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monthly 八週年特別企劃——給 8 歲的自己:你還記得自己八歲的模樣嗎?若能夠選擇,你想送給八歲的自己一份什麼樣的禮物? 我們邀請了八位雖在不同領域,卻都樂於與他人分享生活點滴與美好感受的人們,參與我們的八週年創站特別企劃。透過他們獨特的選片與選樂品味,看見活著的無限可能與各種姿態。

曼達|音樂創作者

2018 年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辭去上班族的工作,正式轉為接案的自由工作者。現在時間比較自由,就會想重拾自己,當然也是因為 I Mean Us、甜約翰這兩個團都穩定了 ,感覺表現的東西已經到極限,需要再學習。像最近就是在找老師學習爵士,因為我覺得爵士在技術層面是很高深的,可以運用在創作、和聲、即興上。

如果要推薦作品給八歲的自己,雖然喜歡的專輯很多,但想選 Alvvays 這張《Antisocialites》。一方面沒那麼陰鬱情感又直接、豐富,另一方面,現在看來感覺自己太晚接觸到搖滾迷幻,如果早點遇見這樣的音樂,人生應該會差很多。我從小學鋼琴,理解音樂都是古典脈絡,大學時則流行清新、民謠木吉他這種。這張專輯定位明確,一聽就讓我知道搖滾迷幻的元素組成,打開我對這個類型音樂的想像。

 

也想推薦《我的人魚女友》,為了這次訪問我還特別重看一次。整部片就很夢幻,充滿黑色幽默,然後我特喜歡這個角色的部分是,她和我一樣,是個對女性化的姿態真的毫無天份的女孩(笑)。女主角從小在海邊長大,整個房子破破的,海風狂吹,讓我回想起小時候住在山上,玩鍬形蟲、在大自然裡度過的時光。她十六歲後就想離開去冒險,以前我也有這種想去大城市的心情。有時候也會覺得,如果從小在台北成長,接觸的東西會不會比較廣?一直有種晚了一步、晚了一步的感覺。

所以新的 2019 年,想送一個字「闖」給大家。一路走來,身邊有許多非常棒的創作者、伴我們成長燈控音控,希望 2019 年,我們一起闖得遠。

現在一起工作的夥伴們,兩個團有不同的工作習慣和曲風,但共同點就是:每個人都非常認真要玩團,不是說有誰比較認真、誰打混這種。IMU 我和章羣年齡層比較相近,品味、溝通比較快,有種福至心靈的感覺。而甜約翰其他成員年紀比我大一點,去年紛紛步入家庭(結婚還一定要選在同一個月不然會佔用太多時間⋯⋯)可能也因為這樣,大家就會更珍惜每次演出、每次練習。雖然之前有時候我講話太直接可能也會讓大家有點受傷,但成果出來後大家都滿意那就好了。目前和團員們相處都滿和諧的,但他們說不定不這樣覺得,因為我滿雞掰的(笑)。

最近還有一個重要的改變就是搬家,搬完之後真的覺得神清氣爽。之前住那種一覽無遺的小套房就很雜亂,坐下來的時候就會想說,啊~折衣服~曬衣服~一天就過去了。現在有自己的房間,還有一個小工作區,我就覺得這樣真的很棒,非常快樂。

章廣辰|演員

我覺得自己是個滿「歪」的人。如果要挑一部電影送給八歲的自己,我會選擇《黑色追緝令》:要是能在八歲看到這部片,應該會對我產生很大的衝擊吧。片中的穿插敘事以及黑色幽默,或許當時會看不懂,但導演昆汀塔倫提諾很擅長捕捉人性中邪惡的那一面,看似病態、不正常的精神其實潛藏在每個人內心深處。這點深深吸引我。

目前正在拍一部偶像劇《想見你》。我飾演的是一個有點精神問題的科技公司宅男,這個人的情緒很不受控制,常會有未經修飾的瘋狂行徑,像是他一興奮就會翻桌。這種直接衝撞的處世態度,我覺得跟《黑色追緝令》裡的人物滿像的。現在做為一個演員,我比較想挑戰的,也是這種有點反派卻又迷人的角色,我想這跟我不正經、不善修飾自己言行的性格有關吧。

當初想走這種路數,周遭的人都會反對,希望我去演一些比較正經正派、更符合偶像劇男主角形象的角色。不過我還是覺得,如果能從更符合我性格的角色開始嘗試,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像當年黃秋生得到香港金像獎影帝,也是在《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裡飾演一個變態的反派角色。

從小看港片長大,我覺得自己最喜歡、會反覆咀嚼的電影,都是以喜劇為基調、帶點諷刺感的搞笑片,像周星馳、吳孟達,都是我會想效仿的前行者。自己在演戲時,也會想走一個比較大眾的路線,希望連阿嬤也能看得懂我在演什麼。當然做自己很重要,不過在做自己的同時,還是會想跟他人的期待達到最大公約數。藝術家如果太孤高太冷,也會很孤單啊。畢竟,創作還是要讓別人理解的。

像新戲《想見你》我就非常喜歡,能夠有自信地告訴爸媽,這部戲會滿好看的,可以期待一下。而我在接受了一年的表演訓練、經驗累積之後,也終於在這個行業中,有更踏實的感覺,可以放心地承認自己是一個演員了。2018 年剛結束,面對新的一年,我想送給自己「平」這個字:去年底奶奶突然病重,讓我感慨地覺得, 其實能夠平安健康地工作生活、穩定地成長,就已經是很幸福的事了,不一定要太急著去求取什麼。去年我花了很多時間在上表演課,演的戲不多,到了今年,覺得該是跳的時候了。

