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小時候對展覽的印象,就是老師要求的「暑假作業」。

總得請爸爸媽媽抽個空,帶我們擠進人滿為患的美術館特展、鑽到展品的前排,只為了看看課本提及的歷史文物,而且絕不可漏看了一旁的說明文字,才能填完指定的學習單,做個優良好學生。

十多年過去,展覽從博物館出走,散落在咖啡店、藝廊、工廠、古蹟和文創園區裡,逛展成了大眾假日休閒的活動,策展則成為備受矚目的工作選項。

文創園區,開拓展覽形式的可能性

文創園區可謂博物館和美術館之外,最主要的展覽場域。因為場域的改變,展覽變得可大可小、可靜可動,趣味橫生又富含創意。

以 2011 年成立的松山文創園區(簡稱松菸)來說,它被台北市文化局定位為城市的「原創基地」,持續在舊菸廠裡舉行各種藝文活動和展覽。一方面,給予各種文化工作者表現的舞台,另一方面,則刻意維持免費展覽數量超過總數的一半,讓民眾可以沒有負擔地接收更多設計、創意和美學的理念。

松山文創園區行銷推廣組經理趙釧玲提到,松菸永遠等著策展團隊開發出新的展覽形式。除了大家熟知的 1 - 5 號倉庫群能舉辦較大型展覽,園區還提供許多「實驗性」的場地。例如販賣文創商品的松菸小賣部裡,就運用策展的概念陳列產品,每一區都看得出主題性,以及創作者希望傳遞的特色,而走到小賣所的最底部那面牆,也保有一塊獨立展區,展示駐村藝術家在松菸駐村時期的創作,用幾件作品就能撐起一檔微型展覽的質感。

除此之外,松菸更跳脫展覽的框架,設計出一個區塊名為「LAB 創意實驗室」,供表演類型的創作者使用,從發想、雕琢、排練到演出,都能在這個 200 坪的場地裡完成。這裡沒有隔間、沒有觀眾席,參觀方式隨創作者設計,因此,觀者進到這裡,就像是欣賞了一場「動態展覽」,和表演者近距離互動,感受自己和現場的關係。

展覽的類型、策劃者的身份,都朝多元化邁進

「這幾年,場域變得不同,展覽的類型也有所改變。」趙釧玲說。

以松菸營運的觀察,近 3 - 5 年來藝術特展變少了,但建築、時尚、設計、動漫等領域的展覽大量成長。設計相關的展覽更是隨著台北獲選世界設計之都變得特別蓬勃,園區內就陸續舉辦過台北設計城市展、國際設計大展,還有台灣設計館和紅點設計博物館兩大常駐單位。

除了類型,趙釧玲發現,辦展覽也不再只是藝術家的事。「策展的門檻下降了。以前需要專業策展公司來做,但現在連小學生都會來松菸籌辦影像展。雖然規模不一定能做到以前展覽的大小,但展覽數量確實有提升,創作者百花齊放,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拿松菸為大學生舉辦的聯合畢展「松山文創學園祭」來說,2012 年開辦時只有 12 所設計直接相關的學校來申請,到今年已經有 68 個科系,背景從設計、大傳、都市規劃、建築、新媒體都有。

非專業的策展人,該注意哪些事?

不過,策展畢竟是一門專業,當人人都能策劃展覽,該怎麼兼顧展覽品質?

趙釧玲解釋,學園祭算是松菸自主策劃籌辦的展覽,有為學生準備免費的策展工作坊,從展覽分區、展架、動線、燈光、場地限制、行銷宣傳都一一提點。例如,和策展公司相比,學生的布展資源有限,趙釧玲建議直接捨棄展覽常見的大量木製展架,免得一次性使用且又所費不貲,但同時也提醒松菸是古蹟、不能釘掛牆面,請學生花腦力想想怎麼在展場中建出立體的場域擺放展品。曾有人選擇用麻繩織出吊掛空間,也有採用籃子疊高掛展品,都是一般展覽極少出現的作法,反而顯得特殊。

除此之外,「展板的高低,以及動線也很重要。」他說自己並非策展專業,但展覽看多了,也會有些在意的細節:展板上的文字是不是剛好在眼睛平視的位置?字型大小合宜嗎?動線規劃上,能讓每個展品都有被平等看到的機會嗎?(而不是可能忽略哪些地方沒看到)觀眾能夠順著策展者本來想像的參觀次序,慢慢理解展覽的論述嗎?如果以上答案皆是,那至少表示策展人不是喃喃自語,而是真的在乎觀者。

「我會額外留意的還有消防空間。」因為是場地方,趙釧玲深知消防空間不可遮掩的重要性,卻也知道這可能影響展覽視覺的一致性,如何完美地讓消防設施不干擾觀者,考驗著策展人適應場地的能力。

如果想做得更完善,做得更細緻,「那就多看展、多場勘吧。」即便在松菸裡工作,趙釧玲每次看到同樣一棟倉庫,被改造成不同的樣子,都會覺得有趣,「有的設計師會考慮倉庫的前後門決定動線,有的設計師會看見倉庫的窗戶而順應採光」,愈熟悉場館的特色,就能想像出更多、更好利用空間的方式,做出更有意思的展覽。

撰稿:Layu

圖片提供:松山文創園區

策展 藝文 松菸 展覽