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 / 去到台灣之前被炸死」
           ——《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

 

我們都搭上了一班會爆炸的電車,名為「設計」。抵達目的地前,勢必要遭遇無數電車難題——要撞死五人、還是撞死一人?設計要救社會、還是救自己?什麼時候被炸死不知道,但沒炸死前,就要好好面對設計產業裡無數的左右為難。這次計劃裡,我們邀請了六位設計界大咖前輩來討論設計產業與社會,在真實世界的複雜軌道中,提供新人處事看事的參考指引。

 

會爆炸的電車,每週五晚上,準時發車。

2017 年第 28 屆金曲獎主視覺一公佈時,就讓許多人驚艷。明亮色彩彷彿強勁旋律,顏伯駿以服裝與人的關係譬喻載具與音樂,博得好評。而在這之前,他已經為天王天后級的歌手們設計過專輯包裝,蔡依林、林俊傑、蔡健雅、蕭敬騰等人皆是他的合作對象。除了唱片,展覽視覺統籌、包裝設計、書籍裝幀等領域也看得到他的作品。

Q、在成長過程中那些強烈影響你的流行音樂文化,為你在視覺上帶來什麼樣的啟發呢?

為了表現追求反抗、自我追尋的精神,有些歌手必須刺激你的視覺,你才會感受他要講的議題。事實上像這樣的音樂跟革命的視覺是一樣的——你必須要引起大家對一個議題的關注,這是視覺傳達提供的一大營養,它除了傳播正向的東西,其實也有可能傳播煽動的、負面的東西,這就是視覺傳達傳遞語言能量的能力,那就不是美學的問題了。我們一般討論美學的時候,是在討論「設計的原理」,但有的時候我們討論的是「設計的語言傳達能力」,這裡面不只是美,還包含了醜,我們不要混在一起討論。

第 28 屆金曲獎形象照
 

Q、從這個視覺傳達的觀看角度,你會怎麼看待前一陣子討論火熱的變電箱、街景?

我分兩件事來討論。首先,我是贊同水越這個計畫的內容的,因為他們有研究。說實在話,設計的研究來自於西方包浩斯系統底下,所以在那個系統下做這件事合情合理,也合乎設計美學原理。那如果今天變電箱上原本的山水畫被請去國外展覽,這是另一件事喔。這是外國人看東方文化的獵奇心態,台灣以前那種的變電箱在他們設計體制底下不會出現,因此他們覺得這個東西很特別。

那怎麼樣保存?怎麼樣並容?如何引用西方的設計架構,卻又並容自己的在地文化?這才是我們要討論的事情,而不是全部抹滅這些文化,那等於是否定掉自己。

Q、有沒有考慮過將本土元素融入你的設計中呢?

我不會那麼直接,我自己也不會是這樣類型的設計師。我很喜歡檳榔文化、俗文化、廟宇文化⋯⋯但我沒有辦法去做,因為我的教育背景不是在這。我的教育背景很西化,是聽西洋音樂長大的,所以沒有辦法,那是每個人教育的成長過程。

Q、我們常會討論台灣環境的視覺不夠好看,可是很多單位沒有經費負擔視覺設計,那設計師需要在這種狀況下擔任什麼角色嗎?

設計師應該扮演輔導而不是謾罵的角色啊(苦笑)。但千萬不能降低價格,當你面對一個沒有費用的團體時,你能做的就是跳脫金錢思考。像我會直接幫慈善團體做,那就變慈善行為了,不算設計規劃。當進到金錢價值體系時,如果案主真的沒經費請設計,那也不能去逼,設計不是逼迫人去做的事情。

當然也可以想一個比較有趣的方法,可能成立一些工作坊或制度,或是交換計畫。比如說我提供你設計,你提供我什麼?那慈善機構就得去思考,可以提供設計師一個課程什麼的,但交換還是會衍生一些問題出來,會不會成立我不確定。

Q、在接案時,通常遇到的兩難是什麼?

各種兩難都有,比方說時間不夠了,但很喜歡的客戶找你做案子,怎麼辦?你要犧牲睡眠,還是犧牲這個機會?

