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Monthly http://www.biosmonthly.com Sat, 21 Jan 2017 12:18:40 +0800 2016 BIOS 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 zh-TW BIOS Monthly http://www.biosmonthly.com http://www.biosmonthly.com/images/logo-b.png 144 31 Legacy「鐵漢柔情」演唱會完整陣容公開,黃大煒、王治平、滅火器剛柔並濟為男人發聲 http://www.biosmonthly.com/event_topic/8489 http://www.biosmonthly.com/event_topic/8489 Fri, 20 Jan 2017 16:58:54 +0800

Legacy 2017 全新系列演唱會「鐵漢柔情」驚喜連連,繼大陸獨立音樂人李志與搖滾王者乱彈阿翔台北演唱會,以及四分衛 × 小小鼓手台中演唱會創造大量討論後,今日宣布邀請實力唱將黃大煒、知名製作人王治平、台灣龐克搖滾代表滅火器加入系列演出,六組風格迴異的音樂人,紛紛用自己的方式詮釋「鐵漢柔情」,打破樂迷對他們既有的想像。而自 2007 年發行《Passion》專輯後,黃大煒睽違十年選擇於忠於音樂原味的 Legacy 發表新作,並邀請多名他相當欣賞的樂手一起合作,近年與黃大煒合作密切的夥伴 POLO WL 也將一同演出!然而,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黃大煒給樂迷的驚喜不止於此,除了好友李泉大力相挺從大陸飛來擔任嘉賓,更邀請男神以神秘嘉賓之姿參加「鐵漢柔情」演唱會,意想不到的組合將帶給樂壇耳目一新的跨界演出。演唱會將於 2/24 於 Legacy 台中、2/28 於 Legacy 台北舉辦,1/23 中午 12 點正式開賣!

對於黃大煒而言,音樂即生活,創作即所思,音樂就是他的一切!自 1988 年來台發展音樂事業 29 年來音樂路上從不停歇,也不追逐市場潮流,專心致志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並不斷突破。多首膾炙人口的經典情歌〈你把我灌醉〉、〈讓每個人都心碎〉與〈想愛你〉等讓人聽見他的溫柔;〈秋天 1944〉、〈甲午戰爭三部曲〉則以震撼人心的中西合併曲風,呈現鐵漢的剛強。2016 年底黃大煒動作頻頻,除發行新作大陸劇《少帥》主題曲〈在此刻〉向大外公張學良致敬,也發表〈我愛京劇〉以搖滾曲風展現他對於傳統音樂文化的熱情。他對於提攜後進更是不遺餘力,由黃大煒擔任製作、沈曉慧 × 李冠毅 × POLO WL 演唱的〈M.A.D.(笑也)〉更一舉登上 KKBOX 台語新歌排行榜第一名,豐沛的創作能量讓人望塵莫及!

對音樂品質非常堅持的黃大煒,選擇於 Legacy「鐵漢柔情」系列舉辦新作演唱會,除了相當認同 Legacy 多年來推動台灣音樂產業發展的投注外,也對「鐵漢柔情」企劃擁有強烈共鳴,不僅創作中充滿了「鐵漢柔情」柔情的特質,私下的黃大煒活力十足、爽朗的外表下也有著相當溫柔的一面,擅長為親朋好友料理的他,可是號稱能一人包辦前菜到甜點;而接到 Legacy 團隊的邀約時,不禁開心的說:「太酷了,鐵漢柔情就是我啊!」一向充滿實驗精神的他,這次以【在此刻】M.A.D. (笑也)為題打造發表會,邀請許多夥伴一起玩音樂,除了好友李泉助陣,讓人想破頭也無法相信他們居然有私交的男神神秘嘉賓更將現身演出,打造一場瘋狂有趣的音樂饗宴!

除了黃大煒的演出,四分衛的《愛曾經讓我們在一起》台北場將於 2/11 舉辦,多名音樂人的幕後推手王治平也將首度於 Legacy 舉辦演出,將演唱多首經典曲目向美好年代致敬。此外,滅火器樂團也將有專場演出,更多資訊請請鎖定 Legacy 粉絲專頁!

