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台灣兩倍大的小島,藏著八個世界遺產,從古城到聖城,擁有「世界最美火車線」,這裡是離印度最近的微笑國度,虔誠的佛陀信仰,人心質樸而良善,獨身女性也能自在遊歷。在這個熱帶島國,你能在體驗草原氣候,參加獵遊,探索狂野,或者一路往南部濕區,冒險泛舟、雨林野營。

「世界文化遺產」古城與聖城

斯里蘭卡八大世界遺產之一的「獅子岩」古城,聳立在叢林之中,被護城河圍繞著,易守難攻,在五世紀曾是個短暫的王朝首都。驕傲的獅子揹著謀朝篡位的庶子,在此守護了十八年,才等到嫡子的復仇。兩百米高的巨岩,都市人得花一個半小時才能登頂,途中經過精彩的岩洞彩繪壁畫,21 位纖腰豐滿的裸女,拿著供品鮮花,在岩洞裡忙碌著。登頂的路口是碩大的獅爪,捱過吹得令人踉蹌的陣風,得以飽覽「南亞的馬丘比丘」,千年遺址層疊起伏,但也隨時間消逝風化,難以想像過往的繁華榮貴。想飽覽獅子岩雄偉的側臉,十來分鐘遠的 Pidurangala 岩石是我想私藏的絕美景點,聳立於矮山上、幾個足球場大的巨岩,豁然開朗,一邊見著萬獸之王,一邊則是夕陽山外山,在寬闊的巨岩上被風吹著跑,說不出的刺激。

叢林中的萬獸之王「獅子岩」,乘載了千年歷史的宮殿。

「獅子岩」不遠處的「丹布勒石窟」,步行上山是整片大岩,換個角度後就能見到狹長的裂口,裏頭藏著 157 尊或坐或臥的彩繪佛像,雕刻一氣呵成,寧靜而壯闊的穴內奇觀。

世界文化遺址「丹布勒石窟」中的彩繪壁畫與佛像雕刻。

一年一度的普桑節上萬信眾聚集在佛寺誦經祈福,直至深夜。

流亡到印度的嫡子從獅子岩奪回政權,便將首都再次搬回阿努拉德普勒,這裡不但是世界文化遺產,擁有 1,400 年歷史的古都,是最早的佛教聖地,也是佛牙最初抵達處。阿育王的女兒從印度帶來菩提樹在此插枝,茁壯後分八株移植各地,佛教開枝散葉,白色鐘型高塔是斯國佛教特殊建築,許多大型佛塔內因有佛骨而香火綿延。到此千萬別錯過密興多列(Mihintale),此處咸信是佛陀第一個抵達點,也因此成為僧侶們修行必朝聖之處。在普桑節時造訪,能目睹百來位僧侶登上岩石,而信眾們誦經數日、遊行、免費發送食物,感受微笑國度的虔誠友善。

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聖城康提」,正巧遇到眾人在廣場祈福。

爾後斯里蘭卡政權混亂了好一段時間,直到佛牙寺建好,將佛牙由阿努拉德普勒移置康提,奠定了聖城的地位,全世界僅三顆佛牙,其餘兩顆分別在台灣和中國。除了佛牙寺,康提湖的晨昏美景也別錯過,湖邊散步或健行上制高點各有春秋,時間充足也可到森林保護區漫步,與猴群禽鳥一同穿梭在藤蔓與樹林間。

「世界最美火車線」:山線與海線

從康提起站的火車路線,沿路經過高山茶園,不時能見到採茶人家,越往後段則是峽谷風情與農家生活,可以跟著當地人一起搶座位、掛火車、吹著帶有嫩綠色澤的涼風,坐在門邊的我雖然屁股稍微委屈,但每次小歇睜開眼,看到滿山谷的綠還是讚嘆,快門聲響此起彼落。享受一點可以選冷氣等艙,邊看書邊體驗慢步調,車上的小販足夠品嘗庶民文化,熱奶茶配著咖哩葉炒花生,醉人的異國滋味。

「世界最美火車線」:山線,搭乘山線超過五次,每個新視角都有不同的讚嘆。

雲霧之間的 Lipton’s Seat,位於立頓茶園頂端,如果你懂霧,那這晨昏都美。

沿途可前往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參觀茶廠,品質不是最好的,寓教於樂是足夠了;或者到雲霧之間的 Lipton’s Seat,因為美麗的錯誤,我沒趕上末班公車,急忙忙招了嘟嘟車直奔山頂,原以為大霧會讓我錯過一切,後來才明白原來最美的不是終點,是沿路起伏與天色變幻。穿過霧來到山頂雲端,看著夕陽穿過雲海沒入霧裡,感受熱帶高山區的冷冽,再來一杯熱呼呼的錫蘭紅茶,每次呼吸都能滿足的微笑。

