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文章詳細介紹了「Helsinki Festival」中的節目種類與性質,而表演內容每年有其特別之處,本專題的最後一篇將分幾個部分介紹今年的節目內容,以及身處藝術節中的一些觀察。
首先,我們從藝術節的初衷──音樂──來談起。今年一樣有位於 Huliva Tent 的 LOVEA JA HUVIA 演唱會,個人演唱會的部分邀請到芬蘭歌手 Ismo Alanko,曾經擔綱多個樂團的主唱,近年多以獨唱表演為主。發展出專屬自己風格的音樂,算是芬蘭資深知名音樂人,演唱會的票開賣不久即售罄,可見他在芬蘭人心目中的地位。

另一位值得關注的獨唱演唱會是來自黎巴嫩的歌手 Yasmine Hamdan,在 2013 年出演電影《噬血戀人》(Only Lovers Left Alive , 2013)後,獲得更廣泛的注意。其實早在她去巴黎定居前,Hamdan 就已經組過樂團、發過專輯了,初到巴黎時也參與過電子樂的演出,不過近年則以個人演唱居多,她神秘而充滿異國情調的嗓音和樂曲風格成為流行市場中少見的存在,如想聽聽她的演唱,可以看看電影中那段她在陰暗小酒館舞動身體、無限魅惑的演唱片段。
如果說本次藝術節有什麼潛在的主調,那麼,也許就是中國風吧!今年的近百項表演中,中國的表演團隊就佔了近十個,還不包括與中國相關的電影、動畫播映,這個現象的背後代表著中國的藝術與文化受歐洲市場重視、喜愛的程度愈來愈高,以下就來介紹究竟有哪些表演。

在 Helsinki Music Centre 演出的 The Secret Songs of Women,由官方正式邀請來自湖南的中國作曲家、指揮家;也是臥虎藏龍配樂人譚盾呈現他的新作《女書》,表演內容包括一位大提琴手與豎琴手演繹譚盾所作的曲子,以及他所拍攝的、女人演唱女書的片段與和曲子相符合的意象:例如年輕女子身著傳統大紅色的新娘服,按照湖南當地習俗出嫁的畫面,《女書》的歌聲和樂器與影像的結合充分表現中國的女性傳統之美。
其他中國團隊的演出中,有來自上海的專業雜耍團帶來十二生肖的演出(Shanghai Acrobatic Troupe Zodiac Legend);以及中國國家芭蕾舞團的表演 The Red Detachment of Women,呈現文革時期少數通過毛澤東審查的芭雷舞劇;另外還有崑曲的表演《白蛇傳》(The Legend of the White Snake);以及香港國樂團演繹經典曲子。

影片的播映部分則有《大鬧天宮》(Monkey King,是完成於 1960 年代、由中國動畫片電影創始人萬籟鳴所監製的動畫片,而 China Now 小影展則播映中國的重要電影,包括《臥虎藏龍》、周迅演出的《蘇州河》和中國默片經典女星阮玲玉的多部作品。
除了東方主題,不得不提到的還有今年在白教堂前的演出,其中最盛大的莫過於由赫爾辛基愛樂(Helsinki Philharmonic Orchestra)以及赫爾辛基大學男合唱部(YL Male Voice Choir)合作的演出,今年所選的曲目為描寫芬蘭神話中唯一的悲劇人物— Kullervo —的詩歌,由圓潤的低沈男聲配合悲壯的曲調唱出 Kullervo 多舛的一生。

藝術節中也有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看見演出的情況,例如巨型偶戲表演 Giants,一樣位於白教堂前的廣場,群眾先看見無數彩色、黑白的氣球環繞整個廣場,於是趨前湊熱鬧,等到整個廣場擠得水泄不通時,兩座稻草人般、由機械操作的巨大人偶出現了。它們是藝術節之前的工作坊中,眾人合力製作的藝術品,在藝術節中被賦予生命,繞著教堂走動、與雲朵互動,配上電子音樂與七彩的燈光,就像是巨人世界的偶戲,廣場上人人目不轉睛的仰頭盯著人偶的動作,這種場面可不是天天都有。
介紹到這邊,其實還有許多精彩的節目沒有提及。雖然芬蘭離台灣確實有一段距離,仍可考慮前往旅遊,身處於八月的赫爾辛基確實帶給人某種魔幻的感受,對北歐國家的冰冷印象說不定就因此融化了。今年的 Helsinki Festival 已在 8 月 30 日結束,想要朝聖,只好等明年八月,可以保證的是,節目只會愈來愈精彩!

撰稿:于念平

圖片來源:1 2

藝文 赫爾辛基 聚焦專題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