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一份專屬於自己的藏書票,是許多愛書人的夢想之一。不過,在自己動手設計和雕版前,得先知道藏書票到底有哪些規範?
藏書票的形式源自於版畫,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它和版畫作品的差異,在於有一個既定的格式。首先,票面上通常會印有拉丁文 “EX. LIBRIS”,意思是「我的藏書」,或是「我的圖書室」,英語譯為 “Bookplate”。在台灣,也有人會寫為「________藏書」、「________文庫」等。雖然各國都會使用自己的語言來標注,但目前還是以拉丁文為世界的共同用詞。至於雕刻的圖樣則屬作者的創作空間,可以盡情發揮想像力,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標誌。

 

 
除了固定要印製的文字和圖樣,票面還需額外簽註印製的份數和套印的版式。舉例而言,如果你的藏書票印製了 100 張,每張圖樣的下方,都要標註是 100 張裡的第幾張,像是 1/100、2/100、3/100,每一份都有張次。而版式指的則是版畫的種類,註記 C1 表示為雕刻版、X1 則是木板,這些簡寫的規定是參照國際藏書票聯盟(FLSAE)的慣例。假如為多色印製的書票,須在版畫種類旁一併將套色的數量寫下,例如 X1/4,就是指四套色印刷。一般來說,書票整體大小在 12cm x 15cm 以內,較適合印製後浮貼於書的扉頁。當然,如同版畫一樣,每一張書票印製完後,要用鉛筆簽上作者的名字和創作的年代。
 
《紙上寶石──藏書票 DIY》提到,以往藏書票的製作者大多都是版畫家,他們除了自己製作、使用藏書票之外,也接受愛書人委託設計和製作,因此,藏書票便區分為限量的專屬藏書票,以及廣為印製給不同票主使用的通用藏書票。若想製作通用藏書票,發送給親朋好友使用,就無需簽註作者姓名,但要留下一處空白供使用的票主落款。
 

 

如果不打算這麼費勁,也可以從欣賞收藏家的創作,感受到人們藉由圖樣,和世界建立的關係。台灣文學館曾在 6 月到 8 月舉辦《書中的小蝴蝶》藏書票展,以書票講述了收藏家佐佐木康之的人生故事。40 年前,佐佐木是個販售骨董的商人,只要有人願意購買,就會隨售出的商品贈上一張專屬的書票,其票面的圖樣是手托著小槌子的人,這支小槌是日本傳說中的一寸法師使用過的槌子,據說只要搖晃它就能實現所有願望,而槌子上的銅錢則是佐佐木的家徽,這名骨董商人希望能藉由書票把祝福和願望帶給客人。另外,佐佐木還以書票的概念印製了個人限量名片,一張值新台幣五百元,是以人在賽馬作為標誌,而馬鞍上同樣標有銅錢符號的家徽,他對於書票的癡狂可見一斑。
 
中央大學教授李瑞騰曾說,藏書票的意義,代表著人們在知識追求的過程,和書本建立起來的關係,它是一種所有權,更是一種藝術創作。這張小票,包含著人們對於藏書的疼惜,還有對藝術的尊重,在我們這個電子化的時代,顯得更為珍貴。

 

 

延伸閱讀:

 

撰稿:Layu

圖片來源:1 2 3 4

文化 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