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今天是 8 月 12 日,再過一個月,就是「911 事件」十週年的日子。即使多年來事件背後陰謀論的傳言不斷,無可否認的,這確實引發了一連串後續的「反恐」效應。從違反人權的特別法到中東地區頻仍戰火,雪片般的新聞、影像、與數字背後,代表的是無數生命與文明的受創。今年五月歐巴馬宣布了賓拉登的死訊,似乎也沒太多人相信衝突會落幕,和平仍是一場遙不可及的夢。1993 年,杭廷頓( Samuel Huntington )提出了「文明衝突論」來說明未來世界秩序的態樣,理論在學院殿堂裡被激烈爭辯著,而巨塔外的真實世界,從顯明的戰爭到幽微的意識,生活在不同社會文化脈絡下的人們仍是不斷再現著誤解與歧異的衝突想像。面對這個龐大的議題,BIOS 編輯部無法用有限的篇幅來處理所有可能的問題意識與政經局勢,但本於初衷,在這個《Ramadan 特輯》裡,適逢伊斯蘭習俗裡的「齋月」,我們選擇從飲食文化、設計時尚、宗教生活、以及在台穆斯林現狀等面向,從一般讀者可能會忽略、卻跟生活密切相關的細節出發,重新「發現」伊斯蘭,看到不同文化和平共存的更多可能。)

「蛤?從日出到日落都不吃東西?連喝水也不行?」常常有朋友在聽見我封齋的消息後做出這種反應,接下來的問題通常就是「那這樣不是應該會瘦嗎?可是我看你好像都沒耶!」尷尬,真尷尬,這一切其實都是因為我沒有好好的照正常的作息過齋月。

每每談到「齋月」這個話題,總是離不開飲食,而這也正是穆斯林要封齋的眾多原因之一。齋月期間不能吃喝,也不能抽煙,只要不是自然產生的,如口水,就不能嚥下喉嚨,這一方面是要體驗處於貧困環境沒飯吃的生活、餓肚子的感覺,好讓我們更珍惜所擁有的一切,另一方面藉由飲食的調節來清理腸胃、促進健康,但也有比飲食還要更抽象、卻更深遠的意義,就是身為有信仰的人,既然已經相信了神,那就要對祂的指令完全服從。其實在齋月期間,不但要在白天不吃不喝,也要盡量不去想或做跟各種慾望有關的事,也不要到處亂罵人或是說長道短的,畢竟是以達到清心寡慾為目標的一個活動。

齋月在阿拉伯文的念法是 Ramadan,其實是伊斯蘭曆中第九個月的名字,因為齋月就是第九個月,但由於伊斯蘭曆跟陰曆一樣是看月亮算日子的,所以每年用國曆算的時間就會稍微往前移個幾天,今年建國一百年,齋月正好在國曆八月,一個摩托車都會把樹蔭當待轉區的月份,也是一個我無時無刻想吃剉冰的月份,但是有過在沙烏地的夏天封齋經驗(體育課還在豔陽下踢美式足球,青春又陽光,又渴),所以我想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

一開始提到我沒有照正常的作息過齋月,其實也是近幾年的事情,記得小時候的齋月(註一)因為有父母的嚴格看管,所以其實過得很健康。小時候封齋的作息很標準,父母會在凌晨大約三點叫大家起床吃所謂的「封齋飯(Suhoor,也有人稱作 Imsak)」,大約四點多就差不多要日出,就開始不吃不喝,也不亂想事情、不亂說話、不亂做事,也就是所謂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一直到傍晚六、七點要日落的時候,再把碗筷擺出來,吃所謂的「開齋飯(Iftar)」,然後到了凌晨三點再把我們叫起來吃飯,就這樣一直循環到齋月結束。

之前〈利比亞的一些食物〉一文提過的傳統開齋小菜

最近這幾年,染上了一種叫做「很晚睡」的病,到了齋月時就會變成「不用睡」,因為如果十二點左右睡下,很難有辦法在三點時起得來,起不來就會睡到天亮,進而空肚到日落,肚子餓事小,口渴才是真正的威脅,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就改成在睡之前吃點食物、灌飽水,但後來發現,即使這樣也都是在三點左右才睡,跟小時候吃封齋飯的時間沒差多少,還會因為睡前吃下食物,再加上開齋時在辦公室隨便填肚,導致體重往上飆,這一切讓我體驗到,還是照正常人的作息生活最好,在十一點睡下然後三點再起來吃東西,吃完東西禮個拜、念個經,等食物稍微消化一點以後再睡個回籠覺,這種接近王永慶先生作息的時間表才是齋月該有的。

每一年的齋月都有不一樣的封齋及開齋時間,穆斯林究竟是怎麼知道幾點幾分日出、日落?其實每一年清真寺都會在齋月前發送一個禮拜時間表,而這個表上面詳細記載了五次禮拜的時間(註二),而封齋的時間也就是一天中第一次禮拜的時間,開齋則是在第四次禮拜以後,要日落的時間,至於幾點幾分的資料,則是由中央氣象局的天文台熱情贊助。

