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壓正》這部作品,基本上能以「復仇」為核心關鍵字一言以蔽之,再以「很姜文」的偷懶評價結束這一回合。從《讓子彈飛》到《一步之遙》,再到這次《邪不壓正》,姜文被稱之為「民國三部曲」的系列作品至此功德圓滿。若將這三部作品一字排開,《邪不壓正》或許不會是最亮眼的那部,但還是有不少可看之處。

改編自張北海的武俠小說《隱俠》,故事發生在 1936 年的北平,李天然(彭于晏飾)還是個孩子時,親眼見到師傅被漢奸師兄與日本人親手殺害,他以天生奇才之姿躲開子彈與火焰,在浴火重生般的浮誇場景中被美國人亨德勒所救,並送往美國接受間諜特工訓練。他心心念念著復仇,終於在十五年後接受任務回到北平,過程中,年輕氣盛的他意外捲入陰謀、經歷軟弱犯錯。

武俠裡的荒誕與軟弱

姜文以武俠小說為底,看完卻不會讓人感到這是一部武俠電影。以武而言,片中最為精彩的相隔對打,李天然與師兄朱潛龍(廖凡飾)從勸說對方把槍放下時的互鬥心機、到一邊出手一邊無奈師出同門破不了招,搭配工整的畫面與鏡頭語言,帶給觀眾更多的是因反差而擦出的娛樂性,而非對於武打的專注。

例如廖凡作為一名到位的演員,在徐浩峰的《師父》裡雖偶爾裝逼,依然以精實武打戲讓大眾印象深刻。但在姜文的電影裡,他的拳腳功夫不再是最主要的看點,武打、諷刺、幽默的三位一體,讓觀眾看著嘴角上揚,不遵循傳統武俠電影會有的模式,姜文卻打造了自成一格的作者痕跡。

姜文在《邪不壓正》裡呈現的「俠」字也有點彆扭。藍青峰(姜文飾)在戲裡說之所以選中李天然作為棋子,是因為他心埋大恨是個好苗,沒想到這株苗卻遲遲沒有發揮效果,還捅出大簍子來。雖然剛開始因為看習慣了電影裡的大俠風範,對於作為主角卻一直對復仇扭扭捏捏的屁孩李天然感到有些不耐煩(配上他雖然苦練還是有點尷尬的北平口音),但觀影到後來,卻滿喜歡這樣的設定。

金馬 邪不壓正 姜文

所謂「其言必行、其行必果」的俠義精神裡能不能有軟弱?心裡想復仇但能不能有舞台恐懼?李天然一路上面對著自我懷疑與內心掙扎,放任幾次大好機會從手中溜走。這設計隱隱地依然是姜文一貫迷戀的布萊希特「間離效果」,去掉理所當然的人物性格與動機,李天然也會觀察與反思他自己。

《陽光燦爛的日子》裡,馬小軍砸了酒瓶殺人,最後卻自我戳破說其實沒殺、《一步之遙》裡,姜文用旁白說著「to be, or not to be? 這麼著還是那麼著?」《邪不壓正》也有突破觀眾第四面牆的企圖心,李天然與觀眾之間比起共鳴,更多的是懷疑,勾起每個人對自我軟弱的省思。姜文作為導演改變武俠類型,反好萊塢、反大眾公式,即便只是有點賭氣似地不想和別人一樣,成品出來後又像哈密瓜一樣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喜歡,他都走出了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關巧紅與唐鳳儀,姜文電影因女性而立體

《邪不壓正》是一部女性角色比男性更出色的電影,比起姜文過去的電影總被陽剛味淹沒,這次關巧紅(周韻飾)與唐鳳儀(許晴飾)的角色對整部電影的立體性很有幫助。關巧紅人物原型為中國知名為父報仇成功的施劍翹,在片中,關巧紅為了報殺父之仇,在城裡開了一間裁縫店等待仇人來到店裡,並為復仇解了纏足,即便必須面對漫長復健之路。關巧紅是讓李天然鼓起勇氣的關鍵鑰匙,沒有她,李天然或許一輩子無法復仇。

金馬 邪不壓正 姜文

金馬 邪不壓正 姜文

而唐鳳儀則是精明的高知識份子,她待在朱潛龍身邊,期待反清復明事成後,成為一國之母。她深藏不露,能依靠男人、也能在發現男人並不可靠時賞他幾個巴掌。許晴演大男人身旁的女人總是特別有韻味,跟《老砲兒》裡的話匣子一樣,唐鳳儀只尊敬自己認為值得的男人。這次許晴入圍金馬最佳女配角,成為全片唯一入圍的演員,精彩演出為整部片增添許多圓融的趣味性與驚喜。

雖然看完《邪不壓正》並沒有姜文超越了姜文的感受,但他電影裡的女性角色走到這裡終於有了更豐富的觀看視角,也是觀影前沒想過會出現的彩蛋了。這部片子,姜文老婆周韻的公司是最大出資方,姜文自己的公司當然也參與其中,他總是這樣自掏腰包拍一支自己想看的電影,玩得開心灑脫比討好觀眾更重要。如同他飾演的藍青峰在片中說的:「我就是為了這點醋,才包得這頓餃子。」為醋包餃,就像姜文為自己拍電影。

【2018 台北金馬影展】

時間|11.08-11.25
片單介紹購票粉絲專頁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責任編輯:溫若涵

金馬 電影 姜文 邪不壓正 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