Legacy Presents 2017「鐵漢柔情」系列演唱會

02/11 四分衛《愛曾經讓我們在一起》台北場
02/24 黃大煒【在此刻】M.A.D. (笑也)台中場
02/28 黃大煒【在此刻】M.A.D. (笑也)台北場

實體購票|7-11 ibon(iNDIEVOX 售票系統專區)
台北場地址|永豐 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八德路一段一號,華山 1914 創意文化園區 中五館)
台中場地址|Legacy Taichung 音樂展演空間(台中市西屯區安和路 117 號)

]]>
2017 年七大穿搭趨勢預測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8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8 Fri, 20 Jan 2017 16:31:08 +0800

如果你是關心時尚趨勢的人,不難發現去年是有趣的一年,肩線一件比一件低的落肩上衣、風衣材質的棒球夾克、樂福拖鞋都出現了,布料跟形體的解構、拼貼愈玩愈是風格。今年,沒打算把原有的東西拋棄,而是就此延伸,添加一些裝飾、做點裁剪,時尚網站 WHO WHAT WEAR 預測這七大單品將引領整個 2017。

一、大膽的耳飾(bold earrings)

2016 年,許多人的耳朵爬上了「耳骨夾(ear cuffs)」,或稱「全耳式耳環」,如一縷草或一隻鳥攀附著,頗具詩意。今年的氣質轉換成霸氣,請盡量配戴誇張、大膽的金屬垂墜耳飾,展現鮮明的性格。

二、方肩(boxy shoulders)

在肩膀的部份,落肩的趨勢一樣在,只是角度揚起了不少。今年將吹起立肩風、較大的方型肩線,被稱作「2017 年街頭最酷剪影」。利用西裝外套或夾克穿出堅挺,營造中性的俐落帥氣感。

三、緊身胸衣(bustiers)

有些眼尖的人應該已看到這個趨勢,先從細肩帶連身裙開始,日劇《月薪嬌妻》女主角新垣結衣也穿過幾次,到了今年,演變成更像內衣外穿的緊身胸衣,搭配於透薄、緊身的上衣或襯衫外面,讓上半身顯得更苗條,或許還有點托胸效果。當然,有自信單穿也很好。

四、條紋(loud stripes)

條紋一直是不敗的單品,也沒什麼規則可循,不過,今年可以多嘗試直條紋,與更大塊、異質或異色拼貼的幾何條紋。

五、螢光色系(neon)

過去,電子感濃厚的色調系如螢光黃、螢光粉紅大多出現在球鞋上,今年將變成服飾席捲時尚。若搭配素色如黑色得宜,不但能穿出內斂的質感,還夠出眾。

六、粉色(pink)

沒錯,有些人頭痛的粉紅色強勢回歸,但這次粉紅色變得可親些,嚴格說來,回歸的是比粉紅色再「少甜」一點的粉色,像一抹淡淡的腮紅、像你不經意沾到的細粉,既不搶眼,也不逼人,不管你是男孩風還是女孩風、是男是女,今年都應該嘗試一下。

七、長袍(robes)

長大衣、罩衫流行了幾年,今年還會繼續,不過變得更慵懶、布料更軟,也省去呆板的扣子,以類似睡袍、浴袍等形式出現,整體率性像是隨意披上的,穿個裙子、牛仔褲、高跟鞋等,就能出門了。

]]>
善用衣櫥已經有的,打造新冬季時尚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7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7 Fri, 20 Jan 2017 16:18:34 +0800

不想多花錢又想穿出風格,你可以重新思考毛衣、襪子、墨鏡等的價值,不但確保一個溫暖的冬天,也讓時尚級別再升級。

該怎麼做?首先,你可以將高筒襪穿在牛仔褲或任何褲裝裡,尤其是直筒褲或窄管褲,露出一節襪子,是另一巧思所在。穿緊身褲襪也行,前提是你的褲子要有空間,否則緊繃的腿型將使你功敗垂成。

腳踝暖了,不妨試試把毛衣當圍巾繫著。當然不是要你拿厚針織毛衣綁在脖子上,那會很像護頸。每個人一定都曾有羅紋上衣或較緊身的針織上衣,隨性地披在肩上後打個結,簡單而不失風格。

