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把金針花加進巧克力的那天,芳婷懷疑過自己。她想,金針花不是只能跟排骨加在一起的嗎?那是專屬於甜點師的小小猶豫跟絕望。試過很多調味跟比例,金針花巧克力正式成為菜單的一員。

choco choco 是花蓮首間手工巧克力專賣店,73 年次的芳婷與歷權將屋齡六十多歲的老屋改造成有咖啡、巧克力與展覽的複合式空間。歷權是花蓮人,芳婷是熱愛花蓮的台北人,將「巧克力」化為溝通工具,把他們眼中花蓮有趣之處,跟生活中想分享的點滴,用巧克力的型態傳達給大眾。

目前店裡有六款口味固定使用在地食材,小米酒松露直接使用花蓮酒廠產的酒;綠茶口味跟瑞穗吉林茶園合作,不同於台灣常見的日式抹茶口味,他們找到工廠,願意將茶磨成茶粉,讓巧克力更為濃郁。有一款入口鮮明,辣的,加入馬告,也就是原住民愛用的山胡椒,香氣出乎意料跟甜品非常搭。另一款討喜的在地口味是洛神花,酸甜交錯,因應花蓮人偏好的口感,仍吃得到洛神的果乾。

「每次要試做新口味都會懷疑自己,想說我真的有辦法做出來嗎?」芳婷笑說,「每次開發新款,至少要花一個月的實驗時間,試做、調整、客人回饋。研究國內外各種巧克力或是蛋糕的食譜,研究怎麼讓食材入味,去做各種嘗試。最難的是小米酒,小米酒甜度高、但是酒精濃度並沒有太高,太淡吃不出小米酒,太重油水分離,比例上試最久。」調整跟試驗過程中,除了甜點師本人辛苦外,帶給歷權的職業傷害是,開一間店胖了 20 公斤。

抵達花蓮,故事才開始

花蓮是個很棒的地方,但工作不好找。藝術背景的芳婷第一次想移居花蓮時,能找到的多半都是服務業,無法累積經驗,嘗試過一陣子後決定回到台北的畫廊工作,歷權如果去台北就會找她。兩人決定交往後,芳婷想,不如回去花蓮,又做回服務業,也去過學校當過助理,做的內容跟面試說的不太一樣,她硬著頭皮養了一年的細菌跟細胞。兩人盤算著結婚,卻也擔心未來。對未來最為茫然的時刻,她在台北遇見手工巧克力店 Henry&Cary,宛如生活中的小小亮點,開店的想法就從這裡開始,兩人也終於有了勇氣,確定彼此要在花蓮定居。

「我們沒有開過店,表面看到的跟實際遇到的真的是不同的事。第一間店開在遠東百貨對面,看起來很熱鬧。花蓮開了一家手作巧克力店,大家會想來嚐鮮。第一年小小獲利,第二年開始持平。」歷權說,「我想到以前做採訪的時候,聽餐廳老闆講過一句話,他說最慘的不是虧損,而是持平。虧損你會怕、會想辦法,持平最可怕,一間店開了八年十年,時間無法再來。第二年我就出現持平,心想糟了,而且所剩的錢不多。第三年我還是出來接案,貼補我自己的薪水,店裡事務以芳婷為主。」

 

因為拍攝工作,他剛好來到溝仔尾,這裡曾經是花蓮最繁華的區域,有過電影院、百貨公司,也曾有過軍中樂園,乘載過老花蓮人記憶的舊商圈,現今卻陷入漫長的停滯。歷權見到 choco choco 前身的老屋,覺得很美,恰好跟朋友討論過後,想把原先的巧克力專賣店轉型成咖啡甜點店的形式,有空間、有飲品,也才有跟人交流的可能。當時老屋的租金也相對便宜,於是決定承租。

為了省錢,接下來三四個月,兩人都是蠟燭兩頭燒。歷權每天早上八點來幫工班開門,幫忙做一些不需要技術的勞力工作,十點去支援舊店。如果下午有案子,就去跑採訪,採訪完回來幫忙工班,關鐵門,再回去店裡幫忙。過程很辛苦,歷權回想起來,卻喊著好玩。籌備近半年,轉型後的 choco choco 在新址正式開幕。

「不只是店務的整備,也有核心的整理,思考為什麼我們想在花蓮經營一家理想的小店、想讓大家認識手工巧克力,但這件事失敗了?我們想應該要弄成開放的空間,以前舊店只有八坪,吧台還是擋起來的,應該要有交流的可能。」歷權說。

和花蓮的海發生關係

現在的店內有長桌,平日下午芳婷會在這做甜點,客人常常一邊注視著她充填內餡,一邊說好療癒。把核心想通之後,其他就更順暢了;客人會帶材料來,或是自家的作物,即興考驗他們的臨場反應,透過這些,他們發現花蓮是一個取得新鮮食材很容易的地方。他們將這些生活中聽過的食材都包進巧克力,滿滿在地食材的綜合選品,每一口都是花蓮的味道,甚至還被花蓮縣文化局選用為伴手禮。

作為在地小店,他們期待創作是跟生活相關連的,不只有他們這麼想,許多年輕的創業小店主都抱持著相同的心態,想讓人們更能體驗花蓮的抓地力。他們跟朋友共同討論出主題,以海為元素去開發,「好想生活本舖」做了海洋系列陶盤,利潤捐贈給門諾醫院 / 新生兒照護單位 。choco choco回到專長的領域,開發出可以常溫保存的新產品——「一片風景」抹香鯨與飛旋海豚。

「花蓮人會覺得海離我們很近,我又是攝影師,那麼常拍海,但是在開發過程中,信心完全崩解。我們對海的認知是建立在大範圍的,要去做才認知到缺乏細節。那一年我們只要旅行,就會去有海的城市。」歷權說,「台灣本身是一個海島國家,每個地方對海的記憶其實是不同的,九份的海很憂鬱,帶有歷史感,基隆是岩岸,有漁船有人。其實海沒有變,變的是每個城市看待它的方式。那花蓮是什麼?我們才決定海浪裡要放入鯨豚,那是東部海域會看到的。浪也是,不是遠景,要觀察紋理,才開始做出海浪。」

抹香鯨換氣的時候,通常喜歡垂直動作,於是巧克力上的抹香鯨其實正在下潛的,牽動旁邊碎浪的形狀。這些都需要在製作中間慢慢摸索,一筆一畫建模畫出來的。除了海與鯨豚,也有名為「城市記憶」的兩款窗花玻璃。出自於對花蓮的欣賞跟熱愛,choco choco 希望創造出蘊含花蓮記憶的伴手禮,跟土地產生連結,不僅能坐在店內,體驗味覺的冒險,也能帶走一片看見的風景。

info|choco choco 手工巧克力
地址:花蓮市忠孝街 70 號
營業時間:下午兩點至晚間十點(週二、週三公休)

專題統籌:楊安

撰稿:李屏瑤

攝影:陳佩芸

責任編輯:溫若涵

花蓮 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