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圖書館、溫泉博物館、地熱谷這些地方,是人們造訪北投一定不會錯過的景點,不過假若腳勤一點,經過溫泉博物館後繼續往前走,你會發現在北投溪與山林小徑之間,隱身一座優雅的日式木造建築。建築門口兩側石柱上題有「梅庭」的字樣,並署名於于右任題。這座建築正是民國建國元老于右任的故居。

日治時期的北投本是日人 Longstay 的渡假勝地,梅庭正是 1930 年代左右興建的豪宅。其實梅庭的規模並不算大,但是環境奇佳,庭院花木扶疏、綠樹參天,二樓陽台可俯瞰北投溪水,平時氣氛悠閒靜謐。而梅庭坐落於得天獨厚的溫泉區,當然不可少了泡溫泉的浴池囉。

1949 年時任監察院長的于右任隨國民黨政府遷台,直到他 1964 年逝世,這十五年間,每逢炎炎夏日來臨,臺北盆地溼熱難熬,于右任就會到來到梅庭,既為了躲避暑熱,也是為了逃離政治的喧囂。于右任逝世後梅庭閒置多年,直到 2006 年登錄為台北市定古蹟,開始進行修復,直到 2010 年才正式開放參觀。

北投留存至今的日式建築不少,梅庭之所以特別,當然是因為曾住著一位書法大家,于右任現在被稱為「一代草聖」,他創立標準草書,在書藝方面的成就特別值得紀念,梅庭內部就陳列了多幅于右任的書藝供遊客欣賞。不過,他在近代中國史上其實是一個相當富有傳奇性的人物,于右任是國民黨的創黨元老,在推翻滿清的革命運動扮演重要角色。去除掉政治上顯赫的身分,于右任同時也是一位詩人、媒體人、教育家,中華民國最早的憤青之一。

于右任出身陝西的窮鄉僻壤,接受傳統私塾教育,曾考取舉人,因才氣見識不凡,被地方視為奇才。家鄉貧窮殘破的景象,使他對清廷非常不滿,甚至曾在 1900 年密謀刺殺慈禧。于右任撰寫萬言書,想上書給陝西巡撫,請求在慈禧因八國聯軍避難西安時伺機刺殺,但這個舉動實在太過於衝動,同學們紛紛勸阻而沒成。于右任撰寫大量諷諭時政的詩歌,輯為《半哭半笑樓詩草》,在陝西間廣為傳頌,清廷想逮捕于右任箝制言論自由,在情勢艱難下,于右任只好轉往上海發展。

于右任發現革命社團缺乏發聲管道,無法主導輿論走向,頻頻成為清廷栽贓醜化的對象,於是在 1906 年籌辦《神州日報》,赴日本考察新聞出版事業,會見孫中山並加入同盟會,他辦報堅持不用清帝年號,改用干支紀年,沒想到出版未滿月即成為上海銷量最好的報紙。1909 年,于右任再辦《民呼日報》,宗旨為「大聲疾呼,為民請命」,再度引起清廷不爽,羅織罪名逮捕于右任,報紙亦隨之走入歷史。于右任 1910 年創辦《民立報》,被革命黨人作為互相聯絡,發佈活動訊息的中心,因此也是當時影響力最大的報紙之一。雖然晚年以草書名聞遐邇,但于右任一生都以媒體人、記者自豪,希望自己是一名充滿理想與正義感的新聞工作者(註 1)。

由於太多中國留學生在日本從事反清運動,清廷聯合日本文部省公佈《清國留學生取締規則》,這下引起中國留學生不滿,紛紛退學返回中國,于右任於是聯合友人創辦中國公學,兼任學校國文講師。1906 年,于右任創辦復旦大學的前身復旦學院,由於缺乏經費,于右任甚至不惜賣字籌措經費。于右任自詡為傑出報人,新聞傳播因而成為復旦大學頂尖學科領域,此優良傳統一直持續到今日。

1922 年,于右任再創辦上海大學並任校長,除四方奔走籌措經費外,曾接待當時訪問上海的愛因斯坦,邀約李大釗討論校務問題,延攬瞿秋白擔任社會系系主任。後來上海大學成為中國左派思想的重要傳播基地,許多共產黨要人在此校任教,因而培育大量左派知識份子,于右任可說是關鍵人物。于右任雖有自己的政治立場,卻也不忌諱和不同黨派合作。

果不其然,上海大學日後遭到國民黨政府刁難。1927 年國民黨實施清黨,上海大學遭蔣介石封閉,並取消承認上大的學生學籍,經于右任多次交涉,1936 年國民黨才讓上海大學享有其他國立大學同等待遇。

在仕途方面,于右任曾任民國臨時政府交通部次長,但不久中國政權落入北洋軍閥手中,因此 1917 年于右任成立陝西靖國軍,前往掃蕩西北軍閥,除武功外更興辦學校、雜誌,發展陝西文化事業。國民政府北伐統一全國後,1928 年任審計院主管財務審核,1931 就任監察院院長,直到 1964 年逝世為止,前後共 34 年,可說一直是國民黨的核心人物。

這位曾在中國大江南北闖蕩的人物,卻和臺灣有深厚的緣分。1949 年國民政府被共產黨逼得節節敗退,不得不準備遷臺,于右任遂於 10 月第一次飛往臺灣辦理監察院遷臺事宜,根據他在 10 月 30 日搭機離臺飛港途中所寫的〈重九臺港機中〉:「雲表作重陽,高吟老更狂。詩應有神助,事亦破天荒。滄海龍方起,中原雁幾行。草山諸雅伴,為我寄佳章。」(註 2)短短 20 天左右的時間,于右任便與戰後臺灣傳統文人集團有密切往來,相約於重陽節登陽明山賦詩。同年 11 月 29 日于右任二次抵臺,從此便在臺灣度過人生最後的 14 載光陰,未曾回返他的故鄉。

于右任來臺後,平日居於青田街的公館,夏日或重要節慶則到梅庭休憩,由於梅庭坐擁北投溫泉和陽明山風光,實在是與詩壇友人吟詠山水再適合不過的地方了。于右任和臺灣傳統文人魏清德(1887-1964)、黃純青(1875-1956)、陳逢源(1893-1982)等人創辦專門刊載古典詩的《臺灣詩壇》,成為戰後臺灣古典詩創作最具規模的發表園地。這批文人時常在陽明山舉辦雅集,大家互相作詩唱和,度過悠閒歡樂的一天。

1953 年的詩作〈山中過夏〉,應該是居住於梅庭時所作:「天道驅人未肯休,老夫逃暑亦悠悠。無情歲月迷歸夢,有淚山川坐臥游。過雨如飛雲再起,出山不息水爭流。而今已是忘機地,何用題詩在上頭?」(註 3)被迫離開大陸,心情總是不捨,不過于右任似乎滿能欣賞臺灣的一切,悲傷中還帶有一絲寬慰。

兵馬倥傯大半生的于右任,最後葬於陽明山,曾在中國大陸開創一番文治武功,臺灣北投卻成為他晚年人生最美麗的風景。梅庭之所以是值得拜訪的景點,不只是因為曾住著一位書法家而已。

註 1|許有成:《于右任傳》(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發行,2007 年),頁 288。
註 2|于右任:《于右任先生詩集》下卷(臺北:國史館,1978 年),頁 38。
註 3|于右任:《于右任先生詩集》下卷(臺北:國史館,1978 年),頁 67。

撰稿:莊祐端

攝影:莊祐端

北投 歷史 民國 于右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