接著,如果你有在看韓劇,一定對這點不陌生,那就是以高領上衣打底,穿在任何上衣裡面。在《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中,兩位男主角孔劉和李棟旭不管穿襯衫還是毛衣,裡面都會有一件高領素色上衣搭配,這點在歐美秋冬時尚一樣奏效,快找出被你淘汰的那些高領素 T,它可是你此刻最保暖又前衛的武器。

最後也是最簡單的,戴上你的墨鏡吧!別怕冬天戴墨鏡會被笑,外頭一樣有紫外線,而且,這也是幫眼睛阻隔寒氣最直接的方法。

這一切看起來胡鬧,但請看素人如何示範,你會相信很可行。

]]>
誰偷了我的手機?追蹤失竊手機紀錄片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6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6 Fri, 20 Jan 2017 13:46:25 +0800

手機被偷,無疑是相當惱人且令人緊張的事情之一。除了失去手機本體以外,還得擔心手機裡的私人資料,例如照片、信件、通訊錄、社群網站,甚至是電子錢包,是否會被偷走手機的人盜用。這樣讓人困擾的經驗,被電影創作者 Anthony van der Meer 轉化成創作計劃,他從自己手機被偷之後所衍伸出的各個疑問出發:是什麼樣的人,基於什麼樣的原因要偷別人的手機?那些被偷的手機最後會落得什麼下場?而這些提問,他透過短片《Find My Phone》來探究。

在這部 21 分鐘的紀錄片《Find My Phone》裡,導演 van der Meer 為一支全新的 Android 手機安裝反竊盜軟體 “Cerberus”,這個軟體可讓手機的擁有者 van der Meer 透過家中的電腦遠端控制手機拍照和錄影、追蹤手機的所在位置,且這軟體一旦安裝了就沒辦法輕易移除。為了展開追蹤「偷手機賊」的計畫,van der Meer 帶著新手機出沒各大公共場所,最終在阿姆斯特丹的車站「順利」讓手機失竊。

如同許多失竊的手機所遭遇的命運那般,竊賊將手機關機,不讓物主透過任何方式找到,van der Meer 的手機也不例外,一直到了失竊第四天後,手機才被裝上了新的 SIM 卡重新開機。此時,安裝在手機內的反竊盜軟體便發揮作用,它會自動寄送通知給物主,而 van der Meer 便可透過連線的電腦控制手機攝影,觀察這位竊賊的動態。他發現這位偷取手機的人是一位機會主義者,他並沒有直接將手機的零件拆卸販售,反而是開啟所有的 apps 嘗試使用。

van der Meer 在不同的時間點記錄下偷手機者的行為,經過好幾個禮拜的觀察後,他漸漸改變了一開始對這位竊盜者的看法,「搜集越多關於他的行為資料,我便越能體會他的偷竊動機」,van der Meer 透過反竊盜軟體得知手機的所在位置,他發現這位偷手機者居無定所,不是借助朋友家,就是露宿街友收容所,生活相當不穩定。然而,van der Meer 的短片計畫,也讓人深刻警覺到個人隱私在當代生活中的匱乏,一旦這軟體落入有心人士之手,那麼使用者的隱私將輕易地被一覽無遺。

]]>
Fion Stewart 2017 個展《花模樣》:甜美插畫的自我突破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5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5 Thu, 19 Jan 2017 16:59:06 +0800

這是 Fion 第二次在台灣舉辦個展,和上一次的個展相隔超過五年。

「本來是覺得插畫創作沒有什麼突破,好像可以暫告一段落,在此之前,就辦一個展覽吧。」沒想到,籌辦這次畫展的過程卻讓 Fion 玩出全新視覺風貌,「畫畫這件事好像又可以繼續下去,我現在很期待之後的自己!」

在這次名為「花模樣」的展覽中,延續 Fion 喜歡的靜物和光影,而從用色、技法、畫材等細節,則讓人發覺他的轉變。以展覽主視覺〈夜裡燦爛〉為例,大區塊的藍底,就讓 Fion 調了許久,「我以前不會用這麼重的顏色。」過去作品中少見的深色,顛覆以往潔淨柔美的感覺,完美地襯托出花草枝葉的線條。

