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年齡迷思,電影中的女星焦慮(一):《寂寞星圖》來自過去的死亡幻象 」談了關於好萊塢女星面對年齡與螢幕形象等各種壓力時,會有什麼應對措施與心理轉變。如果說《寂寞星圖》在劇情安排上是完全不給人希望的,那《星光雲寂》在給人正面力量之餘,在結尾處卻留了空白,似乎暗示女性對老化的恐懼與對逝去的青春哀嘆是普遍的,但是應該如何自處則沒有標準答案。以下就來介紹這部情感豐富而細緻的電影。
《星光雲寂》主角是一位在影壇享有極高聲望的女演員瑪莉亞(Maria Enders),她的演藝生涯始於 18 歲,參與一位才華洋溢的編劇所執導的舞台劇 《Maloja Snake》以及之後改編的電影。內容為一位年輕女子西格莉(Sigrid)與中年女子海蓮娜(Helena)之間的情慾、情感與權利關係,最後西格莉以其青春的冷酷將海蓮娜逼瘋了,失去一切的她上山露營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瑪莉亞精湛的演出為她奠定了影后之路,並為觀眾與她自己心中設下了某種自我的形象:年輕美麗而擁有一切,同時不怕失去任何東西的西格莉。歲月流逝,當初在現實中與西格莉在同一種處境、狀態的瑪莉亞也到了五十歲的年紀,依舊美麗卻不再年輕。而所處的電影界環境也與當年十分不同,這時一位新興導演意圖在劇場內重新搬演多年前的《Maloja Snake》,並以重金邀請瑪莉亞加入,只不過這次她將飾演在劇中失去一切的海蓮娜。
電影中瑪莉亞對這位新興導演說:「我是西格莉,我想永遠是西格莉。」顯示在她的腦海中有一部分永遠是那年輕迷人的 18 歲女孩,這個角色在她的人生中的意義不只是一個角色,而內化成為了她的一部分。只是現在西格莉成為了一個阻力,使瑪莉亞不願意在現實中正視自己 50 歲的生理、心理狀態。
上一篇討論電影《寂寞星圖》時,提到劇情結構利用三個女性角色的關係來處理女性焦慮問題,其中「母女」的象徵很強,但是在《星光雲寂》中,則是採用偏向「情人」的象徵。當瑪莉亞進入海蓮娜女同性戀的角色設定後,在現實中她也將一部分情感轉化到助理身上,甚至開始對助理的戀愛對象產生嫉妒。

不過與其說是對情人的嫉妒情感與佔有慾,不如說是瑪莉亞因為自己的不安全感、自我懷疑與自厭心態在海蓮娜這個角色裡得到最好的發揮,並因為需要他人的迷戀而導致現實中類似同性情誼的顯現,這不是真正的愛情,而是心理狀態不平衡的外在表現。
片中助理 Valentine 與瑪莉亞的互動十分有趣,導演利用兩人排演劇本的橋段與現實情況呼應,以不慍不火的表演讓觀眾隔著一段距離觀察瑪莉亞如何漸漸將自己與海蓮娜混淆。隨著每次兩人對於海蓮娜角色設定的爭辯,對話聽起來越來越不像只是談論一個角色,而是真實的自己,最後助理選擇離開,讓瑪莉亞獨自面對即將到來的《Maloja Snake》。

第三位女性角色在片中沒有占太大的篇幅卻十分重要,是即將飾演新版西格莉的喬安(Jo-Ann),敢愛敢恨、行徑囂張。在現代媒體發達、名人毫無隱私的背景下被吹捧而成的新星,新版西格莉以這樣的形象出現,也暗示了這個角色不可能永遠是瑪莉亞記憶中的西格莉,而是這個時代的西格莉,代表著這個時代對「青春」的定義。
經歷了無數排演與找尋,瑪莉亞最終沒有真正感到自在,即使臨上台前卻還是無法在海蓮娜的皮膚底下呼吸。但開演前另一位年輕導演現身,希望瑪莉亞可以演出他的科幻片,她以自己太老為由拒絕並推薦喬安,但這位年輕導演說:「我的這個角色超越年齡與時代,是永恆的。」
這番話點出瑪莉亞一直以來對於 50 歲的自己的焦慮與懷疑,她將這個時代的標準加在自己身上因而感到痛苦,但時光又不可能回到她的 18 歲。真正可能的出路即是跳脫這樣的思考模式,在變動的外在標準中找到自身價值,就像片中雲霧與山在特定天氣狀態下才會顯現的「Maloja Snake」,不用目擊者去證明它的美好。

撰稿:于念平

圖片來源:1

電影 性別 寂寞星圖 星光雲寂 茱麗葉.畢諾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