雖然從小就開始練習封齋,但即使是成人也不見得是人人都一定要封,也沒有規定只能在齋月裡封齋;身體狀況不甚理想的老人或是病人,懷孕的婦女以及旅途中的人,都可以選擇不封齋,也可以說是跟齋月請個假,但是有借就有還,等到這些人之後有能力了,再找時間補封齋就好了;如果在齋月期間都有照常封齋,但是平日也想清清腸胃、讓精神和腦筋清靜一下的話,也是可以在平日封齋,算是滿人性的規劃。

齋月中除了禁食、禁慾之外,念經、禮拜也會做的比平時更勤勞,因為齋月是個吉慶的月份,在這個月當中所作的善功是平時的數倍。一般的日子裡,晚上的禮拜是一天中最後的一次,但是在齋月通常會在這一拜之後繼續禮稱作「Tarawih」的禮拜,在有些地方,到了齋月最後十天,更是會在凌晨時禮所謂的「長拜(Qiyam)」,就是一般禮拜的加長版,所以齋月期間在穆斯林國家常常會見到清真寺到了半夜依舊燈火通明,這一切其實都是為了更完善地盡到每一位穆斯林的義務,讓自己更接近真主。

過完了齋月,就是「開齋節」,顧名思義,它就是慶祝開齋的一個節日;伊斯蘭裡其實就只有兩個節日,一個是齋月結束時的開齋節(Eid Al-Fitr),另一個是朝覲(Hajj)結束時的忠孝節(Eid Al-Adha)。如維基百科所說,開齋節這一天都會一大早就到清真寺禮拜,再跟親朋好友互相祝賀,也會跟過年時跑親戚拜年一樣,一家一家的去吃吃喝喝,那種突然可以在白天吃喝的感覺其實真的很妙。

   

(圖說:〈左〉齋月期間清真寺通常會提供簡便的開齋餐點,如水、果汁、優格、椰棗、麵包等,經費由穆斯林共同捐獻,圖為沙烏地阿拉伯一間清真寺在開齋前的場景。〈右〉在沙烏地阿拉伯的開齋節早上,同住在一區裡的鄰居們各自準備一道菜,邀請所有經過的人一同享用,分享開齋節的喜氣。)

在台灣過齋月,其實是很奇特的一種感覺;在伊斯蘭國家的時候,大家都是一樣的,每年過齋月時並不會有人好奇地問「你現在口渴嗎?幾點可以吃東西?那我在你面前吃你會不會生氣?」,就像在台灣每年媽祖繞境,不會聽到大家互問「顏清標會不會累了啊?鎮瀾宮是不是會很擠?」但是反觀在台灣,伊斯蘭本身就讓大家很好奇了,更何況是考驗身心的齋月,因此不論是在學校還是工作,齋月總是會讓我在某種程度上變成焦點,隨時都有人盯著我說「你真的都還沒吃東西唷?也還沒喝?我都有在看你喔!」也有人一直想要看我禮拜,導致我比在阿拉伯時還要注意自己在齋月的作為。

以我身邊的朋友們為例,大家從「不了解、覺得奇怪、到慢慢的懂了」,甚至會在忙碌的時候提醒我「欸!你可以吃東西了啦!」讓我意識到很多事情並不是誰覺得什麼奇怪或是對什麼有歧見,而純粹是誰對什麼不了解,碰到伊斯蘭這種比較冷門的東西,也有可能是大眾可以瞭解的管道很有限,所以更需要我以第一手經驗向大家解釋、分享,不然什麼都不懂,連要歧視都沒辦法做到。

要體驗或是同情處在飢荒的難民不一定要去飢餓三十之類的活動, 或許,你也可以嘗試過不吃不喝、清心寡慾的一天,就算沒有瘦下來或是讓難民感受到你的愛,至少,在日落時喝下第一口水的那一刻,你會體會到原來水是如此的好喝。

最後跟大家分享兩個網頁,看看世界各地穆斯林的齋月生活,一個是 The Big Picture,每年都會有齋月照片精選集,請點這裡看今年的照片吧!另一個是 Flickr Blog 今年齋月第一天發佈的文章

註一:在伊斯蘭裡,齋月的義務是針對「成年」的穆斯林,一般泛指在青春期的人,但是很多家長會在孩子還是童年的時候就開始慢慢教導,如封半天的齋,讓孩子漸漸習慣齋月。

註二:簡單的講,一天五次禮拜時間依序為:日出前、中午、下午、傍晚(日落)、晚上。

撰稿:趙永寧

攝影:趙永寧、馬崇清

伊斯蘭 齋月 穆斯林 Ramadan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