〈野莓〉和〈那些向陽的〉則是四幅方型畫組合成的作品,分別展現植物向下和向上生長的線條,「植物的線條非常美,我很想把這些樣貌都留下來。」四幅畫的設計,讓觀者可以隨意排列,從上到下、從左至右、組成大的方型,或是只掛兩幅和三幅,呈現植物各種好玩的面貌和姿態。

而展區內最「隆重」的作品,應該就是〈和席〉了。

Fion 模擬穿著和服品嚐和菓子的心情,選用水彩搭配畫布創造六幅畫組成的作品,在現場一字排開、氣勢滂礡。畫布創作,通常會使用顏色更重的壓克力顏料或油彩,「可是我不喜歡這麼飽和的色彩,還是鍾情於水彩,所以想試試畫在無框畫布的效果。」為了讓水彩成功堆疊在畫布上,Fion 找來特殊塗料打底、改變畫布的纖維,增加畫布的吸水性,再抹上顏料,結果意外讓色調展現溫潤的質感,恰如 Fion 本人的細膩溫婉,「現在這種色溫,非常剛好。」

如果你靠近一點,研究〈和席〉的細節,還可以發現許多有趣的變化。左二那幅以菊花和繡球為主題,筆觸細緻、用色繁複,就像是和服布料會採用的花色;它的右邊三幅都採較單純的顏色和線條。右一那幅被 Fion 視為結尾,融合前述畫作的顏色,繪出豐富鮮豔的花草,裡面還参了點珍珠色,增加華麗感。而這些作品中,全都維持著透明、純潔的感覺,「我不用黑色和白色,免得讓畫面變得混濁厚重。所有的淺色和白色都是先將色彩堆疊後,再用刮除和刷洗的方式,把色彩調到最適合的樣子。」

看完 Fion 全新的自己,走向展場的尾端,可以重新感受 Fion 過往清新柔美的氣息,但依然藏有新的嘗試:塑造角色。

他在〈愛德華〉中將擅長的花圈創作和「熊」放在一起,「愛德華是我認為比較好的、角色融合既有風格的嘗試。」Fion 笑說,畢竟沒有角色的插畫家在接案時較為「吃虧」,不太容易被別人一眼記得,或是叫出名號,未來,他要持續努力把角色融入畫作,創造出更鮮明的畫中主角。

 

Fion Stewart 2017 個展《花模樣》

時間:2017. 1. 7 – 2017. 1. 21|14:30-19:00
地點:田園城市藝文空間(中山北路二段 72 巷 6 號 B1)

]]>
以肉身與行動,標誌出隱匿在美國歷史中的非裔族群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2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82 Thu, 19 Jan 2017 16:23:36 +0800

在學校的教科書中,關於黑人在美國的歷史多是單一面向的白人統治者觀點,即使平權運動推動多年,但大眾對於不同族裔之間的認識依然相當有限。攝影師 Nona Faustine 有感於從小到大的學校教育中,對於非裔移民者的歷史存在著許多不足,因此她決意親自採取行動,透過現身於歷史上非裔族群爭取權益之事發地點,來標誌出對歷史與人群權益的關注。

Nona Faustine 從四歲開始,便跟著作為業餘攝影師的舅舅玩相機、拍照,她第一張照片拍攝了母親懷抱著她的小妹妹。十幾年過去,Faustine 依舊沒有離開攝影,她不只拍照,也將自己擺放在拍攝的畫面裡。Faustine 在她從小生長的紐約布魯克林展開了一系列「以黑人身體標誌歷史地點」的《My Country》計畫,她裸著上身,駐留在紐約市區幾個與黑人人權運動有關的重要地點,例如最高法庭的臺階、華盛頓紀念碑。

對 Faustine 而言,這些地點關乎過去與現在,關乎她自身與那許許多多跟她有著相似經驗的黑人女性,關乎攝影史、關乎黑人身體在藝術史上的定位,尤其是歷史隱含了如此多統治者的意識形態,必須要很小心地從中發掘事實。Faustine 花了許多時間爬梳非裔群體在美國的歷史,特別是紐約;在過程中,發現了許多她以往所不知的事情,例如哈林區的公車總站其實是以前的「黑人亂葬崗」。

