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裡,綠意是逃逸的指南針。每個人心中都擁有一兩個可以舒心展開的綠意角落,今夏正熱時,BIOS monthly 攜手 edie ke 共同探索那些我們留戀的綠。設計師品牌 edie ke 首次發展日常著用的 Gardener 系列時裝,以莊園裡工作的女園丁為靈感,循著一日的生活時序換裝。白色布料上有窗櫺的細緻排列,也有日日包圍的植物蹤影,更以大量通透細紗,舒緩熱氣奔騰。

本次邀請林子熙帶我們走逛城市裡或大或小的綠洲,分享植物與人間的滋養。從舞者、服裝設計師到演員,她是《積木之家》裡先天真後厲鬼纏身的宜娟,也是《噬罪者》裡為愛發狠的怡安。能夠一次次「演技大爆發」的同時,她在城市裡學習深呼吸,放下許多一路走來的執念,也抓住該堅持的繼續往下。

生活是別所

國中畢業後,她來到山闊樹繁的北藝大,朝一個職業舞蹈家的路邁進。北藝大舞蹈學院,是夢想實踐的中繼站,她在那裡準備自己,也在那裡感受自然的廣袤與魅力:「學校真的很美,你進去會覺得,這個學校有在運作嗎?每個系所的人都在系館裡、大家都很認真在自己的專業上,但是你走出來就看到山啊。然後在廣場,跨年的時候會同時看到 101 和大直的煙火,還可以看見整個台北市夜景。」

三年先修,四年大學,她青春七年都在關渡度過,對世外的認同也延續至今,「我們都會說要『下山』,下山之後都會覺得自己跟這個城市好像有點格格不入,因為我們在山上太久了,所以都會有點怪(笑)。」

 

山很寂靜,每個人很專注在自身技藝⋯⋯這樣的情景一直跟著她。後來林子熙成立自己的服裝品牌 Hello Phoebe,從品項到形象拍攝,也不忘帶入植物元素。她說,「如果沒有一些自然的東西,這個品牌好像有點不成立。回溯了一下,也許是我自己在學校待了很久很久的時間吧。」

下山後的林子熙,帶著山的氣息穿梭在城市裡——我們抵達「別所」。英文名 Shelter 切合此處氛圍,靜靜隱身在巷弄內,正是一個避鬧所。別所擁有一整片露天的院子,綠意扶疏上磚牆,延展開來,成為城市裡稀有的呼吸空間,在此點杯飲料、慢慢享用甜點,讓忙碌繁雜的心得以站穩再轉場。即使在室內,別所也有舒適的桌距,沒有壓迫感,落地窗打開面向庭院,以一種慵懶的方式收納理想生活的樣貌。

重新打磨自我

山下生活偶爾艱難,有段時間,林子熙不喜歡別人知道她跳舞的過去。有些影像工作者得知她會跳,常說妳隨意來一段吧我隨意拍。但她因為在意,更難隨意:「舞蹈對我來說是一種專業,不是興趣。視為專業的時候就不是這麼輕而易舉可以做的事情,需要更明確的指示。我需要你給我方向,我們來排練,排練完之後確定要怎麼拍,我們討論過後再一起呈現,才是比較理想的狀態。」

體內帶著執著前來面對新的挑戰,她難免自傷。應徵植劇場時,她以舞蹈和文本做了綜合呈現,王小棣老師問了一句:為什麼不跳舞啦?「我就哇,大哭。我曾經真的覺得,我一輩子都會跳舞。」如今林子熙說到放棄職業舞者的生涯轉捩點,依然落淚。因為一心一意,割捨便有如小死。

如今她更確定了心意,把對舞蹈的執著轉換到表演。舞蹈世界激烈競爭曾經像黑天鵝的噩夢一般跟隨,她在其中有勝有負,卻也受困於年齡漸長、肉身漸衰的現實限制。而表演是還有成長空間的地方,林子熙享受這樣的鍛鍊,可以再戰一場:「我覺得我自己是一直在往上,每次好像都多知道了一點,下次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再去挖掘我這個人更不同的面向,覺得每個角色好像都有得到一點什麼。」

不同的角色有各自的磨練,她有向前的恆心:「覺得自己的能力值好像一直在提升,提升一點點也好。」

身經磨礪的她,走到千錘百鍊的場所——以覺學除了販售精心設計的金工商品,還可以自己動手、敲擊出想要的飾品。門前植物茂盛且自由地生長,彷彿是保護此處的結界,當我們在此一錘錘敲下讓金屬延展,也在規律的鍛鍊裡舒展開自我。有時休息瞥見一旁的貓咪,或棲息在桌邊、或奔跑追逐,讓人感謝都市裡還有一個可以放鬆的地方。

方正空間裡老屋與新裝痕跡平靜地並存,以覺學在這裡實踐了舒心的生活角落,無論時間如何走過,依然有人在此安然敲擊,像是在亂世裡錨定一處不隨波浮動的沃土。也是這樣的安穩,適合好好坐下來給自己一個禮物,訂做一圈黃銅手環或一只玫瑰色的戒指,又或者,在揮動小小錘子時深呼吸,再打磨出一個新的自己。

