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送自己出國去玩。」
那時候畢業就要去當兵,當完兵後才會面臨職場的選擇,我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就兩條路,要不出國去讀書,不然就去找工作。我感覺人生會有「偶然」和「必然」,就像林懷民老師本來讀完書要回來當教授,卻去了瑪莎‧葛蘭姆舞團,這是一個偶然,但就算他沒有踏出這一步,回來台灣也不會乖乖教書,因為他必然就不會踏上原先以為自己想走的路。我感覺所有人都是這樣,偶然有很多可能性,但只會有一個必然。
我當時本想去美國繼續讀法律,只是因為自己沒打過工,才想在出國前累積一些社會經驗。但法律事務所不接受我這種短期工讀,卻剛好遇見漢聲出版社在徵短期編輯,我就順利進去工作。從那時我才看見國外的繪本,原來外國人從小就讀那麼好的書,也許我們應該做出一些好書,但現在回頭看,反而不覺得是因為那些理想,導致我最後做兒童書,而是我從小就喜歡畫圖,還是這個愛好決定了我的路。
年輕的時候我們比較需要旅行,到陌生的地方刺激自己的人生,才能開闊自己的眼睛,而且越早去越好,所以若能送當時的我一份禮物,就是讓我出國去玩,我覺得人生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閱讀和旅行,閱讀能讓你吸收新的知識,旅行則是滿足自己探險和好奇的精神,脫離現有僵化的環境,找到新的想法。
郝廣才 簡介
被喻為台灣兒童文學進入繪本時代的關鍵人物。他所創立的格林文化,結合了世界的創作資源,延攬國內外傑出插畫家,以多樣的繪畫風格詮釋經典文學及現代兒童文學創作,屢獲國際各項大獎。《美國出版人週刊》稱他為台灣與國際繪本界接軌的重要推手。
 
《未來無框限》系列講座 ──穿越火光與荊棘,成就我們的一席之地
八年級世代已然長大,卻未能盼得想望中的美好紀元。島嶼上眾聲喧嘩、百花齊放,在新自由的浪潮裡,眾人勉力支撐於現實與人生的每一場戰役。螢幕與框線壓縮了時間,外在環境變遷快速洗刷我們的視野直到疲憊。「無力者」成為世代你我的標籤,污名如棘冠,我們被迫戴上一同流血。曾經有過的前程願景如今看來像場宏偉的玩笑,但微小青年仍有奢侈想望:走過這些荊棘與火光,未來是否可能不一樣?

撰稿:韋惟珊

圖片提供:郝廣才

郝廣才 台灣兒童文學 格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