Faustine 以自己身為非裔族群後裔的身體,在相關歷史地點佇立,除了標誌註記,以作為對後世的提醒以外,也是她對那些為了建造紐約這座城市而被奴役的先人們,致上的緬懷與敬意。

]]>
活著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活著:評《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http://www.biosmonthly.com/columnist_topic/8480 http://www.biosmonthly.com/columnist_topic/8480 Thu, 19 Jan 2017 14:26:35 +0800

隨著近年人權意識高漲,社會上開始有了廢除死刑的聲浪。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死刑的存在是公平正義及嚇阻犯罪的體現。但或許死刑的存廢並非零和遊戲,純然的存在或廢除無法解決相對應的問題。而在這個議題的討論上,多半是雙方站在部分受害者家屬及普世性人權的立場,鮮少有人關注受到處分的死刑犯,他們本身又是如何看待「死刑」?
    
2015 年,戲劇工作者陳以文受法國作家雨果《死刑犯的最後那一天》啓發,轉化台灣社會背景及死囚故事,改編成舞台劇劇本《死刑犯的最後一天》。2017 年年初,於華山烏梅劇院三度加演。整齣劇在死刑犯獲知死刑定讞到等待執行的過程中度過,期間以死囚的獨處及不同人的探視構成。如同前述,面對這龐大的議題,劇團並非想要給予確切答案,而是試圖提出問題及關切在整個事件裡,關聯性最強卻被忽略的人:死刑犯家屬及受害者家屬。

然而不只拋出疑問,劇作也強調真實性,因此在情節安排上富有層次:除了呈現真實的死刑執行狀況,比方像在台灣死刑執行前的最後一餐,以及執行時死刑犯是面部朝下趴在被單上,由執法人員在心臟的位置做記號,讓執行者開槍射殺外,還有從死刑犯自身的掙扎與痛苦,延伸到事件關係人的感受。

呈現上,導演採用插敘的手法,使「槍決執行」在戲劇中間發生,之前安排死刑犯與朋友、妻子的會面,建構起死刑犯即將面對死亡的想法:在這個生的世界,他想留下什麼?還在乎些什麼?彷若對一切沒有依戀的死囚,卻在意著女兒是否記得自己。但社會上會如何看待死刑犯的妻女?想必是避之唯恐不及吧!曾經的枕邊人要背負著輿論壓力活下去,心愛的女兒更有可能在未來的某個時分痛恨起這個遙遠記憶中的模糊面孔。「死刑犯的人生就該是空白的嗎?」

在死刑執行後,與母親、受害者家屬的對話,不正意味著,即便死刑犯被處以死刑,事情就真的圓滿了嗎?受害者家屬的傷痛並沒有因此撫平,就算真的起了部分的安慰作用,也不代表能忽視事件的成因。它背後隱藏的或許是一群人在社會長期受到不平等對待,或是無所不在的歧視與不理解。每一次死囚的會面,中間都橫亙著長桌,前三次是死囚、最後一次則是讓受害者家屬坐在靠近監獄舞台那一側的位置。或許那代表的不只是物理上的牢籠,也是受害者家屬心理的鐵牢。

在演出中亦加入了影像的元素。不只服務被舞台視線死角擋住的觀眾,進一步也有著「看見死刑犯的不同面向」的寓意。其中被放置在監獄鐵門上的影像,採用的是監視器角度,也是我們一般觀看死刑犯的視角。包含這個監視器畫面在內,所有影像皆採用黑白色調,除了符合監視器的呈現外,或許也暗喻著:「難道死刑犯就是非黑即白的存在嗎?」當演出到會面的情節,與死囚對話的對象影像也會投射在原本死刑犯所待的監牢牆上,象徵著被關在監牢的其實不只死刑犯本身,還有他所深愛及愛他的人們。

除了飾演死刑犯的陳以文外,這次由黃建豪及徐麗雯扮演其他男性及女性角色。黃建豪所飾演的好友、公務員、獄警,與死刑犯的互動都帶了點喜感及幽默(不知是否是演員經驗使然),在嚴肅氛圍下的反差,不僅賦予角色血肉,整部戲顯得更加真實,更襯托了故事的沈重,有著畫龍點睛的功效。而妻子、母親、受害者家屬,三個與死刑犯本身有著密切關聯的女性,在面對死囚時,心中總有著複雜的情緒拉扯。或是無奈、悲傷、憤怒,在表演上的確較難拿捏。徐麗雯出演時,有時會感覺情緒一下放得過多,也許能將情緒堆疊得更細緻,使節奏更加契合整體演出,但瑕不掩瑜。

