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兩篇專題文章分別以《原罪犯》《慾謀》討論了朴贊郁電影中的不倫元素,兩部風格與情節迥異的作品以不倫為基調,拉出了愛與生存的主題。在 2016 年作品《下女的誘惑》中,他再次使觀眾驚艷,將家族間的不倫延展至同性、跨階級的不倫,最後我們也許可以說「倫」與「不倫」的對立關係無法以家族關係、階級劃分、性別異同去解釋,它們只是一種普遍標準,在朴贊郁的電影中,對不倫並沒有批判眼光,而是藉此訴說人心的故事。

《下女的誘惑》改編自女同主題的英國歷史犯罪小說《Fingersmith》(2002),原著小說將背景設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描述在三人之間為不同目的而互相算計的陰謀騙局,這三人是職業騙徒「紳士」、冒牌女僕和繼承鉅額遺產卻如同籠中小鳥的千金。紳士與女僕的目的是千金所擁有的金錢,對千金來說自由的價值更高,紳士與女僕結盟,讓千金逃離強迫她亂倫結婚的舅舅,而改與化身為藤原伯爵的紳士成婚,遺產到手後再將千金丟進瘋人院,但事實上整個計謀是紳士與千金有約在先、找來冒牌女僕做替死鬼,調換身份後,將被送進瘋人院的是女僕。

朴贊郁將電影的背景改成日本殖民時期的朝鮮,角色稍微精簡化、故事設定與結構沒什麼大改動,但卻創造與原著很不一樣的氣氛,是個層次很細緻的改編作品。改編之所以成功,是他跳出原本的劇情結構,回到角色之間的關係建立和整體氛圍構造,於是我們看到的不是韓語版本的《Fingersmith》,而是獨特的《下女的誘惑》。

在朴贊郁的版本中,「審美」這個主題變得比較重要且明顯。對兩位女性主角南淑姬與和泉秀子來說,同性之間的慾望似乎是自然發生,兩人不自覺的在相處之間受對方挑逗、也挑逗對方,而起因是帶有慾望的審美之發生,當南淑姬第一次看見和泉秀子,她在心裡說到:「他(指紳士)沒有跟我說她這麼美。」

但同性之間的吸引力與兩人後來共享的關係還是有不一樣的質地,在欣賞到慾望之間、從在乎彼此的命運到愛之間還是可以觀察出一個過程。從生理反應開始,臉紅、心跳、兩人互相換裝時秀子對南淑姬的真心讚嘆,以及秀子的前額因貼在窗戶上觀望藤原伯爵的到來而產生的粉紅印子,這些生理反應在劇本中雖然都是角色在理智上為了達到目的而刻意製造的結果,但它有其真實性。而這些外顯的、可以成為情緒指標的生理反應真正反映的其實角色們無法洞察的、自己的內心轉變,縱使外顯行為上來看計謀正在進行,三人互相算計,但其所對應的內在變化卻早已不具計畫中的因果關係,於是激發出秀子被南淑姬拒絕時想自縊的情感爆發,也促成計謀的轉向。
         
在片中較屬於配角的男性角色們在朴贊郁的詮釋下也變得很精彩,也依然繼續緊扣著審美的主題。對於歷史背景,朴贊郁沒有在電影中刻意交代太多而自然的從角色帶出。以姨丈上月教明為代表的親日派,他透過官方翻譯的職位,讓自己與家族換上了日本人的名字,崇尚日本的文學與文化。

與小說的設定類似,他是一個蒐集書本的人,且在那陰森而看似毫無邊際的藏書室中,大多數的收藏品為情色文學,只不過他所愛的是日本情色文學、浮世繪中的「美」,其中一個場景他向偽裝成藤原伯爵、也是一位贗品畫家的紳士說:「日本人很美,韓國人很貪婪。」紳士反問:「為什麼不是相反呢?」顯示了原著小說裡面沒有的、關於美和自我認同的弔詭。

當天稍晚在上月教明的藏書室,紳士以毛筆在菸紙上畫了裸女、捲起菸草,在豪宅主人面前緩緩抽起菸來,他說:「這就是我體驗美的方式。」片尾,對美的偏執追求讓上月教明發現自己慾望的空虛,而紳士對美的真切愛好也使得他日後輸掉自己開啟的賭局。

當紳士以為一切計謀已得逞、與秀子兩人在旅館房間時,他雖未卸下防心,但秀子的一句台詞將我們帶到稍早另一個精彩的段落。在原始設定中,秀子從小被訓練為姨丈和其他賓客朗讀情色文學,但這種朗讀在朴贊郁的詮釋下變得更為獵奇,還包括與木偶的動作演示,而真正傳達情慾感覺的是秀子的朗讀。

在聆聽當中,紳士的一系列生理反應說明他真正的碰觸到秀子所傳達的、那些文學作品中的美,而當兩人面對面,秀子再次以故事中的台詞召喚他的情慾感覺,紳士一下子就落入圈套了,以為他與秀子終於要身體力行的共享這種美。

但可惜這種美好只存在秀子的朗讀中,確切說來,在實行面上只存在於一段特定朗讀中。關於那個兩位女子與鈴鐺的情色故事,秀子在停電的黑暗中唸完,在那片黑暗中,她確實真正進入故事當中。

紳士無法碰觸這樣的美,卻可以欣賞並懂得這樣的美。即使片尾,當他已卸下藤原的偽裝角色,與上月教明面對面的以韓語談話,面對上月教明的酷刑折磨,他依然能夠想起與秀子的初夜,他是如何見證秀子自慰的高潮與用刀割出的落紅,秀子打破了他慾望女人的方式,也使他在人生的最後一個時刻依舊體驗著美。

南淑姬帶著秀子逃離莊園,成了秀子在世界中的依靠,秀子因為尋求自身的慾望而逃離了使她孤獨的不倫,並迎向另一種社會不接受的不倫,雖然片中依舊使她扮男裝來逃離社會眼光,但在暗處、在鈴鐺的聲響中她們的慾望卻是自由的,從一種不倫到另一種不倫之間,展現的是這兩個女子對自身命運與慾望的熱烈追求。

撰稿:于念平

圖片提供:CatchPlay

朴贊郁 電影 慾望 Fingersmith 下女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