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上只有一種病,叫窮病。」

作為一個社會寫實電影,《我不是藥神》成功引起了中國人民與高層的關注。這部電影是一起中國走私仿藥案例的改編,現實裡的「藥神」自己也是病友,為了廣大慢粒白血病病友謀福,作為印度藥品引進的中介、因此觸法入獄,他身上充滿了神性與熱情。徐崢飾演的程勇就不一樣了,相較原型的犧牲奉獻,角色因缺陷更有人味。2002 年,程勇起家於賣印度神油(壯陽藥),他脾氣差又貪小利,老婆給打跑了,房租也繳不起。無論作為一個人或男人,他看起來都是很差勁的,唯有面對兒子時的溫情,和對父親病況的盡心盡力,能讓我們感覺這人還有點良知。

為了治父親的病,程勇鋌而走險,出發到印度走私一種名為「印度格列寧」的藥,瑞士正版的要價三萬,印度來的成本只要兩百,他賣五千,宣稱「命就是錢」的他為了人民幣可以滿嘴唬爛,對著篤信基督教的牧師說:

「上帝不是說了嗎?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這是佛祖說的。」

本片打著這樣黑色幽默的基底,深入了底層寫照。程勇在兜售假藥的過程裡結成了五人幫,病友 QQ 群主思慧是一位病兒的母親,凱里來的黃毛、虔誠牧師老劉與新婚的老呂,則是病友。他們喊他一聲,勇哥。這聲勇哥,讓混口飯吃的程勇虛榮了,他不再是那渺小被人踐踏的小人物,他可以是為病友們長征的英雄。那簡直是暴發戶版的《綠野仙蹤》,前往奧茲王國的路上,貧窮的人們自救自贖,他們都各有匱缺,卻在賣假藥的路途上獲得了滿足。

金馬 我不是藥神 徐崢

人民吃不起進口藥、每條性命都在等死,中國為何不敢引進印度廉價但藥效相同的藥品?又在人民需要援手時無法積極應對?我們看見了草菅人命的體制養成程勇這樣一個爛人是多麽容易,也看見了程勇如何在目睹他人奮力想活的姿態時,找到生命的自尊。

《我不是藥神》在兩小時內點出了現實的艱困,劇情完整且俐落,也非常清楚觀眾的笑點淚點,只是搬到大螢幕不免有點狗血,比如那一粒充滿祝福的橘子,或者老太太含淚說著:「我只想活下去。」催淚指數一路飆高。還好有點幽默稀釋煽情,比如角色牧師的穿插,明明行為端正表情嚴肅,卻在他每聲「God Bless You」感受到了生命的詼諧與諷刺。

《我不是藥神》引人入勝之處還有配角們的幽暗故事如何打亮主角,隱隱道出了本片的三觀。程勇與黃毛(章宇飾)間的情感很值得注意,一個是老闆,一個是鄉下來的窮小子,程勇為什麼會問他:「你不是看不起我嗎?」那是因為他自覺貪圖便宜與自私自利,相較黃毛為弱小奉獻的選擇。在黃毛面前程勇不是一個老闆,只是一個怯懦且卑微的靈魂。黃毛可說是劇中最靜默的一個人,他的沈靜也給這部節奏明快的電影帶來了呼吸空間,在整部電影裡,我對他忍耐住輕輕咬牙不敢切齒的表情是最深刻的,讓人非常期待這個新演員未來的發展。

這部電影入圍金馬獎多項有其道理,我少見中國商業電影能如此照顧到每個配角的故事,劇本將配角功能發揮得恰到好處、演出窮的大觀園也幫助了主角的成長。在見證人性與生命的脆弱後,程勇在思想上有了革新,那不是中國儒家精神的禮儀謙讓,不是「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而是他從底層這灘爛泥爬出來的戮力,是他哈過腰低過頭後、不得不認識自己還有悲憫的覺悟:「他們吃不起進口的天價藥,他們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殺。不過,我相信今後會越來越好的,希望這一天,能早一點到吧。」徐崢的演技讓這個角色在尾聲得到了一個非常漂亮的昇華,不再大聲嚷嚷,非常平靜的說完了這段詞。

金馬 我不是藥神 徐崢

金馬 我不是藥神 徐崢

這支隊伍亦正亦邪,他們都是有錢人眼中的死老百姓,貪生怕死愛財如命奴性堅強,程勇亦然,而他們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想活著。

窮人們需要的不是遠在天邊的醫學權威,而是一個能為他們鋌而走險的走私犯。人命與權力,哪個比較值錢?導演把情理與法理間的裂隙說開,在道德的勒索下,人民帶著腳鐐跳舞,不能鬆綁法,但能共振法。這齣人民起義與電影的助瀾也確實在現實裡影響了中國醫療體制的改變。

我聽說程勇的故事原型——陸勇,很不爽導演把他拍成這副德性,但是看完電影便懂,文牧野的浪漫英雄主義原來在於,我不是藥神,也不是英雄,只是和他們、你們一樣想活下去的人。

金馬 我不是藥神 徐崢

【2018 台北金馬影展】

時間|11.08-11.25
片單介紹購票粉絲專頁

撰稿:李姿穎 Abby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責任編輯:溫若涵

金馬 選片 我不是藥神 徐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