劇中死刑犯曾說過:「每個人都被判了死刑,只是獲得無期徒刑的緩刑。」而我則想到了川村元氣《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書中的一句話:「活著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活著。」在死刑犯死刑定讞後到執行,中間或許等待不少時日。在這些日子裡,又有多少人因為不同原因失去生命?或許死刑犯已然沒了自由,但在「死亡」這個終點上,你我沒有不同。在無法預知生死的明天到來前,我們也許可以想想要以什麼姿態活過今天──而這是你想要的模樣嗎?

]]>
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朱賢哲以《白蟻 - 慾望謎網》直擊台灣社會殘酷角落 http://www.biosmonthly.com/event_topic/8479 http://www.biosmonthly.com/event_topic/8479 Thu, 19 Jan 2017 11:50:53 +0800

由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朱賢哲編導,吳慷仁、于台煙、鍾瑶等跨世代實力派卡司領銜主演的《白蟻 - 慾望謎網》將於 2017/3/17 全台上映。導演朱賢哲希望透過預告中的懸疑、病態、衝擊、揪心等情緒氛圍,帶領觀眾一起走入社會最邊緣的角落,目睹一場以正義為名的霸凌,並聆聽其中最幽微卻生猛的人性控訴。

從紀錄片到劇情片,朱賢哲導演的鏡頭始終聚焦於社會中被排擠、被邊緣化的人物。從《養生主》中因照顧流浪狗而被整個社區排擠的愛心媽媽們、《穿越和平》中在 SARS 期間背負媒體龐大輿論壓力的和平醫院醫生,一直到《白蟻 - 慾望謎網》中因戀物癖而不容於世的病態男子白以德…。一如被韓國釜山影展費比西獎影評人張錫龍對《白蟻 - 慾望謎網》的評語「像是一部由不乖的小孩拍成的電影。」朱賢哲導演說:「我覺得像白以德這樣的角色有種很叛逆的感覺,我覺得很有趣,也希望可以藉由電影來帶給觀眾一定的衝擊力,要揭露人世間的殘酷無情。」
 

本片是近年台灣較少見的懸疑異色類型,影片故事從主角白以德(吳慷仁 飾)因不同於常人的性癖好,而遭受社會邊緣化的處境切入,進而以人性最真實的罪、慾、愛等面向,探討角色行為互動的灰色地帶,以犀利的觀點反映以正義為名的霸凌和歧視等議題,堪稱以嶄新時代手法詮釋「罪與罰」的真諦

一月起至三月朱賢哲導演為了更貼近觀眾,也親自跟著行銷團隊走訪全台各大校園、咖啡廳,希望藉由直接與觀眾的交流,以及和各領域名人的對談,可以更進一步讓《白蟻 - 慾望謎網》當中蘊藏的深度議題獲得討論。《白蟻 - 慾望謎網》預售套票同步正式上線開賣(博客來售票網 & 7-11 i-bon 等平台),為呼應影片的爭議話題和大尺度情慾畫面,片商特別推出三組超值限量贈品套票,分別與全球知名成人用品領導品牌 TENGA 及台灣自創品牌 drippp 保險套、凱娜棉條、加拾襪子合作,期待帶給影迷朋友更超值、更豐富多元的觀影體驗。

歡迎觀眾踴躍參與《白蟻 - 慾望謎網》講座活動活動,詳細場地時間與嘉賓等資訊,可密切鎖定電影粉絲專頁

]]>
另類收藏品,1910 至 1950 年的保險套包裝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78 http://www.biosmonthly.com/daily_news_topic/8478 Wed, 18 Jan 2017 13:40:32 +0800

