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影展每年展演超過四百部片,在短短 11 天展期內要如何挑選想看的片、安排跑片行程往往讓人非常頭痛。線上平台與各國片商於歐洲電影市場展爭相奪取版權(Netflix 會像逛菜市場般大肆購入新節目)的同時,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像羊群般定時地湧入柏林市中心的戲院,沁入大銀幕的光圈之下,享受世界首映。

挖寶過程中發現了許多佳片,篇幅有限無法一一介紹,在此擇六部「不可錯過」等級的影片,分兩篇介紹。首先,電影工作者們持續以不同取徑處理人在現實中的困境:主競賽單元有芬蘭大師阿基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aki)以一貫的黑色幽默帶來《希望在世界另一端》(The Other Side of Hope)探討難民議題;視覺風格吸睛的中國動畫《好極了》(Have a Nice Day)則呈現人性貪婪。大觀單元(Panonrama)中的《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以紀錄片形式,將種族歧視問題再次搬上檯面。

越是苦痛越要幽默:《希望在世界另一端》
Aki Kaurismaki, The Other Side of Hope

  • 2017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入選
  • 2017柏林影展銀熊獎:最佳導演

去年金熊獎得主《海上焰火》(Fire at Sea)關注的難民潮議題,仍根植於各單元作品中。芬蘭大導演阿基郭利斯馬基繼《溫心港灣》(Le Harve)後帶來的最新作品《希望在世界另一端》則關注敘利亞移民,全片用 35 釐米膠卷於芬蘭取景。主角是在枯燥的成衣工廠工作、對生活感到失望的中年男子,某日決定將庫存全數賣出、買進一間餐廳。他遇上從敘利亞來到赫爾辛基尋求政治庇護的卡列德,就此開始了「移民新生活」。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The Other Side of Hope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The Other Side of Hope

喜愛北歐黑色幽默的觀眾不會失望:此片依然不乏面不改色的幽默對白與郭利斯瑪基式的自嘲趣味,但也以此更顯難民面對的困窘現實。郭利斯馬基曾說:「這世界已經夠悲慘了,不需要我再去強調。」也因此他的角色們在生活艱辛的關鍵時刻,仍然還有能力用自嘲去「超越那些折磨他的人」,以此保有人基本的尊嚴。

雖然在冷冽的芬蘭,但導演欣賞的民謠歌手化身為街頭藝人,豁達獻唱,也讓回歸基本人性關懷的此片彷彿冷冬裡一碗馬鈴薯湯,給予心靈直接的溫飽。首映記者會上,導演表示電影或許沒辦法直接影響現實,但希望用誠實的表現手法,讓看過的人能明白無論種族國籍,我們生而為人,或許哪一天醒來都可能是國難受害者。關懷焦點的轉移,更讓他更直接聲明,此系列從「港灣三部曲」(Harbour Trilogy)改名為「難民三部曲」(Refugee Trilogy),並希望第三部曲可以拍讓人開心的喜劇。

預告:

 

種族歧視史:《我不是你的黑鬼》
Raoul Peck, I Am Not Your Negro

  • 第 89 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入圍
  • 2016 多倫多影展:紀錄片類觀眾票選獎
  • 2016 芝加哥影展:紀錄片類觀眾票選獎

黑人運動史上著名的詹姆斯鮑德溫(James Baldwin)曾在 1979 年寫過一封信回絕某出版社的邀約。出版社原先的想法是,讓在暴力抗爭與和平抗議路線中間的鮑德溫,寫下三位在黑人運動上有不同想法的摯友:麥格艾佛斯(Medgar Evers)、麥爾坎・X(Malcolm X)與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分別被暗殺的回憶錄。鮑德溫無法完成這項提議,因而寫了一封長達三十多頁的回絕信〈Notes Toward Remember This House〉,闡述他對黑人民權運動的想法。這封信,也成為《我不是你的黑鬼》骨架。

《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

《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

《我不是你的黑鬼》去年 11 月於多倫多影展首映後,即轉往紐約、芝加哥、費城等美國大城巡映,柏林影展為歐洲首映。不但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更拿下本屆柏林影展紀錄片類觀眾票選獎。本片導演爲海地裔法國人拉烏爾佩克,山謬傑克森擔任旁白,以第一人稱感性道出鮑德溫對於美國人的失望與痛心;期間穿插鮑德溫的電視訪談畫面,以及過去的廣告、漫畫、電影等大眾媒體醜化、僵化黑人的鐵證。

影片開頭即道出:「黑人民權運動史就是美國史」。的確,時至今日,經歷種種血淚抗爭、憲法改革,美國種族問題依舊燙手。許多人擔心川普上任後,原本噤聲的種族歧視人士將浮出水面,種族衝突將變本加厲。從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濃厚的政治正確氛圍也可看出——《我不是你的黑鬼》來得正是時候。

預告:

 

夾縫裡,為錢人吃人:《好極了》
劉健,Have A Nice Day

  • 2017 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入選
  • 首部入選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的中國動畫
《好極了》Have A Nice Day

數十個帶著小丑面孔笑容的人盤踞在壁紙上、鐵道上的蜥蜴望向無盡的黑夜。讓人聯想到《心機掃瞄》與《首爾車站》,《好極了》散發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吸引力。這是第一部入選柏林影展競賽單元的中國動畫電影,場景設定在中國南方小鎮。為了幫女友籌醫美費用的小張盜走建設公司的工資,除了老闆派人去追討,各路人馬各懷鬼胎、像驢子追著胡蘿蔔一樣追著這桶金跑,殺機四起。

《好極了》(Have A Nice Day

《好極了》(Have A Nice Day

《好極了》(Have A Nice Day

本片企圖捕捉人性的貪婪與扭曲的一面,奇想視覺如《偷拐搶騙》(Snatch)般槍花噴發、劇情荒唐,是一部十足成人口味的多線敘事電影。導演劉健稱自己受今敏與押井守的《攻殼機動隊》影響,不只為華語電影帶來新的刺激,也成為國際影展間注目的新導演。此片問世,製片楊城功不可沒。他自 2013 年就努力推動此作品,中間遇到種種挫折,成立了哪吒兄弟影業才順利進行。過去製作作品包括《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唐皇游地府》、《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等享譽佳評的獨立電影。首映記者會上配樂師說,衷心佩服導演,因爲將近 95 %的工作是由導演一人負責。《好極了》歷時三年完成。
片花:

撰稿:Stephanie Su

圖片提供:柏林影展

柏林影展 金熊獎 Aki Kaurismaki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 好極了 紀錄片 動畫 種族歧視 難民 我不是你的黑鬼 芬蘭 奧斯卡 黑人運動 人權 多倫多影展 中國 攻殼機動隊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