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在 1935 年搭乘臺鐵到達西部幹線的起點站基隆,當你走出車站,可能會誤以為置身在歐洲的某個港口城市。基隆車站本身,就是一座英國維多利亞風的建築,車站的斜前方坐落著三幢西洋建築,分別是日本郵船株式會社基隆支店、大阪商船基隆支店的辦公室,以及基隆港務、關務的聯合辦公室──海港大樓。
若你瞭望前方海港,對岸田寮河口的基隆郵便局,同樣是華麗的維多利亞建築。三○年代,臺灣最大的商港,從大街到小巷,都洋溢濃濃的西洋風味。
當你現在走出基隆車站,可能會被斜前方的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吸引目光,它的前身正是日本郵船基隆支店出張所,完工於 1915 年,可說是基隆車站前最顯著的地標。一百年來座落在港邊的它,親眼見證基隆港從嶙峋怪石的海峽走向現代化的商業大港,從貧窮漁村進化為繁榮港都,當然,也包括港口在日換星移後的蕭條沒落。
日郵基隆出張所由總督府民政部土木局的森山松之助和井手勳聯合設計,這位日後設計台灣總督府等重要官署的建築師,在臺灣的第一件作品,就是這幢港邊的西式辦公樓。1895 年,臺灣成為日本國土的一部分後,日臺之間的人貨往來日趨頻繁。日本郵船率先在基隆設立分公司,象徵日本在臺灣的統治基礎逐漸走上軌道,需要穩定可靠的海上運輸讓臺灣連接殖民母國,日後才有足夠的人力物力,進行臺灣的各種資源開發、產業培植。

日郵基隆出張所身為日本私人企業辦公室,不同於華麗繁複的官方建築,而是透過相對簡易的線條和立面結構布局,形塑它的現代性和美感。基隆出張所有著溫柔的玫瑰色外牆、牛眼窗、拱型迴廊、尖頂圓塔、簡約而不浮誇的柱飾,種種元素構成優雅的西式風格,這種風格無法特別歸類在特定的時代地點,可視為一種折衷的建築樣式。
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臺灣作為日本在太平洋的軍事補給站,無法免於美國盟軍的戰火波及,尤其基隆是日本的軍港,重中之重,受到更猛烈的轟炸。日郵基隆出張所的屋頂在轟炸中毀損,圓塔尖頂不復存在,旁邊的大阪商船基隆分店更是整棟被夷平。二戰結束,在臺的日本人被國民政府要求引揚回日本,許多人來到基隆港,搭乘日本郵船的航班返回母國。五十年前日本人從基隆將日本的現代風華引進臺灣,多少人能料得五十年後基隆竟成他們對台灣回眸一望的最後風景。
隨著日本殖民統治走入歷史,日本郵船在臺的業務告一段落,基隆出張所的空間似乎就要被閒置了,但同樣沒多少人能料到,國民黨政府有一天會撤退來臺灣。
1949 年國民黨政府撤退來臺灣,政府官員之外,還有百萬的軍隊和平民百姓,以及不願被共產黨所統治的企業、資本家,國營的招商局也跟著來臺灣了。招商局之名聽起來像是現在經濟部轄下的國貿局、中小企業處等負責招攬商人投資的單位,其實完全不是。追溯招商局的歷史,可知它的來頭不小,歷史非常悠久,可一路追溯到晚清,堪稱是中國最早的現代化船運公司。
招商局全名「輪船招商公局」,晚清名臣李鴻章大力推行洋務運動,有鑑於中國若要提升國力,便利的交通自然是第一要件。中國沿海與內陸都需要有更方便的航運來提升客貨運輸的效率,於是命令浙江海運局在上海設立國家經營的現代化船運公司,1873 年「輪船招商公局」正式誕生,負責沿海與長江的客貨運業務。由於握有漕糧運輸的專利和諸多國家保障,招商局很快成為足以與外商分庭抗禮的大型船運公司。辛亥革命以後,改名「商辦招商局輪船公司」,國共內戰末期,招商局被迫一分為二,一部分人員跟著國民黨來到臺灣。

曾在中國現代化上扮演重要角色的船運公司,倉皇逃到臺灣後另起爐灶,選擇了日本郵船基隆出張所作為基隆分公司的辦公室。歷史就是這樣巧妙,日郵基隆出張所延續了它作為船公司辦公室的機能。1972 年政府為了讓兩岸的招商局有所區隔,轉投資成立陽明海運,並將大部分招商局的業務移交給陽明海運。1995 年招商局和陽明海運兩個單位正式合併,超過百年歷史的招商局從此成為歷史。
如今陽明海運已是一間運輸能力龐大,具有世界重要地位的船運公司。原先的基隆出張所早已不敷使用,因此另行興建辦公大樓,基隆出張所則在 2004 年改建為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展出基隆港、日本郵船公司和招商局的歷史影像。在這裡還可以看到招商局的廣告海報,還有當年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職章,歷史就像不曾遠去。
六○年代後期,基隆港的客貨運量突飛猛進,基隆市的經濟邁向繁榮,但是卻也帶來巨大的破壞。曾經風華絕代的兩大英式建築,基隆車站被拆了(1967),基隆郵便局也拆了(1970),改建為看似現代實則毫無美感設計的平庸建築,至今仍是許多基隆人內心最大的失落。而日郵基隆出張所,或許因為一直在使用中,這棟建築物不僅沒有被拆除,還獲得不錯的養護,即使經過一百年還能重溫當年的風采。
日本郵船基隆出張所的建築量體不大,甚至因為比例關係,乍看之下還有點矮胖。不過這間優雅洋房的內部與外在,可是濃縮了一百多年來東亞社會追求現代化的美夢,以及中國、日本、美國等多國較勁的斑斑血淚,舉重而若輕。

撰稿:莊祐端

攝影:莊祐端

基隆 維多莉亞風格 港都 日本 西式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