想要徹底感受鐵道之旅,可以選擇到艾拉(Ella)攀爬艾拉岩,順著草綠的鐵道走入村落農地,穿過林間,踏過小溪,豔陽從蔥鬱高聳的枝幹中灑落,或者從 Ohiya 走往 Patipolla,沿著軌道穿過黑暗的隧道,感受火車擦身而過。自助旅遊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手上的地圖其實足夠帶路,但誤信當地人,最後涉水拔山,拄著木棍喘著氣,爬上六十度的陡坡,越苦的記憶在回憶裡似乎都會裹上糖,每嚐一次都是驕傲的微笑。

「世界最美火車線」:《神隱少女》的海上火車。

鐵路的高潮在南部的海線畫下句點,「海上火車」是《神隱少女》迷們絕不錯過的體驗,不過,我更推薦「海上公車」,絕大多數路段最貼近海的還是公車,加上斯國司機瘋狂的駕駛風格,絕對能體會海上飛的快感,加上沿路隨時可停的衝浪天堂與度假勝地,隨處可見的魚市場與沙灘夕陽,隨興的走停兩三天,讓心情帶你冒險享樂。南部算是旅遊熱區,除了同樣是「世界文化遺產」的加勒,這裡帶有濃郁的殖民氣息,從建築到價格,還有鮮少人走訪的 Dalawella 海灘,沙岸邊就是捕魚船,椰子樹吊著的鞦韆盪在海面,能在這裡衝浪一回,實在是享受。

「世界自然遺產」霍頓平原與辛哈拉加雨林

中部平原是生物多樣性的熱點,在中部高原你能找到西部紫臉葉猴、灰瘠懶猴和斯里蘭卡豹等瀕危物種,當然,你必須在清晨深入高山平原,或在熱帶雨林野營一宿,是最特別的體會。

霍頓平原世界的盡頭,俯瞰南面濕區蜿蜒的河川,與一望無際的山景天色。

大概是四小時的健行,從莽原到山頂,再到世界的盡頭,莽原的景色大有不同;黃澄澄的開闊性,帶著搖曳的黃綠色,點綴著幾些耐旱植物的紅色花朵,從清晨濃霧走到烈日高照,雖然偶爾會有種沒有盡頭的疲憊感,打開耳朵,聽綠樹中唰唰的聲響,是紫臉葉猴一家人,瞇起眼睛,各種圓嘟嘟的小鳥像是打水漂一樣,沿著草面彈跳,運氣好還能見到幾隻鹿。

整個小島最不同的氣候區,就是「獅子王」辛哈拉加雨林區,古時從印度來的獅子雖然滅絕了,但這還有一塊很遙遠高聳的「獅子岩」可以挑戰一下,這個獅子岩難度頗高,要三天兩夜露宿雨林中,手腳並用在溼度接近100%的深綠色中上上下下,最後攀岩登上獅子岩,眺望雨林。這裡的野象攻擊性很強,每年有不少人死於大象攻擊,豹也有個幾隻,還有數不盡的各色蝸牛與爬蟲類,挑戰性最高的還是隨處可見的毒蛇和毒蜘蛛,當然,專業的導遊會保護你,只要你能接受不洗澡,一切都可以商量。

國家森林公園吉普車獵遊。

如果嫌這樣苦了點,我推薦吉普車獵遊和高級露營,有不少個國家公園都有提供,六個小時在國家公園轉轉,從豹到熊、鳥到鱷魚,運氣好都能見著,最好的時間是摸黑清晨出發,趁著夜行性的動物還醒著,車上有冰水餅乾,下車後還有藥草茶與點心。晚上睡在應有盡有的豪華帳棚,雙人床與馬桶、吊床和油燈,開門就是雞和鳥。夜裡還有營火烤肉、啤酒烈酒、滿天星斗,那種原始與奢華的強烈反差,絕對是都市人嚮往的體驗。

如果你說英文、吃夠辣、愛喝茶、不介意塵土日曬,斯里蘭卡真的是很美好的選擇,她的原始是種美,放下現代化的高傲才能欣賞這種慢,那是停留在外戶而不閉的大同時代,信任和互助令你感到渺小。在這,有錢當然很好,但你會發現,沒有錢一樣好,文明是人擁有過多的一種病。

我們內心都藏著貼近自然的野,在你邁開步伐探索的那一刻,將醫治你所有的文明病,旅人都懂。

撰稿:Brook

攝影:Brook

斯里蘭卡 獅子岩 丹布勒石窟 聖城康提 立頓 神隱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