演劇中辯護律師。《無期死刑犯的自白》(暫譯,Curumim)講述一個巴西人 Curumim 於 70 年代在印尼販毒被抓,被處以死刑,但刑期未定,他在獄中用隱藏式攝影機收錄所見所聞、他重獲自由的渴望與無法得知處決日期而所遭收的煎熬也收錄其中。

《無期死刑犯的自白》劇照

同志主題一向也在柏林影展片單中不會缺席,今年值得介紹的有紀錄片《G聲萬歲》(暫譯,Weekends)紀錄成軍超過 12 年的南韓的同志合唱團 G-Voice,雖然成員都是業餘歌手,但他們每個週末不遺餘力地努力練唱,不只用力抵抗恐同團體的示威,也積極聲援社運,是一部可愛、帶給人力量的作品。

《G聲萬歲》劇照

另外,《Who's Gonna Love Me Now?》在講述來自以色列的 Saar 因為身為同志不被家人認同而移居倫敦、結束三年的戀情後沈迷毒品與濫交,在確認感染愛滋病毒後開始重思生活並試著與家人和解,獲大觀單元紀錄片類別觀眾票選獎。上述兩部影片皆用深入淺出的方式,揭示同志身份不為社會普遍接受的問題。選入大觀特別單元的《春風捎來的問候》(Fukushima, mon amour) 關注福島核災後,受災戶、福島最後的藝伎 Satomi 與來自德國的志工瑪麗結識,故事講述她們如何在事發四年後的該地與各自的過去和解,為德國導演多莉絲朵利(Doris Dörrie)繼《當櫻花盛開》後,再次融入日本文化的新作品,該片在影展獲得兩個獨立獎項的肯定(Cicae Art Cinema Award 與 Heiner Carow Prize),將由海鵬影業在台發行。

《春風捎來的問候》劇照

今年台灣出品的參展作品,也恰巧帶入了社會關懷意識:入圍短片競賽的《禁止下錨》(Anchorage Prohibited)為來自新加坡的曾威量執導作品,描述越南移民工面對借貸、仲介費等龐大負擔,為了生存下去,夫妻只好變賣嬰孩的故事。曾在 2015 年的金馬影展「台灣製造」單元放映,並即將於 3 月登場的金穗獎入圍影展再次放映。國際影展常客趙德胤導演新作《翡翠之城》是個貼近導演自生情感的紀錄片,繼《挖玉石的人》後,從親大哥的角度去觀察玉石場上的男人。同屬論壇單元的《21 世紀黃金城》(暫譯,Eldorado XXI),紀錄祕魯高山上的金礦挖鑿景況,生活沒有被逼到盡頭的人是不會來此處,與《翡翠之城》的玉石工人寫照互相交映。

《翡翠之城》劇照

撰稿:Stephanie Su

圖片提供:柏林影展

柏林影展 趙德胤 Alejandro Fernandez To Kill A Man Shepherds and Butche Curumim Weekends G-Voice 春風捎來的問候 Doris Dörrie 禁止下錨 翡翠之城 Eldorado X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