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媽別跟我們講話!為什麼要和我們對看?死變態!有夠他媽的可悲!」

如果你知道一句「看三小」後可能接續的拳打腳踢會是什麼樣子,那你就能想像《修女哪有那麼色》中修女們毆打園丁的畫面。這間中世紀修道院裡的修女和神父,表面上每天照本宣科地完成自己該過的日子,卻都懷抱著自己的慾望和秘密。靈感來自薄伽丘的短篇小說《十日談》,曾執導《殭屍哪有那麼正》(Life After Beth)的美國導演 Jeff Baena,成功將文藝復興時期的寫實主義小說元素雜揉進電影中,黑色幽默再下一城。

《十日談》中的第三日第一則,敘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健壯俊美的 Massetto 假裝是啞巴,成為女修道院的園丁。院中的修女們忍不住寂寞,就輪流拉他睡覺。《修女哪有那麼色》大概就是這樣開始的,莊園僕人 Massetto 睡了女主人,在逃跑路上順手幫了醉到不行的神父一把,神父為了報答恩情,將他帶回修道院,並警告他必須裝聾作啞才能明哲保身,因為這些修女可不是吃素的。

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神父終究沒有算到,此計或能讓單純的僕人躲過霸凌,卻不能阻擋他淪為修女們(練習性愛)的玩具。夜晚的修道院裡,修女們在房間裡擠成一團,享受偷喝小教堂裡聖酒的刺激(她們或許不知道神父也正在自己房裡做一樣的事),酒酣耳熱之際聊起從未觸摸過的男體、從未感受過的男色,心中暗暗種下了渴望的種子(不過在那之前先摸摸女體也不錯)。

這是一部能讓人單純放鬆,也能細細思考的電影,不過還是不要想得太多(請把政治正確拋在腦後),才能享受其中的幽默,和修女一樣奔放地笑出來。觀影途中有好幾幕ㄎㄧㄤ到讓我壓抑不住咯咯笑,Massetto 在和神父告解自己睡了有夫之婦時,一本正經地形容他如何用 69 式與女主人做愛,又如何把「種子」灑在她身上;又看修女求愛不成嫉妒成狂,決定與自己內心的慾望惡魔歃血為盟,披頭散髮露奶猛奔,都讓我不禁覺得這部片實在太垃圾、太高竿了。

此片一出,話題雖圍繞在《大災難家》裡就夠衰小的 Dave Franco,但飾演三位領銜修女的演員 Aubrey Plaza、Alison Brie、Kate Micucci 表現亮眼,裝乖、witch craft、女女愛、飲血、吸毒、假耶穌真猶太,修道院裡的過度壓抑反倒讓慾望不絕地流瀉,絕對不良也癲狂。一如《十日談》曾被視為悖德無用之作,《修女哪有那麼色》也提供當代社會關於道德與壓抑的思考切入點、挑釁宗教禁慾的敏感神經。致那些親愛的,對性愛壓抑、固守禮節的道德魔人,使人發瘋的究竟是男歡女愛,還是日復一日的虛假聖潔?

電影中所有檯面下的枝枝節節,最終在深夜的修道院走廊上全部碰撞在一起。那一幕令人發笑想起《台北物語》裡所有角色狹路相逢的別墅高峰會;或是《八月心風暴》裡舞台劇式地餐桌大團圓,才發現原來你有秘密、我也有秘密,雖然我們的秘密各不相同,但在這樣的夜裡赤裸相見,再邪惡的事情怎麼都突然有點溫馨。

《修女哪有那麼色》像在質問每個人:你們之中誰沒有罪、誰又需要被原諒?以超奇怪的自己面對世界,遠勝過每個人都活得一樣。如同預告片裡 Junglepussy 唱的那樣:Dance around and bounce those titties、Dance around and bounce those titties、Dance around and bounce those titties,跳舞吧,一邊搖晃你的奶,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創造生活裡的小小惡趣味,就能享受那一點離經叛道的革命滋味。那些禁忌那麼蠢,修女們耍點幽默你們就被騙了,趁你們不注意,打開牢房的門,就要用悖德拯救這個假道德的社會。

《修女哪有那麼色》(The Little Hours)

導演: 傑夫貝納 Jeff BAENA
上映時間:金馬奇幻影展場次請參照官網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圖片提供:金馬影展

修女哪有那麼色 The Little Hours 金馬奇幻影展 電影 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