保險套看似是現代化的產品,但其實這種物品的概念早在西元前 3000 年的埃及就出現了,當時人們為了節育,會用女性纏腰布的一角作為保險套,感覺很陽春很不好用。於是,在15世紀以前的歐洲,節育方式大都不再是使用物品隔絕性器官的接觸,而是體外射精或以肛交取代。不過在 1564 年,一種經過大約 1100 位男性測試、以亞麻和橡皮筋製成的護套出現了,也常見有用動物腸子與皮革製成的保險套,但製作麻煩價格不菲,並沒有成為家家戶戶都使用的產品。

現代化拋棄式、橡膠製的保險套是在 1844 年出現的,發明者 Charles Goodyear 將生橡膠一絲絲綁在陰莖的模型上,再泡進硫化物裡使之定型,不過這會使保險套有一股硫磺味又很厚。直到 1920 年代 Julius Fromm 才發明並普及了我們現在所使用的保險套,而要讓人們接受一項新產品,包裝就很重要了。

當時出產的保險套包裝想要營造一種優雅的產品形象,會以印有仕女圖的鐵盒來做外包裝,當時最紅的一個牌子叫做 “Sheiks”,旗下產品的包裝給人專業的感覺,除了在鐵盒背面說明製作過程,其中一個 Sheiks 的鐵盒封面印有美國 1926 年紅極一時的電影《酋長之子》中一景,男演員魯道夫・瓦倫蒂諾在當時應該是螢幕上的陽剛形象代表。

從 1910 到 1950 年間的保險套包裝可以發現,產品的主要預設客群是男性,強調使用上的舒適與「薄如閃電」之類的廣告詞,或以情色想像、陽剛典型的圖像吸引男性顧客,保險套設計針對男性需求而不斷增進其機能性,跟習慣上認為男性應購買保險套的現象也有關。不過近期已經出現考慮到女性舒適與刺激的保險套設計,不禁使人好奇未來的保險套會是什麼樣子。

]]>
阿莫多瓦,永遠離經叛道的電影頑童(三):大膽敏感的色彩遊戲 http://www.biosmonthly.com/weekly_news_topic/8477 http://www.biosmonthly.com/weekly_news_topic/8477 Tue, 17 Jan 2017 16:37:46 +0800

色彩,在阿莫多瓦的電影中總是經過精心設計、巧思搭配,絲毫馬虎不得,甚至是色彩本身就是角色之一。不曉得是因為西班牙所孕育出的文化總給人色彩飽滿、鮮豔斑斕的感覺,還是阿莫多瓦與生俱來對色彩的敏感度與美感,看他的電影時,總能從劇中人物的服裝花色搭配、室內空間的配色,享受到極大的視覺衝擊與豐富性,他大膽而不落俗套的美感,總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就連高難度的對比色、俗艷的花色,在阿莫多瓦巧妙的調配下,都能散發時尚又新潮的氣息,視覺之搶眼,令人不由得從內心發出讚嘆。

在阿莫多瓦的電影裡,你從來看不到單一色調的慘淡,紅色、而且是正紅色,是他最擅長也最常使用的顏色,西班牙鬥牛的紅、佛朗明哥的紅、成熟番茄的紅,他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們,每一個都相當擅於駕馭這常見但並非人人都能穿得好看的顏色,紅色在他的女性角色們身上,不是紅得火辣就是紅得魅惑,就連紅得俗艷也相當對味。

《玩美女人》(Volver,2006)中的潘尼洛普茲,手裡拿著一把染血的刀。

電影中的紅色,時常暗示著危險、熱情、性、愛、禁忌等,例如《玩美女人》(Volver,2006)中那穿著一身大紅針織衫的潘尼洛普茲,手裡還拿著一把染血的刀;但阿莫多瓦並非那種顧前不顧後的創作者,他除了角色服裝配色以外,也相當重視場景的配色,特別是牆面與室內傢俱,比如《玩美女人》另一張劇照中,身穿大紅針織衫的潘尼洛普茲擁抱著身穿紅白條紋上衣的女孩,在視覺畫面佔了如此大面積的紅色之外,牆面則漆上了草綠色,雖然是紅綠對比色,但因為色塊比例和顏色比例調配得當,使得紅綠的組合非但不覺突兀,反而中和了紅色的張牙舞爪。