考慮事情的時候,不外乎就是時間、成本、跟人事,兩難一定是這幾件事情有了衝突。時間有沒有辦法調度?有沒有辦法少睡一點?有沒有辦法找人幫我一起分擔?如果我缺人手,那有沒有辦法在最短的時間找到合適的人?成本的話,錢太多你不一定敢吃喔,因為你不知道他背後隱藏了什麼問題。所以什麼樣的問題,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有經驗最重要,有經驗你才大概知道結果是什麼,要有心理準備。

Q、會不會把有趣納入考量?

會!我非常在乎有趣!可能我吃了一個錢很多的案子後,可以做三個有趣的案子,用換算加加減減排列組合這樣。但我本身還是盡量以好玩為主,好玩才有辦法做得開心,結果大家都滿意。

Q、從出道到現在,會不會有選擇客戶的困擾?

我沒有用「挑客戶」的心態去想事情,我覺得跟客戶相處就是交朋友,你們會挑朋友⋯⋯慢慢挑越挑越好嗎?不會。一樣的道理,當大家想挑客戶的時候,這個態度本身就是個問題了。

我的設計哲學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是溝通,如何透過溝通跟別人學習進而影響創作?成見與無法反思是溝通最大的阻礙。大家比較直覺的「溝通」是指「話術」或「說服術」,但我不是在講這種。話術或說服術是種工具;之前有人問我怎麼說服客戶,我聽到就想「我沒有在說服客戶~」。如果我講的東西客戶不喜歡,我也會有點失落,可能就不會合作了,但我不會跟客戶講說「買啦買啦,我的設計現在最紅,你買了一定會中!」那就是話術。

Q、有沒有遇過黑心食品或不環保商品找你來做設計?會覺得設計師對產品有責任嗎?而如果是某間公司一些產品被發現是黑心的,可是他找你設計的不是那個單位,又會怎麼思考呢?

有欸,還是有碰過,應該說是對方不自覺的吧,也是可能是做到最後才發現對方有問題。老實說那種會慢慢去避免,因為雙方價值觀選擇不一樣。如果事先知道那是黑心商品,我不會做。

我覺得賺錢的管道很多,所以那個企業有問題的話,也是會避免。美國的設計圈現在全部都在倡導這件事——設計師不應該做無良的設計,也不要為那些無良的企業設計,在產業裡的選擇很多,可以不要做那樣的東西。

設計師的能力是把議題傳達出去,跟刺激人們對一件事情的關注,所以我們也有能力讓大家買黑心商品,這是設計師的能力。我們應不應該?我們不應該。我們既然有能力讓大家關注這件事情,就不應該誤導人們做一些不好的東西。但設計師們真的都能知道每個公司幕後的祕密嗎?我們不見得都知道事情的全貌,如果知道的話,當然就不要。

Q、最後,對於台灣設計、美感教育,你有什麼樣的看法嗎?

我們要討論何謂美感?美感到底是什麼?我們希望小孩擁有的美感是什麼?是判斷整齊、比例、分佈嗎?還是所謂透過美感讓思考更先進?還是什麼?

以我自己的成長經驗來說,美感對我來說並不是美,而是一種思想上的突破,比如當年印象派,你說他是印象派,是因為他突破當時繪畫的觀點,所以文藝復興之後,我都覺得美是思想革命,那我們要求小孩的美感教育是不是要教他們思考的方法,或者是判斷事情的方式?

【顏伯駿】
操刀第28屆金曲獎主視覺,執行了多項知名藝人的專輯包裝,融歌手品牌形象於視覺中。顏伯駿從大學開始接案,一畢業便獨立接案至今,他認為剛出道適合從文宣做起,等累積足夠的商業經驗再接品牌規劃較為合適。

臉書專頁:三頁文

【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電車】

在新聞媒體、文學出版等行業,皆有許多經討論整理的「為與不為」供後輩入行後參考。這次計畫邀請了六位設計界大咖前輩與我們討論設計產業的社會責任,在這左右為難的複雜世道中,提供新人處事看事的參考指引。計畫名稱取自香港歌曲《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與經典哲學題目「電車難題」。既然上了「設計」這台電車,不是被炸死,就是要好好面對為難的困境。

【海流設計】監製

撰稿:魏仁祥

攝影:曾曉童

資料提供:海流設計

設計 顏伯駿 金曲獎 會爆炸的電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