《積木之家》到《噬罪者》,柔軟與反抗

植劇場《積木之家》讓演員林子熙第一次被那麼多人看見,她在其中扮演宜娟一角性情溫順,卻在發現姊姊與丈夫一連串靈異事件後被附身。於她而言,雖然瘋魔外放滿口鮮血吃豬心也是挑戰,但最難是宜娟對其他人唯命是從的態度:「剛演《積木之家》的時候,我確實不知道要怎麼演這個角色,因為真的跟我太不一樣。」

要演一個「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生氣」的弱女子,有時候她過不了自己這關。「那個時候我一直想要對抗她,我一直試圖要跟大家說,不可能有這樣子的人。」她為角色請命,能不能讓宜娟擁有反抗的能量?「我覺得她反抗才會成為一個精彩的角色。每個人都想要為自己的角色平反,她如果今天反抗的話,是不是觀眾會多喜歡這個角色一點?」

最終宜娟沒有反抗,但林子熙在其中習得柔軟,也思考自己對角色的干預。「以前有點太直接了,情緒上我都會直接表達。可是宜娟讓我知道,其實中間還是有一些彈性與柔軟。」結果到了《噬罪者》,怡安也把男友小杰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也溫柔婉約。形容自己根本「剛烈」的她,在其中找到進化的可能:「有《積木之家》的經驗,我知道應該要怎麼做會更好,然後可以說服觀眾,相信這個角色的個性真的是這個樣子,就在我們的身邊。」

《噬罪者》挾帶更生人議題的沈重而來,而怡安論及婚嫁男友的哥哥,正是剛出獄的更生人。她用柔軟的力量帶來緩衝,也放大愛與恨的一體兩面。最困難一幕,當她發現男友的背叛,從原先順服的身體內生長出殺競爭對手的力道:「我很喜歡怡安最後這個反叛,如果沒有反叛就真的好可惜、好可惜,她就是路上會遇到的隨便另外一個女生罷了。」那種不顧一切的狠勁自然是可怖的,但在演員眼裡,那也是一個可敬的角色:「那個當下,巨大的恨已經超越了一切,因為她對小杰有同等的愛,對唐娟就會有好幾倍的恨,那是沒有辦法去控制的。」

凝視鏡頭

隨著《噬罪者》完結,林子熙下一個面世的作品《鏡文學:驚悚劇場》緊接而來。她在短篇〈隧道〉裡擔任女主角,正是一位因車禍斷送舞蹈生涯的舞者,當她在隧道裡痛苦地舞起來,無視來車燈光刺眼,舞演於一身,舉手轉身間有飛蛾撲火細膩的絕望。

可以演一個柔弱的人,可以演一個有力量的人,可以面對自己的過去,演一個舞者。她看向鏡頭的眼睛,如今更加堅定,透過鏡頭的眼睛,林子熙也看穿自己。最後一個城市中的綠意停留,我們來到徠卡之家。座落在青田街巷內的日式老屋內,百年相機品牌徠卡首次以「家」(House)定名,讓這裡不只是商店,而是喜愛攝影的人可以前來駐留、交流的地方。

老屋的窗櫺美麗,呼應她身上服裝的格紋。穿梭在綠意間,林子熙不同階段的經驗,都落下形狀不同的林蔭,舞蹈、設計和表演合而為一:「大家眼裡好像會認為這三個東西是完全不一樣的平行線,可是我一直覺得他們就是點線面的感覺。」

她一向有往前追逐的勇氣,「以前確實也以為我可能一輩子會一直跳舞吧,但是我又突然間很喜歡打扮,我去紐約就覺得真的好華麗喔,在紐約的時候感覺到五光十色,我很想要為自己打扮。」回來後她立刻去服飾店面試,「我爸就抓狂(笑)他們都覺得我在開玩笑,可是我就是⋯⋯其實我已經投了履歷。」

總是不顧一切,也去記住現在的自己要的是什麼。今日林子熙與我們走逛城市裡得以喘息的綠意角落,邊走邊談,其實我們都可以是自己的園丁,用停留澆灌自己,用努力茁壯。

[ 別所 Shelter ]
地址|台北市承德路三段51巷18號
營業時間與電話請參考粉絲專頁

[ 以覺學 ]
地址|台北市遼寧街19巷23號
營業項目與時間請參考粉絲專頁官網

[ 台北徠卡之家 House of Leica Taipei Qingtian ]
地址|台北市青田街6巷3號
營業時間與項目請參考粉絲專頁

【edie ke】
2014 年秋天由設計師 edie ke 創立的同名品牌。從禮服到花藝設計,edie 的創作以完整的敘事做為支撐,發展所有作品的微小細節。在品牌邁向第六年之際,首次推出 Gardener 系列時裝,將 edie ke 獨有的氣質,優雅的融入日常生活。

撰稿:溫若涵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髮妝:Masun

服裝協力:edie ke

場地協力:別所、以覺學、徠卡之家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服裝 edie ke 攝影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