除了這類大色塊以外,阿莫多瓦還擅長以小飾品的顏色妝點畫面,以延續整部電影的色彩主旋律,例如圓點上衣上的紅鈕釦、廚房裡圍裙的紅色飾邊、紅色領巾、掛在牆上掛鉤上的一整排紅底鍋子、客廳吊燈的紅色燈座、室內地板的紅白相間地磚,每一個畫面上的小細節無不呼應著先前出現過的、攫住目光的大色塊,透過一再地出現來疊加、充盈此色彩在觀者心中的意義與印象。

《玩美女人》(Volver,2006)

除了紅色以外,阿莫多瓦還喜歡讓他作品中的女性角色穿上黃色與藍色的衣服,紅、黃、藍,是色彩的三原色,是所有顏色的起源,而這正對應到阿莫多瓦認為女性是生命起源的觀點。在色彩的運用上,阿莫多瓦並非隨意的表現,追求視覺上的衝擊,他的顏色使用乃是從角色的內心狀態長出,外在的變化呼應著內在的轉變。

阿莫多瓦是崇拜女性且仰慕女性的,他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儘管在觀者眼中存在著缺點──無論是外表上或是內在性格,但在他的電影裡,她們總是自由、盡情地展現自己,而正是這份自由與盡情,讓這些女性角色鮮明而飽滿,即使是歇斯底里的時刻,也絲毫不受批判。而他觀看女性的視角,總是親暱而親密,那不只是一種空間上的近距離,而更是心靈相互理解的緊密。

《我的母親》(Todo sobre mi madre,1999)劇照

在《飛常性奮!》(I'm So Excited,2013)這部作品中,阿莫多瓦一反常例,以生理男性的陰柔角色們為主角,雖然這類角色在阿莫多瓦的電影中從沒少過,但以他們為主角的仍不常見。阿莫多瓦為這部場景多在飛機機艙內的電影,打造了一個他理想的空間,一般的機艙配色,不是灰色就是咖啡色,對他來說過於冷調和貧乏,他為此召集了設計團隊,從角色的空少制服開始,一路到機艙內的座椅、牆面配色,甚至是航空公司的 LOGO,都重新打造。

他和設計師 Antxón Gómez 討論整部影片的概念與機艙的配色,最後決定以青瓷藍和藍灰色為基底,為拍攝這部電影製作了一座機艙,而機艙的空間為了方便演員和攝影機移動,皆比一般的機艙要寬敞,同時那些牆面也是可活動式的,隨時可拆卸組合,以因應各種角度的拍攝。飛機座椅,延續著藍灰色的機艙基調,搭配著飽和度較高的菸草棕,再以鮮亮的紅色飾條畫龍點睛,這些室內空間的顏色配置,必須將角色們的服裝──特別是空少的制服設計一併考量進去。

設計師 Davidelfín 為電影《飛常性奮!》設計的服裝

設計師 Davidelfín,是阿莫多瓦的好友,他為國際飯店連鎖品牌設計制服,也曾經製作過劇場演出的戲服,對於服裝設計,他相當有經驗。而《飛常性奮!》是他第一次參與的電影服裝設計。為了搭配機艙內的顏色,Davidelfín 將空服員的制服基色定調為天空藍、雲白色,並點綴著些許紅色──一如座椅的紅色飾邊;在材質的選擇上,必須考量到演員需要唱唱跳跳的動作,衣物不能夠輕易起皺或是不好活動。

而在航空公司的 LOGO 設計上,阿莫多瓦與字型設計師 Javier Mariscal 合作,為「Península 航空」打造了一個靛青色,字母有著機翼般形制的字體,有速度感、斜體、加粗、有點六零年代的復古感,企圖營造帶有點誇張氣焰,但同時又不會太脫離現實的 LOGO 字型。而為了更具有說服力,設計師 Javier Mariscal 為航空公司的器皿們設計了一個圖形式的 LOGO,截取航空公司名稱的開頭兩字「Pe」,而這個「Pe」也正代表著在電影中飾演一角的潘尼洛普茲(Penélope Cruz)的名字 Pe,以及導演阿莫多瓦的 Pe。說這是阿莫多瓦領航的航空公司一點也不為過。

《飛常性奮!》(I'm So Excited,2013)劇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