楊芷涵|攝影師

小時候我不曾想過自己長大後要成為什麼樣的大人,對我來說,重點是用自己的方式活著。但國小時曾夢想過當畫家、藝術家,我從小就學畫畫。如果要送給八歲的自己一部作品,那會是電影〈Love Me If You Dare〉。

我很喜歡那部電影的氛圍,有個人會一直在旁邊講旁白、內心話。電影開頭,兩個小孩在桌子底下問對方長大想成為什麼,男生說他想成為暴君,小女生說他要成為果凍,我覺得那是一種很天真單純的想法。我喜歡那些平常生活不會有的對白,有一點夢幻或是超現實。

還有裡面有段是男主角跑去咖啡廳找正在打工的女主角,就問她最近在幹嘛,女主角說在學唱歌,男生問他,你想當歌手嗎?女生就回他,不是學什麼都有目的。我很喜歡這段是因為,大家常常做一件事都是為了達到某個目的,但其實或許女主角只是很想要唱歌而已,一件事可以是很單純的,回歸到我對攝影的心情,我覺得真的做一件喜歡的事,把錢拿掉以後還是想做,那才是你真正熱愛那件事。像是電影裡的男主角就在過另一種人生,他有穩定的家庭與事業,每天因成功的標準而忙碌,但旁白也以數據統計著男主角內在的失敗心情,紀錄:這是他第四十次跟爸爸不說話、第九十七次說謊⋯⋯ 之類的。他好像什麼都有了,但人生卻是這麼無趣。

所以我想送給八歲的自己這部電影,希望一直保持這種不要對什麼事都懷有目的,保持初衷的感覺。

我對攝影的感覺也是如此。十七十八歲開始接觸創作,一開始也不是想成為攝影師,因為念了平面設計而接觸到攝影,那時候單純只是想要拍照,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才拍完第二卷底片,我就立志要出一本攝影集,非常的莫名其妙,我開始拍周遭的事物,再拍自己。

假設有人做攝影師必須拍到很大的案子才會感到心滿意足、覺得我好棒、我成功了,但是我不太會有那樣的想法,對我來說,拍不同的人很有趣、最自己的創作也很棒。像我接的案子不一定那麼穩定,大家來找我通常是因為喜歡我的風格,我都是用底片接案,也沒有要用別的風格工作,真的就是很用自己的方式生存。

現在的我除了一直拍照,也有上表演課,還有學現代舞,現代舞是比較可以自我表達的藝術,每個人跳起來都有不同的風格,我喜歡現代舞,是因為它的自由。

張藝|影像創作者

小時候,每年領取學期成績單時,上面都會有一些評語嘛,老師都會叫我不要再講話了。那時我有參加國小辯論社,夢想當律師,想說⋯⋯走比較正派的方向,啊現在就不是啊。小時候太愛講話了,算是調皮,會跟左邊右邊、後面的人一直講話,很喜歡捉弄人家,比如說買假蟑螂放在桌子上這種,反正就很皮啦。

如果要推薦一個作品給八歲的自己,那我會選黃大煒《手下留情》這張專輯,我小時候都聽老歌,如果那時候可以早點聽到就好了,當時看超級星光大道,我就覺得,黃大煒就是一個中年胖男子,他憑什麼在那邊給我教這群人(小時候不懂事,大人請息怒)結果我現在才發現原來黃大煒這!麼!厲!害!好可惜沒有早點認識他。我最近還有在聽陳小霞老師的作品,她有首歌叫〈聽歌的人〉,那首作曲就是黃大煒,天啊他很有才華!

 

如果要跟那時的自己說句話,我應該會跟他說:勇敢一點,相信自己。

我以前數學很不好,上數學課時我會覺得我是全世界最糟的,老師發考卷時在喊八十分的坐下、七十分的坐下、六十分的坐下,那個過程我都很忐忑,後來我發現,其實不用讓自己活得那麼壓抑。要勇敢一點,做你喜歡做的事情,相信自己可以辦得到。

以前我很在意別人的評價,因為那時候還沒有自己會的事情,只能靠分數來決定自己的價值,現在比較多事情可以證明自己可以做得還不錯,不會這麼徬徨。開始有自信也是從我學美術開始,以前我剛進美術班時都是吊車尾的,後來自己很認真去上課,慢慢磨,就開始拿到比較好的成績。真正的實務技能,真的要刻骨銘心學過來的才是最真實的啊!

我還滿慶幸我現在成為了我想要的樣子,就我目前所擁有的技能,可以做一個影片創作者、持續分享植物的知識、持續做我真的喜歡做的事,我覺得沒有辜負我自己。

我現在在準備《植不起來實驗室第三季》,一方面想把節目做好,但我更希望把花藝學好,所以我現在都有去社區的那種花藝教室上課(順便意淫花藝老師?),這樣子就算節目做不好,也能持續累積更多技能,更有能力跟我的觀眾分享。所以我希望 2019 的今年,大家都可以選一件事情,專心的把它做好。

採訪:BIOS monthly 編輯部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張藝 楊芷涵 章廣辰 曼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